报告王爷:王妃是土匪

第20章 木槿去卖菜啦

第20章 木槿去卖菜啦

京兆尹府赵生近日里脑门子都要挠破了,怎的凭空出了一个象天门,是个啥玩意啊?又从何查起?

天天回来坐立难安,不查吧?显得懈怠消极,查吧?去哪儿查?

但是又不能让人抓住把柄,只好吩咐手下的人每天出去,至于出去干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底下的人私下里讨论,这赵大人莫不是个傻的吧?让弟兄们每天出去找什么象天门,又不说清楚象天门是个啥,是个人名?还是个地儿名?

怎么找?谁知道?

殊不知让他们劳心费力不得解的象天门正主景逸,装得若无其事像个纨绔子弟一样,每天遛鸟,听曲儿好不自在,全然不知他搞疯了多少人。

“星野,你看看除了京兆尹府还有谁在调查象天门,陪他们好好玩玩。”

星野行礼后看着自家王爷那谪仙似的面容,浮着懵懂无知的表情,不知道的人还真误以为单纯良善呢。

他可不敢这么想,象天门自王爷十四岁建起,很多恃才傲物的家伙不甘心自己被毛头小子驱使,生了异心,那日王爷也是这般可爱面容,逐一刺向了挑衅之人的心窝,剜出带血的心头肉,告诉他们,有异心就活该要被掐去心尖儿。

小小年级周身凌厉霸气,威慑之下剩余人皆诚服。

虽然随后他又笑兮兮的道歉说不该吓着他们,任何人却再也不敢小瞧,眼前这个一脸嬉笑的少年。

想及此星野微不可见的颤了下,王爷玩性大起,说明有些人要倒霉了。

木槿看着成型的菜欣喜若狂,这真是天赐发财手啊!

想到她将要成为古代种菜第一人她就得瑟抑不住上扬的嘴角。

“瑾丫头,这些成熟的菜可以拿出去卖了,你打算怎能定价啊?”

“额,这个?我还不知道。”

木槿一秒泄气,对啊!怎么定价?她又不懂古代菜市行情。

武韬见她半响不说话笑眯眯的望着自己,心知她是被难住了,继而卖起了关子。

“这个吗?师傅可得好好想想。”

“哎呀,好师傅,你快说嘛,说嘛。”

“好啦好啦!师傅给你出主意还不成吗?”武韬最是见不得木槿耍赖撒娇了,瞬时就败下阵来。

“瑾丫头的菜这么好,自然要卖个好价钱了,两百文一斤,一两银子刚好是五斤,如此你都不用费力算账了。”

“师傅,两百文会不会太便宜了些?”

子安听见炸毛似的跑到她面前“两百文一斤菜你还嫌便宜?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你卖这么贵,没人揍你就很好了,还觉得便宜。”

“这个价也就是商贾富人能够吃的起,普通人四五两银子能过半年甚至一年。”子安怕她挺不懂又变相的给她解释了一番。

木槿了解了靖南的市场,顿时有些蔫,能不能卖的出去都是问题了,自己的商户大梦何日才能实现?

但是啊!如今是个穷苦命,就只能脚踏实地的来,一步登天也现实。

一连三日木槿也没有开张,换了些新鲜的菜又去了落安镇。

这日一个富贵打扮的女子停在了木槿的小木车前,“你这菜怎么卖的?”

木槿见此殷勤上前,拿起一把菜介绍道“姑娘您真是好眼力,这菜是我今日现摘的,您看上面还有些许泥土呢,这么新鲜一两银子就可以买到五斤,很划算的。”

“是挺新鲜的,也很划算,这些我都要了。”

“啊?都、好嘞,您稍等。”

“喏,这些菜给你二十两够不够?”女子看着准备拿秤的木槿问道。

“等—”

“够了够了。姑娘,要不要我给您送到府上。”子安听闻二十两,霍地起身打断了木槿,将钱接过来,笑的像个奸诈小贩。

那行吧,送到城北祝府。

两人将菜送到,出来拿菜的人仔细看过,诧异深秋竟还能见到这般新鲜的蔬菜,实属不易。

木槿割了些肉,还买了四个糖人,一路兴奋的连蹦带跳。

付博文收到糖人时一愣,自己怎么还有,“吃甜的会变开心哦!”

小武收到糖人开心的边吃边围着木槿转圈。

子安望着,怎么着多余的那个也该是自己的了吧,木槿跑在离他几丈之远喊道,“能追上我就给你吃。”

“你这是找虐。”

付博文和一众老人看他们嬉戏玩闹的样子,发出阵阵笑意。

这才是生活本应该有的样子,因为木槿将原本不相干的他们聚在一起,感受着小院的静谧美好。

有的人本就是光,顺着缝隙能温暖每个人。

武韬不禁抬头看着还微微泛亮的日光,暗自心想木槿可是替你们来陪我的吗?

祝府自从有了新鲜的蔬菜,来串门的人纷纷打听,这深秋的菜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祝红锦被缠的没办法只能带着她们找到木槿的小摊。

木槿和子安近日有些怕见到上次那个姑娘,唯恐她回家发觉自己给的太多来找他们麻烦。

今儿看见几辆马车停下,走下来四五个富家小姐打扮的女子,只见上次祝府的姑娘指着菜说道“喏,我就是在这里买的,你们看看这么多呢。”

木槿看她并没有什么其他反应,这才放心。

“哇!这菜真是新鲜呢。”

“我祖母最是喜欢绿菜,每年秋冬都吃不到总是念叨,这下好啦!”

“我也要带回去给父亲尝尝。”

几个姑娘七嘴八舌的说着,木槿越听越是开心,仿佛此时银子已经到手了似的。

“姑娘们,你们要哪几种?我给你们先准备好。”

“噢,对对,也可以稍后给你们送到府上。”在一旁的子安也赶紧上前殷勤的说道。

祝红锦听见男子说话声,不禁抬头看过去,上次并未注意,今日站的近些,看得真切,只见男子藏青色衣衫,束着月牙白滚边腰带,不华丽但干净整洁,衬得男子身姿挺拔修长,阳光下的麦色皮肤,清秀俊雅却阳刚之气十足。

只这一眼她不禁暗自惊叹道,这世间怎的有这般气质脱俗的男子!

一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