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归来

第266章 同门师兄弟

第266章 同门师兄弟

辛逸男被搞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行行行,你说,你说,我不插话了。”

夏青摊开手掌,示意辛逸男把纸张还给他。

辛逸男犹豫了一下,不情愿地把纸张交到了夏青手上。

夏青收好纸张,这才道:“其实,这上面写的是一张药方,但跟你没什么关系,你也用不上。”

辛逸男瞪大了眼睛,“你,你耍我玩呢?”

夏青奇怪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东西跟你有关系吗?”

辛逸男再度咬牙,这个夏青,已然让他忍无可忍,可他却也只能继续忍着!

夏青面无表情,心中却满是波澜。

这个药方,确切的说,是一张丹药方,正是叶老爷子穷尽一生所追求的长生不老丹的炼制方法。

其实,在叶老爷子所打捞出来的家族遗物中,也有这张方子,不过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看出来的。

事实上,叶老爷子手中的那本丹药方就等于一个古老的密码本,必须要先研究透了密码,才能破译出方子。

夏青当时没有说透,就是怕叶老爷子为此殚精竭虑,耗尽心神,最终未必能炼成长生不老丹,反而会加速衰老。

因为炼丹也没那么简单,一是炼丹所需要的材料都很难得,二是炼丹对于环境和条件的要求也十分苛刻,比如火候强一点弱一点,其结果都将会千差万别,并不是按照方子就能练成的,还需要运气和机缘。

传闻中,曾经有一位非常厉害的炼药大师,试验了无数次,终于炼出了一枚长生不老丹。也就是这枚长生不老丹,为他招来了杀身之祸。

最后这枚长生不老丹落到了谁的手里,并无人知晓,是否还存在于世间,也无人知晓。没想到这张丹方却流传了下来,而且是夹杂在一张假的折扇中,刚巧被他所得。

也许这也算是一种机缘吧。

至于这张丹方,该怎么处理,夏青也还没有想好,反正先收起来再说吧。

辛逸男对什么药方并无任何兴趣,他现在只关心自己的身体该怎么办。

可他又不敢随便插话,只得小心试探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啊?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难道,你我是同门师兄弟?”

要是同门就好了,冲着这层关系,夏青不可能不管他。

夏青眉毛一挑,心道看来这仙门也不简单啊。

之前,他一直以为妹妹的毒是圣门之人所下,可渐渐地,他发现这事好像很圣门没有关系,因为圣门的万毒宗只是徒有其名,并不精通毒术。

像蚀心草、美人泪那等恶毒之药,绝非等闲之辈能调配出来的。

而这仙门,听起来高大上,实则不乏鸡鸣狗盗之徒,不然也不会偷人家的功法秘籍了。而且听师父说过,仙门中有毒仙一派,尤善用毒,所以,他在怀疑妹妹中毒是否与仙门有关。

正好辛逸男是仙门中人,不妨打探一二。

“开什么玩笑,同门是兄弟,从没见过面?”

“哦,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辛逸男笑了,眉眼中尽是自豪之色,“仙门虽然没有圣门声望那么高,但也是这天下的一大门派,其包括飞仙门,天仙门,毒仙门等分支,所以,不同分支之间的弟子没有见过面,也是正常的。”

临了,辛逸男又强调道:“别看仙门没有圣门那么多弟子,但仙门中人各个修为极高,实力皆在宗师之上。”

夏青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你是哪一个分支的?!”

“我,当然是飞仙门的了。”辛逸男说完,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自己的老底被夏青揭了个一干二净,而自己对夏青却还是一无所知。

“那,那你,究竟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啊?”

“我?”夏青浅浅一笑,“着什么急啊?反正你要给我做一年的助理呢,有的是时间慢慢了解。”

辛逸男嘴角一抽,嘁,开什么玩笑?他还等着夏青死后好继承夏青的乾坤石呢!这场赌局,他根本就不可能输!

不过,他还有求于夏青,暂且不计较这些了。转而道:“不是,那我怎么办啊?你到底能不能治啊?”

不能夏青回答,辛逸男便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我就知道你肯定还是有条件的,这样吧,只要能治好我,我保你活着从圣门回来。”

当然,这也就意味着他要给夏青做一年的助理。只要能让自己好起来,也无所谓了。再说,他保的只是夏青的一条命,相信夏青就算能活着回来,也是个残废了,到时候怎么回事还不一定呢。

夏青岂会不知辛逸男打的什么算盘?想靠辛家和仙门的面子,保全他的性命。不过,这完全是多此一举。

“那倒没必要,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为我引荐你师父。”

“我师父?”辛逸男得两道剑眉结满了疙瘩,他实在猜不透夏青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心中越发不安,“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必须要知道你见我师父想要做什么。”

“放心,我不会跟你抢师父的,只是有些事情想要问问他。”

夏青想要问的当然是毒仙门的事,看其是否与曹浩然和妹妹中的毒有关。还有孙菲菲那个女人,她究竟跑去了哪里,隐藏在她背后的人究竟是谁。

或许辛逸男的师父可以为他提供一点线索。

辛逸男一听此事无关紧要,便连声应了,“现在,你可以为我医治了吗?”

夏青收起折扇,淡淡道:“又是女人,又是假折扇,让你劳心又破财,我要是不帮你医治,你指不定要在心里怎么骂我呢!”

辛逸男尴尬地笑了又笑,一面气夏青扒光了他的一切伪装,一面又为夏青答应给他治疗而高兴,嘴上不住地否认道:“没有,哪能啊,我是那样的人吗?”

夏青摸了摸一直发烫的耳朵,“行了,抓紧时间吧。”

说完,两人便下车,找了一处空旷的地方,治疗起来。

然而,他们离开之的农泉岭山庄,却没有了往日的平静。

小姐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