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泽拉斯:开局签到死亡之帽

第59章 【伟人的大战略】

这座城堡,已是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最坚固的要塞。

这个地区,城市稀少。

生活的大都是自耕农。

疏散起来,更加困难。若非要在此地作战,可选的只剩下这座城塞。

在敦霍尔德城,菲斯特见到了疑似泰瑞纳斯情人的布莱克摩尔夫人。

而今她已是徐娘半老。

不过从面部轮廓,可以看出她年轻时确实是美人。

布莱克摩尔夫人倒是深明大义。

直接以不方便抛头露面为由,将领地的事宜全权托付洛萨。

当然这也与她和她的领民即将撤离有关。

与敦霍尔德的居民一同转移的,还有相距不远的南海镇人。

——老旧的敦霍尔德城注定是无法久守。

南海镇那个城墙,更是跟玩具差不太多。

这天清晨,洛萨照例召开会议。

讨论下面该如何防御。

不过众将应声者寥寥。

至于原因,一是该探讨的都已经讨论过。

二是兽人的兵锋太强,众人都心灰意冷。

菲斯特见状站起身来。知道自己的表现机会来了。

这段时间他并未闲着。

完成奥术军团的整编。

从上至下,进行了一系列任命。

卡莱这样的亲信,自然跑不了。

已然成为了中层领导。

克尔苏加德也被委任为副统帅。

地位只在菲斯特之下。

当然是没有实权那种。

这并不是菲斯特专权,而是对方的要求。

而今克尔苏加德还是个学院派。

相较打打杀杀,更热衷搞研究。

除此之外,菲斯特一直在思考破局之道。

希望帮联盟挽回颓势。

而这一想,还真给他找到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战略!

只听菲斯特掷地有声道:“诸位,兽人并非无敌!我研究过这个种族的历史,得知他们是游牧、渔猎为生,因此战力才会略胜我们这种农耕文明。不过这也非没有代价的,他们缺乏治理能力,无法有效利用占领区的资源。”

“也就是说,地盘增加,他们的战力不一定是做加法,或许由于要分兵驻守,反而要做减法。这也是部落不肯慢慢经略南方,倾巢而动、追求速胜的最大原因,他们等不起,也不愿等!”

“相反的,北方六国坐拥广袤的领土与勤劳的人民,却完全有资本打持久战。兽人的战法无非是以战养战,现有的辎重大都来自暴风王国等被占领的国度,数量应该并不算少。”

“不过数十万军,人吃马嚼,消耗本就是天文数字。只要我方坚壁清野,与部落形成僵持,先撑不住的绝对是他们。等到兽人兵行险着,寻求决战,盟军的胜机自然大幅提升。只要能挫败对方几次,就可以将其赶回南方。”

“另外敌军的后方也存在极大的隐忧,很多人类、矮人与侏儒只是被赶到荒野,依旧保有战力。我们完全可以派人动员他们,在敌后打游击,破坏部落的生产和运输。”

“还有这个世界的其他种族,也属于天然的盟友。比如附近鹰巢山的矮人和辛特兰的巨魔,我们可以游说他们加入联盟,或者至少两不相帮,令部落在北方举步维艰。”

“只要操作得当,等到部落被打回去,南部的局势也已糜烂。届时我就可以举兵南征,毕其功于一役,将其彻底扼杀!”

末了,菲斯特慷慨激昂的总结道:“我们与部落的纷争,并非以往国与国,族与族的战争,而是界与界的战争!相信这片大陆有大义的势力,都不会追随部落,而是会与联盟站在一起!部落身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此役我们必胜!”

菲斯特的理论,是他吸收了前世教员的思想内核。

并结合艾泽拉斯的实际情况,推演而成。

堪称顶级的宏观战略。

原本无精打采的高级将官们闻言,顿时正襟危坐。

思索起战略的可行性。

在场之人多为有识之士,大都露出笑容。

不少人还热烈讨论起来,一扫先前的不安和阴霾。

显然认可了他的思想。

就在此时,菲斯特想到什么,又道:“对了,部落的新酋长奥格瑞姆不仅重用术士,还制造出死亡骑士这种邪恶存在,可见他并不注重荣誉,要提防其对我们的后方发起偷袭,像洛丹伦城等重镇,绝对不容有失。”

“部落可能通过海运,运送少量术士前往提瑞斯法林地,然后以其作为锚点,开传送门,运输大军。我们要防微杜渐,洛丹伦的东部沿海洋流众多,普通船只很难横渡,他们多半会从西海岸走。”

“那里毗邻库尔提拉斯的国土,希望贵国能加强防御,守好海疆。”

此话一出,该国的代表瓦伦丁将军顿时正色道:“是,等散会后我立刻去找海潮贤者,让他通知海军上将!”

值得一提,菲斯特和瓦伦丁的军阶相同。

对方并不是他的下级。

不过军人,最服强者。

菲斯特那番源自伟人的大战略,狠狠震慑了对方。

令瓦伦丁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因此表现出一种盲从。

别说是瓦伦丁,就算是洛萨也沉浸在他的分析中。

没发现菲斯特逻辑链条的缺失。

事实上,他根本没说奥格瑞姆不讲武德,为什么就非得偷袭洛丹伦。

——其又不是健身房的年轻人。

真要让菲斯特分析,他也说不出所以然。

一番说辞完全是建立在对剧情的了解上。

在原时空,奥格瑞姆确实选择派出船队,而且还险些成功。

因此哪怕可能失误,菲斯特也决定出言进行提醒。

时间匆匆,数日时间弹指即过。

菲斯特等人正目送最后一批民众离开,忽然发现一队人马逆流而行。

竟然从反方向朝敦霍尔德而来。

等到对方来到近前,菲斯特发现为首的竟是熟人:

图拉杨的导师阿隆索斯·法奥。

法奥及其随从看上去风尘仆仆。

显然没少受舟车之苦。

不过他并未进行休息,便邀请洛萨密谈。

由于菲斯特正好在其的身边,又与法奥关系不错。

因此也受到邀请列席。

随后法奥向两人讲述了一段颇具传奇色彩的故事。

逆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