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星光闪烁

他是星光闪烁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欣喜

高中开学第一天,班主任让每位同学轮番上讲台做自我介绍。我坐在座位上,看着一位位意气风发的同学,做着不一的自我介绍,当我看到那个熟悉的的少年站上讲台,我的心瞬间惊起一片涟漪。

他把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一步一步走向讲台,当他开口做自我介绍时,我觉得他整个人都在发光。当他说到“希望我们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时,他的目光刚好落在我的脸上,我看见他笑了,洁白整齐的牙齿,笑容温暖又好看。

我第一个鼓掌,带动全班同学热烈的掌声,我看见宁诵的笑容更加明媚了。

是我认识的那个宁诵,他的笑容总是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我们家是后搬到城里的。搬家当天因为东西太多,我不得不和爸爸妈妈一起往楼上抬东西。我家住五楼,东西又多又重,我累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终于抬完了东西,我发现自己的书包落在了车里,和我妈打了声招呼,就下楼去拿书包。

可我往楼下走时,觉得每走一步腿都在抖,我扶着墙,努力让自己平稳下来,眼前却忽然越来越黑,脚下一颤,我向地上倒去,整个人滑落了楼梯。

“同学!同学!”有人在摇晃着我,让我醒醒,我努力睁开双眼,模模糊糊中看到了一张脸,好像是个男生。我感觉头很晕,我下意识地闭上双眼,这样头就会好受一些。

我感觉有人把我抱起,我想挣脱,浑身却没有一点力气,只得任由那个人抱着我上了楼。

我听见开门的声音,又听见关门的声音,可睁开双眼,视线却是模糊不清的带着一圈圈的黑点。

我很害怕,该不会是遇到坏人了吧!

一激动,眼泪流出来,心里也跟着难受,然后我听到一个好听的声音喊了一句“妈!妈!快救人!”

我被放到了软糯的沙发上,感觉到一只手来摸我的额头,听到身边有人说话,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我觉得脑袋越来越晕,往后一仰,就又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躺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纯白色的墙壁和纯白色的天花板,就连我盖的被子都是纯白色的。我努力坐起来,脑袋还是有点晕。门忽然被打开,我提高警惕地看着门口,走进来一位高挑的少年。

我忙问“你是谁?这是哪?”

少年看着我笑了一下,问“先回答你哪个问题?”他把水杯放到床头柜上,不紧不慢地问着。

“我怎么会在这?”我又问。

“你晕倒了,不过我妈给你看过了,只是因为中暑。”

“那你是谁?”我追问。

“我叫宁诵。”宁诵看着我,一双眼睛深邃又清亮,竟让我莫名失了神。

宁诵在我面前打了个响指,我反应过来,立马下了地,弯腰对宁诵鞠躬,说“谢谢。”然后连忙站起身一溜烟地走了。

出了门准备回家,我才发现我家与宁诵家是对门。可是虽然是对门,我和宁诵之间却没有任何交集。

直到初二的时候,我参加了学校的广播队,我再一次看到了宁诵。

宁诵是校广播队的队长,他站在广播队伍前面安排每个人播送广播的时间,当他喊到“程思。”时,他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却发现没有人举手,他有点无奈,又喊了一遍,这次看到站在第二排最右边的我举起了手。

我没敢抬头,看不到宁诵的表情,却听得他说了句“这周周三播,和我一天。”

我不敢相信地抬起头,看到宁诵正点着其他同学的名字,态度认真,目光坚定。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和宁诵一起播广播时,我很紧张。

进了屋,我紧紧地捏着本子走到宁诵身边,本想和他打招呼说“嗨。”可却被宁诵认真地调麦的样子所打动。

宁诵一边调麦一边说“坐下吧。”

我说“好,谢谢。”然后坐了下来,打开本子开始小声读广播稿。

“一会儿你先来吧。”宁诵转头看我,他顿了顿,似乎是认出我来了,我尴尬地看着他笑笑,说“又见面了。”

宁诵笑了笑,说“别紧张。”

广播开始前五分钟,我调整好最佳坐姿,清了清嗓,宁诵走到我身边问我“Ok吗?”我点了下头,蓄势待发的样子。

宁诵打开广播,我刚要开口,却听见广播里一阵噪音,我求助地看向宁诵,他正皱眉靠近我面前的麦。

“这是怎么了?”我问。宁诵摆了个“嘘!”的手势,然后又开始认真地调麦。他离我很近,我清楚地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舒肤佳的味道,他的侧脸也是轮廓分明,一双眼睛因为睫毛的黝黑而显得深邃却非常明亮。

“好了。”宁诵说。我缓过神,立马又摆正坐姿。

广播里传出我的声音,紧张到颤抖,我努力把稿子读完,然后立马起身,竟然忘了提宁诵。我慌慌张张站起身,连忙给宁诵让位置,宁诵却站在那里没有动,我抬起头,见他正看着我笑。我愣了愣,宁诵忽然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头,然后坐下开始广播。

宁诵的声音真的好听,我一时听得沉醉,竟然看着他的背影走了神。

广播结束后,宁诵站起身笑看着我,问“第一次广播?”

“是,是啊。”

“没事,多播几次就不会紧张了。”

宁诵转过身收拾广播资料,又回头问我“你不回去吗?”

我反应过来,说“哦,这就回去。”然后立马跑走。

回了班级,我一时还不能从刚才宁诵那好看的面容上抽回思绪,满脑子里都是宁诵。

同桌周念笑话我说“同桌,你怎么了?声音抖得厉害。”

我笑了笑,说“第一次广播,太紧张了。”

“是吗?是因为第一次广播吗?还是说……”周念忽然靠近我,鬼鬼地问“你和宁诵一起广播太紧张了?”

我被戳中心事,惊讶地瞪大双眼,却又笑着佯装一副别扯了的样子说“才不是,我真的是因为第一次广播太紧张了。”

昔望今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