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之长生劫

第56章 旅客谈时事,魔教起波澜

狂风呼啸,乌云盘旋。一道闪电刺破夜空,粗大的雨点自阴暗的天幕落下,润洗苍茫大地。

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莽莽杂草中,一条古道延伸开来。

道旁立着一块石碑,借着闪电光亮,可以勉强看清石碑之上刻着“古战场”三个大字。

古战场位于中州正北方向,是连接中州与瀚州的枢纽。这里是远古神魔血战的战场,也是后来正邪数次大战爆发之地。古战场地底下埋着无数尸骸,是五州大陆上最阴邪的地方,平时压根不会有闲人来。

荒野之上,除了天际的电光,四下漆黑。但细细一看,可以发现古道尽头孤零零燃着一点灯火,透着微弱的光亮。

这是一个茶棚,或是说是间荒野小屋更为合适。茶棚老板姓陈,不知是何出身,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家境不好。理由很简单,但凡有点小钱谁愿意待着这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在中州尽头,古道之旁,老板自己搭建了这个简陋小屋,为自己提供一个安身之处,也为来往旅人提供一个歇脚之所。所得虽不多,但也够一人糊口。

陈老板听着屋外的风声雨声,双眉微皱。这里偏僻至极,平时客流就少,如今又遇到这样的风雨,想来今日应该不会再有客来了。好在风雨之前,还来了几位客人,今日也不算完全一无所获。

这几人如今都默默坐于桌旁,等待风停雨歇之刻。

屋外的风声雨声一阵紧过一阵,看来今夜他们谁都走不了了。

老板想着想着目光向自己屋内的客人看去,屋内三张桌子上都坐了人。最边角的一张坐着一黑衣男子。离柜台最近的一张坐着三人,看装扮和所带之物应该是三名商旅。中间那张桌子坐着一男一女,女的一袭淡绿长裙,男的青色长袍。这两人是下雨后才进门的,可他们身上确无半点泥渍,想来必不是泛泛之辈。

离柜台最近的三人闲着无聊便与一旁的陈老板聊了起来。这几人时常穿梭于此,来过这小屋许多次了,也算是陈老板的熟客了。

“阿大,这趟何往?”陈老板问道。

“雪山。”三人中一个年纪看着最大的长者答道。

“雪山,那够远的。”

“为了糊口,多远也是要走的。”长者语气颇是无奈。

“嗯,”陈老板重重点头,这一点他是深有体会,“如今世道,大家都不容易。”

“富者越富,穷者越穷。不过我听说最近这古战场要热闹起来了,陈老板你要转运了。”三人中样貌最年轻的人道。

“我说三哥,你就别打趣我了,这古战场除了尸骸就是沙土杂草,热闹?除非是亡者复生了。”陈老板玩笑道。

“老陈,你整天待在这小屋消息自然没有我们灵通。老三说的没错,最近这里怕是要热闹好一阵子了。”第三个人道。

“诶,”陈老板被挑起极大兴趣,“你们快跟我说说是什么事吧。”

“听说中州上那些正道大家要对魔教出手了。”老大道。

他这么一说陈老板就明白了,魔教一直龟缩在瀚州,而古战场是中瀚枢纽,若中州人要去剿灭魔教,多少会经过他这里。

“他们打他们的,我们这些平头百姓也管不着。就怕最终被战火殃及。”

“老陈,话可不能这么说。当今之世,魔教余孽兴风作浪,搞得我们这些走南闯北的整天提心吊胆,生怕有一天遇到这些妖人,货物丢了不说,小命可能都不保。如果这次大战能杀灭魔教妖人,还我们一个清平之世,就算要我们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的。”老二道。

“这魔教不是龟缩在瀚州几百年了吗,怎么最近又出来掀风浪了?”陈老板不解道。

“老陈,你可还记得十年前的神帝宝库?”老大问道。

“肯定记得,我当时连生意都不做了,大老远跑到云目山去,就为了一睹这数百年一遇的风采。”说到这个,陈老板兴致昂扬。

“听说当年魔教妖人在神帝宝库里窃了不少宝物,得此契机才重新崛起的。”老三道。

四人正谈论之际,边角传来一个男声,淡淡说道:“魔教内部勾心斗角,一盘散沙,就算重现世间也不足为患。”

“这位朋友,若对我们谈论的话题有兴趣,不妨坐过来一起聊聊。”老二邀请道。

“不闭了。”那人冷冷回道。

老二被人拒绝,一时有点尴尬,呵呵笑了两声后又继续与陈老板谈论起来。

瀚州,毒障谷。

两千年前,魔教中一支擅长炼毒制毒的分支在这里开设一个宗派——万毒堂。历经沧桑,万毒堂非但没有被埋没于历史的黄沙之中,反而愈发壮大,如今已是魔教内实力最强的宗派,与另一大派噬炼盟并驾齐驱。

万毒堂除了总堂外,还设有四大分堂,势力早已蔓延出瀚州。万毒堂最高领袖称作“毒神”,其次是分堂堂主,再往下就是所有势力都设有的职位——长老。当年那个慕鬼老妖就是万毒堂的长老。

魔教的势力格局比较简单,以四大宗为主,外加若干小宗。不同于中州上的小家族依附大家族,魔教的小宗派最终只有被大宗派吞并的命运。

万毒堂总堂之内,一面容枯瘦的黑衣老者走向宝座。随着他落座,底下立着的众人齐齐躬身道:“毒神!”看阵势他便是如今万毒堂的领袖毒神了。

礼毕,一人站出道:“毒神,中州放出消息,将要对付我们圣教。”

魔教中人自然不会称自己是“魔教”,自称“圣教”。

“打草惊蛇之举。可有道要对何门何派下手?”毒神问道。

“噬炼盟。”

“哦?”毒神微讶后,端坐于宝座之上,许久未在出一语。

“毒神,若传言属实,我们是否要助噬炼盟一臂之力?”又一人请示道。

按理来说,他们圣教同出一脉,如今别的宗派有难,自当相帮。可这些年来,四大宗彼此明争暗斗,都想吃掉对方,若有渔利机会,岂能错过。

毒神站起身来,“按兵不动,坐山观虎斗。”

毒神欲离去之际,又改了主意,吩咐道:“让随缥缈去,叫她见机行事。”

瀚州,灵峰山,邪灵宗。

灵峰山顶,一黑衣男子负左手于后,立于风中,睨视山下万物。

一蓝衣女子登上峰顶,走至男子身侧,恭敬道:“师尊。”

男子轻应了一声后道:“你今年三十了吧。”

女子闻言,心中大惑,神色却依然自若,“师尊挂心了。”

“三十年了,真快啊!”男子叹了叹,随即话锋一转,“中州的消息。”

女子沉默片刻后道:“凌烟阁、陆家、萧家、李家四方联手,欲进剿噬炼盟。”

“传言还是事实?”

“尚未证实。”

“兵马未动,流言漫天,有点意思。”男子说完,转过身来。

他脸上戴着一方黑色面具,看不清面容。那面具是邪灵宗最高领导人才有资格戴的,所以不难知道他的身份。

“师尊,我们下一步计划是?”女子请示道。

“说说你的看法。”

女子思索片刻道:“如果传言属实,我们应该在危机关头助噬炼盟一臂之力。”

“理由。”

“一来是为了圣教同出一脉的大义,这二嘛自然是为了卖噬炼盟一个人情,保住我们邪灵宗的利益。”

“说下去。”

“今圣教四大宗派,以噬炼盟和万毒堂实力最强。若噬炼盟遭到攻击,万毒堂便失去牵制,就有时机去吞并剩下的几个小门派,壮大自己。而噬炼盟战后实力必有所损失,一增一损,平衡将被打破,最终变成万毒堂一家独大的局面。到那时我们邪灵宗就危险了。”

“为什么?”

“四大宗之中,就属我们邪灵宗……”女子欲言又止。

“这里就我们两个,没什么好顾忌的。”

“就属我们邪灵宗实力最弱,而且跟万毒堂有宿仇,若万毒堂一家独大,第一个受害的肯定是我们邪灵宗。”

“以你之见,若中州真攻来,其他三派是何表现?”

“噬炼盟自然是忙于应敌。万毒堂则是观两者相斗,趁机吞并剩余门派。魅影门采取的措施估计跟万毒堂一样。”

“那我们是否可以跟其他两门一样,坐视不管,趁机壮大?”

“不能,”女子摇了摇头,“剩余的那些小门派与我们邪灵宗并不接壤,若想吞并,必劳师动众,而且因为地利原因,就算拿下来了我们也难以守住。”

“不错不错,再稍加历练你就完全有能力接管邪灵宗。”男子赞赏道。

“徒儿不敢,全赖师尊教导有方。”

“你不必谦虚,这三十年来我很少有时间亲自教你,你有今日成就,全是自身努力。”男子顿了顿,接着道:“还有一件事你需加留意。”

“何事?”

“中州世家绝不是无智之辈,他们既然让消息传开,那我们更要留意这消息的真实性。”

“师尊的意思是他们是在虚张声势。”

“不,这些年来噬炼盟的所作所为确实太过了,招来横祸一点也不意外。中州放出消息我估计是为了探探我们圣教其它三派的反应,也有可能是为了掩盖他们真实的进攻目标。”

“徒儿明白了,徒儿马上吩咐下去,让宗内兄弟切不可大意。”

大雨过后的古战场,空气依然浑浊万分。古道之侧,立着一男一女,从衣着来看,应该是昨晚在陈家小屋避雨的那桌客人。

“前面就是古战场了,你先回去吧,剩下的路我自己走。”男人道。

女人拉起丈夫的手,“我在家里等你,尽快回来。”

新婚燕尔,纵有千般不舍,终化作无声支持。

男人伸手抚过女人发丝,“放心吧,我会把她带回来的。”

丈夫远行,所谓何人?中州动作,是虚是实?魔教暗流,谁主沉浮?

长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