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宫斗归来开始

第334章 截胡

大马项目的诱惑,主要是王峰很能忘记那段莫名出现的笛声。

如果除开这个因素,其实收购标的并不算大。

以现在致诚集团的实力,500万美金的项目,确实不需要王峰亲自出马。

这正好算是给Max一次锻炼的机会,要是他能帮忙分忧,倒是个合适的心腹人选。

因为王峰还要面临的,是更为重要的环节。

回到蓉城后,他暂时将大马的事情抛在脑后,开始全力处理起融资渠道的危机。

有了老板坐镇公司,员工们才算放下了担心。

马劲本来有些愁容,但看到王峰之后,马上换上了大大咧咧的笑脸。

“哈哈,这次虽然麻烦,但多半只是走个调查的过场,你也不用着急。”

“你不用说好听的,事件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王峰对穿着始终不太在行,即便现在是大老板,还穿着当年严姐送他那件西装。

“哈哈,下午要和银行的人会面,你还是换件衣服吧。”

关于这次的危机,马劲也不敢妄下定论,只好打量起老板的穿着。

“这套穿得习惯了,我还不打算换。”

王峰这时候哪有心情整理外表,他觉得这个所谓的联合调查,里面多少有些玄机。

于是放下不下,他一并叫来了高蓓蓓作为顾问旁听。

下午会面的地方,约在了银行信贷部的会议室。

接待他们一行人的,是个叫苏学才的经理。

一般和他们这种大客户谈事,苏经理都会亲自登门拜访,但最近碍于舆论压力,只好保持低调一些。

“王总好,久仰大名!”

苏经理年过四巡,脸上开始出现了皱纹,但身材练得十分壮硕,一看就有健身的习惯。

“哪里哪里啊,苏经理客气了,我前段时间实在太忙,早该来拜访你的。”

对方邀请他们坐下,又亲自为几位客户端上了茶水。

“王总年少有为,我们只是听过不少传闻,今日有幸得见,果然是人中龙凤呀。”

苏学才作为手握放贷权力的高管,平时大多时候都是被人求着当祖宗,可他见到王峰说道这番话,多少有些出自真心,不全算是奉承。

从博兰开始合作,到后来脱胎成立致诚,一切的业务往来,都是马劲负责与他接触。

但是随着生意越做越大,致诚集团的信用证贷款业务也越来越多,他就开始难免好奇起来,这个背后年纪轻轻的高人,到底是长了几个眼睛的神仙。

而这位大老板从内向外流露出的老练沉稳,明显能看出和他的年龄不符。

对于外界的吹捧,王峰早已习以为常,无论在古今,这都是一个胜者为王的常理。

自己建立起的商业帝国,已经是平常人几辈子都难以匹敌的成就,也许苏经理的那句“久仰”,并不算是客套。

“大家都不是外人,我来介绍一下,王总身边这位,就是我们集团的法务顾问高小姐。”

对于瘦小的高蓓蓓,苏经理反倒是有些讶异。

她看起来同样年纪不大,就坐上了如此高位,想必也有过人的本事。

一个女性,成了老总的贴身护法,这其中的关系复杂,老苏懂得人情世故,当然不会多问,只是表明了足够的尊重。

“既然这样,我是当兵转业下来的,说话不喜欢绕弯子,咱们就有话直说吧。”

这几位就是自己最大的客户,光是致诚集团的贷款,就能保证连年超额完成指标,苏学才面对这些财神爷,完全就当做了自己的亲人一般。

“这次银监会组织的调查,我们这边很有压力,能够直接击中要点,说明背后肯定有人恶意操控。”

“你的意思,是有仇家举报?”

“那肯定不会错的,外人光是想要搞明白信用证贷款里的门道,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现在通过媒体报道,将所有潜规则全都翻了出来。”

他说的没错,信用证贷款套现,是非常专业的操作手法,外界几乎不可能知道这么多细节。

苏经理拿出了当天的报纸,现在是电子信息时代,看来这份新蓉晚报,是他刻意准备的材料。

“你看这上面写着,致诚集团去年的木薯进口额度,突破了200万吨,其中真正自用消化的部分,最多只占十分之一。”

确实如同报道所写,扬泰酒业加足马力生产,也不可能需要这么多木薯作为原料。

其他剩余部分,都被投放到市场上出售了。

“写的这么详细,看来我们企业内部有消息泄露呀。”

王峰望向了马劲,看看他对此有什么反应。

马大哈在这种问题上,却丝毫的不会糊涂,他马上就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从博兰集团分割出来的员工,还有一些去到了刘小姐旗下,那些人里面有不少都能掌握这些数据。”

“你的意思是说,这次的风波,是刘卓然搞出来的?”

“哈哈,搞媒体批判这一套,刘小姐手下倒是有现成的能手。”

马大哈的说辞不算明显,但王峰肯定能听懂,这想必是康光头的手笔。

“刘卓然心有怨气,这还算想得通,可能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搞事?”

王峰并没有理会高蓓蓓的疑问,对于刘小姐的话题,他永远不打算多聊。

“不管这么多,我们今天的要务,是怎么面对即将到来的调查。”

苏学才点头同意,他开始介绍起现状:“银监会的调查对象主要是我们银行,贷款手续和审批流程都是合乎规范的,这点肯定不用担心。”

接着他话锋一转,说起了自己的考虑:“合法不代表合理,套借银行资金用于投机,确实为招来非议,我的建议是暂时停掉几笔贷款,至少表面上做做样子。”

要知道作为银行来讲,这种信用证贷款业务,可能是他们利润最大的项目。

因为除开手续费,保证金的收入,光是从外汇倒卖中赚取的差价,就可能超乎利率盈利。

所以他们主动要求财神爷收手,看来这次的调查力度非常之大,到了不得不调整策略的时候。

马劲深知企业急需用钱,停掉贷款可能出现连锁影响,所以还在不断的争取。

“能不能暂停十天半个月,然后后面跟着恢复。”

“不好说,银监会很多时候是从宏观调控的层面考虑,根本不给我们太多借口。”

王峰不再多说,因为他非常清楚,苏经理比在场的任何人都希望多发贷款,这和他和业绩息息相关。

“反正一切都拜托您出面协调,有需要我们配合的地方,只管直接和马劲联系。”

看来今天的会面,并没有起到理想中的效果。

为了应付检查风波,致诚集团不得不放缓融资步伐,停掉几笔关键的贷款。

“在这个时候卡我们脖子,对手想必还有后招。”

从银行走出来的时候,王峰正在和马劲聊起判断。

还没等他说完,接到的电话,完美的证实了他的担忧。

是舅舅关长宝打来的,电话中他先是说了一串“语气助词”,这才警报到了重点。

“他娘的王八犊子小混蛋,渝州项目被人截胡了。”

脱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