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学教师开始

第76章 乱

前面说到,人生有大四喜,分别是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其实,更现实一点的说法是男人到中年,有三大喜事,分别是:升官,发财,死老婆。

这句话的出处已经不可知了,但是这种行为很让人心有戚戚焉。

钱先生的《围城》里有这样的话:“汪处厚的好运气更不用说。譬如他那位原配的糟糠之妻,凑趣地死了,让他娶美丽的续弦夫人。”

何况汪处厚虽然做官,骨子里只是个文人,文人最喜欢有人死,可以有题目做哀悼的文章。比如,好诗词'新妇新儿女,已是人生第二回'已经做出来了,就差死老婆了。

解放后,也有不少人停妻又娶,这几乎就是“升官发财死老婆”的另类典范了。

遇到同胞了,沈光林和对方的人聊的很愉快。

沈光林很大方的说了自己是京城大学的老师,这次是过来参加学术交流活动的。

对方更热切了,嘴里说着久仰,但是说起自己的来历却遮遮掩掩的,难道还要保密不成。

对方带队的是个中年男子,“我们就是一个采购团,过来购买一些物资的。”

“那这有什么好保密的?现在什么不需要进口?咱们落后就要大大方方的承认呀,没什么不能说的吧。”

“我们买的是军用物资。”

沈光林懂了。

洛杉矶是花旗国西部最大城市,也是全国第二大城市。

这里不止是经济和金融中心,也是飞机和军事工业制造中心。

二战期间,太平洋战场上使用的武器装备;二战之后,朝鲜战场上使用的武器装备;乃至后来越南战争中使用的武器装备,很多都是在洛杉矶制造的。

所以,这里不止有好莱坞和迪士尼乐园,也有军事基地和军事院校。

算了,还是只谈风月。

午饭是两伙人一起吃的,对方准备有午餐肉,非要请他们。

许久没吃这玩意了,味道竟然还不错。

吃过饭已经是下午1点半了,再有一个多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学术交流团的其他人竟然一个也没进来。

沈光林就知道,肯定是出事了。

距离登机还有最后30分钟的时候,学术交流代表团的人这才姗姗来迟。

每个人都一副着急却又无奈的样子。

其中,跟沈光林比较熟的张老师率先说话了:“小沈老师,小白同志不见了。”

“谁不见了,什么叫不见了?发生什么事了?”

沈光林装作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李莉是真的不知道,她跟着一起惊讶。

“小白,白冰不见了,我们从中午开始找,一直没找到。”张老师看样子也是累坏了,坐下之后喝了好多水才缓和下来。

“用广播找人了吗?”沈光林假装关心的询问。

“广播了,没有人过来。”

他们就是想等白冰自己过来一起走的,这才等了这么久。

“那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反正刘校长是团长,看他的安排吧。”

张老师其实无所谓的,他也就是热心肠,本来就不该他操这份心。

果然,刘副校长也进来了,他最后一个进来,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通过神情就知道白冰肯定是没有找到。

沈光林和李莉正在共喝一瓶肥宅快乐水,两个人一人一口,好不惬意。

看着沈光林和李莉这么气定神闲悠哉悠哉的等待着排队上机,刘副校长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沈老师,白冰同志不见了,你也要负责任!你的英语那么好,对花旗国也熟悉,却不帮忙找一找,你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刘副校长这是急坏了,说话都有点不过大脑了。

“刘副校长,刘团长,白冰不见了我也是刚刚知道的,她不见了关我什么事?我早上8点钟就进到候机厅来了,去游玩去购物都是你安排的,她跑丢了自然是你团长的责任,跟我有什么关系?”

沈光林早就准备好说辞了,没想到已经这样了,刘副校长还怪罪别人呢,他难道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吗。

“白冰同志要是出了个三长两短,你要负责任!”

嘿!这算不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刘副校长,白冰这恐怕不是迷路,这是脱团了吧。她是不是向往资本主义的花花世界,不准备回去了?”

都到这时候了,沈光林觉得他又义务点破刘副校长的幻想。

“脱团?不可能吧,她那么乖巧。还有,你英语最好,对花旗国也最熟,她要是脱团肯定也是你支的招。”刘校长这是要胡乱攀附了,他准备抓住沈光林不撒手了。

“这是什么逻辑?我英语好就该负责,那你带了淫具是不是就犯了流氓罪呢,简直不可理喻。”

“你怎么对领导说话的!再怎么样我也是团长,你要好好反省一下,做一个深刻的检讨出来。还有你,李莉,你为什么不跟白冰住一起,这样就能及早掌握她的思想动态了,白冰要是脱团了,你也有责任。”

李莉刚想说话,沈光林制止了她:“刘副校长,白冰是谁?她是今天上午才脱团的吧,已经离开酒店到机场了才脱逃,就是住一起肯定也发现不了呀。还有,明明咱们是京城大学的学术交流团,为什么会混进一个外人?而且,这个外人一路上什么嘴脸大家都看到了,趾高气昂!

听查理教授讲,这个人是你强行安排进来的吧,不但如此,你拉肚子把钱花掉了,她还给了你800美元,这是不是交易?是不是你在故意掩护她脱团?”

沈光林说的很有道理,立刻获得了其他老师的赞同。

“对,老刘,你是收了她的钱,我看到了。”一名教授立刻和他划清界限,现在也不叫他刘校长了,直接称呼他为老刘。

都是久经考验的老干部,谁还没点敏感性了,没有谁比谁差。

“那个女孩子我一看就不对劲,我开始还以为是咱们学校的老师呢,竟然不是呀,是谁安排进来的?老刘,你在以权谋私呀。”

“就是,老刘,你这是有问题要犯错误的。”

“你,你们!”

“别你们我们了,白冰如果在花旗国申请了政治避难的话,那就是叛国,你是共犯。”都不用沈光林出力,学校的老师们自发的把这项殊荣和责任给刘副校长按的死死的。

刘副校长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已经众叛亲离了。

登机了,刘副校长始终没有回过神来,他手里的领货单突然都不香了,因为这是用白冰给的钱购买的。

飞机呼啸而起,几分钟之后已经穿入云霄。

神思不瞩的刘副校长终于决定展开自救了。

他突然走到沈光林面前:“沈光林,沈老师,你见多识光,求你救救我吧。”

“我怎么救你?”

“肯定有办法的,这次交流会美方是看你的面子才组建的,你说话最管用。”刘校长知道问题的关键。

“你才是团长,我说话能管什么用,团里的事,我可什么话都没说过。”沈光林觉得,接下来刘校长会不会使用更加激进的戏码。

果然,刘副校长真诚的看着沈光林的眼睛,眼泪突然就从眼角流出来了,而且,他啪地就给沈光林跪下了:“沈老师,你救救我吧,这个团队你才是核心,你年少有为,博学多才,美方那么多学校向你抛来了橄榄枝,白冰丢失的责任只有你能抗......”

原来,他比谁都清楚呀,脑子转的真够快的。

沈光林左右看了一眼,“谁的责任谁抗,你的责任我可扛不住,而且,我跟你非亲非故的,您都是要盯着给我处分的人,并且言明以后但凡有评职称和评奖评优的时候,定是要开口说话的。”

“我……”刘副校长赶紧想着托词,看到有人过来了,他赶紧转跪为蹲:“沈老师,我说的那都是不作数的,你不要往心里去,以后有什么好事,我一定率先想到的就是你……”

沈光林费了这么大的劲为啥,还不是今天这一出:“那等你过了这一关再说吧,我困了,我要休息了,早上起床太早,正好补个觉。”

“那你是同意了?”刘副校长会错了意。

“同意什么了?”

“白冰是因为你的原因才出走的对不对?她跟你闹了矛盾,吵架了,因此一起之下脱团。”

沈光林都气笑了,“就你会编,且看学校相信谁的话吧。”

“沈老师,我…”

“走开!”

一切终于安静下来了,李莉悄悄的问沈光林,“刘校长会有什么安排,他会被学校开除吗?”

“很难,多半是发配到某个角落,估计连个正当职位都不会给了。”

大熊不是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