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剑侠逍遥仙

第58章 一本书两个世界

这天夜里,躺在床上的陆秋鱼做了个噩梦。梦中苏苏变成了红尘娘娘……“不!——”满头大汉的陆秋鱼翻身坐起,眼角残留泪痕。原来只是梦一场,他抹去泪痕,看向窗外。

窗外白雾蒙蒙,天亮了。

洗漱一番后,陆秋鱼来到院中。本想出来透透气,没想到今天天气阴沉沉的,灰暗的天空离得近了,很是压抑。

“陆兄,早啊,新年好!”院门推开,张亦名背着双手,走了进来。

对啊,今天是除夕了。“新年好!祝张兄早日突破源身境!”陆秋鱼笑着伸出双手,摊在张亦名面前。

“谢谢!???”正要说些祝福语的张亦名看到摊在面前的双手,笑容立马凝固,额头黑线浮现。一脸不情愿得从怀里掏出一张面值一百晶钱的钱票。钱票是在官府钱行存取的依据。

“喏,给你!”陆秋鱼笑着接过,虽然只有一百,可蚊子腿在小也是肉不是。

“陆兄,祝你财源广进。嘿嘿!”张亦名同样伸出双手……

陆秋鱼装作没看见,抬头望向天际。“呵呵,今日天气不错,阳光明媚。”张亦名收回双手,望着阴沉的天空,嘴角抽搐。

张亦名咬咬牙,打算在拳脚上找回点场子。“陆兄,既然天气不错,不如咱们切磋一番。互相验证一下,这段时日以来的修炼成果?”

“额……昨日消耗太多的真元,还未恢复。身子需要补一补啊。”陆秋鱼意味深长说道。

无耻!这人太无耻了。枉我以为他是个侠义之士!

张亦名咬牙切齿道:“这一百晶钱给陆兄补身子!”

陆秋鱼接过钱票,迅速塞进怀中,摆开架势,咧嘴笑道:“既然张兄这么有诚意,那我就吃亏些,来吧。”

张亦名捏紧拳头,心中的悲愤化作力量。左脚前踏,右脚发力带动腰肢。张亦名一跃而起,蓄势一拳滚滚捣来。

劲风扑面,拳头在陆秋鱼瞳孔中渐渐放大。他迅速做出反应,身子前倾微微下蹲,双腿做弓形稳稳扎根大地。双手举过头顶手掌张开,摆出霸王举鼎的姿势。

啪!拳掌相接。一圈涟漪荡开,击散周边白雾。金色与白色气机相互冲撞交织,泾渭分明的两种真元你来我往,僵持不下。

不过这种平衡并没有维持多久。张亦名哼了一声,真元全力运行。

金色气机暴动,陆秋鱼感受到压力徒然上升,神色开始认真起来。看来三成功力还是不够了些,那就五成吧。

他双臂一震,脚掌扭动,真元调动起来,丹田中大海沸腾,日月星辰旋转。

“嘿!”白色气机光芒绽放,携排山倒海之势逆流而上。金色光芒迅速被豁开一道巨大的口子,碎裂崩溃。张亦名脸色一变,仿佛置身汪洋大海,怒浪滔天,渺小的身形被巨浪淹没。

轰!张亦名被白色巨浪掀起五丈多高,身体不受控制在空中翻腾五六圈。噔噔噔!背对着陆秋鱼落地的张亦名鞋底擦着地面前冲,接连奔出七八步,好不容易踩着墙根稳住身形。

张亦名一脸不可置信的转过身来。

“哈哈哈,张兄你的脚指甲怎么是灰色的?莫非中毒了?该修修指甲了。”陆秋鱼低头看着那突破鞋面冒出的两个大脚趾,忍不住笑出猪叫。

众所周知,得了灰指甲,一个传染两。灰指甲难以根治,不过对身体却没什么影响,所以很少有人在意,女子除外。

张亦名脸色涨红,两个灰色指甲的大脚趾无处安放,扭扭捏捏想缩回绣着金丝云纹的黑色靴子里。

不料,只听见呲啦一声,鞋底不堪重负终于和鞋面分了家。十个不安分的脚指头勾动,想缩至脚底。脚指蠕动间在大地上留下十道爪痕,这下更尴尬了。

无地自容的张亦名甩脱缺了鞋底的靴子,赤着脚飞也似地跑回了夏院。

百无聊赖的陆秋鱼,回到房中掏出故事书尝试联系沈关。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和故事书之间存在着感应,却不能主动联系上沈关。

每次意识渗透进故事书,只能感应到“疾、山、影、哀、风、命、惊。”这七个金色道字。

是我修为不够?或许需要灵识或者神识才能真正掌握故事书?

棺山之巅。沈关坐在一副漆黑棺材上眺望远方。忽然,沈关心底一动,心生感应,身影消失不见。

陆秋鱼手上的故事书白光一闪,沈关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书页上。

沈关背着双手,深邃的目光瞥向坐在桌边的陆秋鱼:“老四,你找我?”

“沈前辈,你可算出来了。为什么之前我尝试联系您,总是无法感应到。”陆秋鱼虚心请教,现在能帮他解惑的只有沈关。

“你应该还不知道吧,故事书里存在两个世界。一个是属于老三的故事世界,另一个是当初老三从这个大世界强行剥离出的部分世界。我们暂时称之为真实世界。”

“两个世界由一个时空甬道相连,却并没有融合。你之所以感应不到我的存在,一方面是因为你的修为不够,另一方面则是故事世界还有一层封印。”

陆秋鱼恍然大悟,原来那七个道字同时封印了两个世界。

况且故事书现在虽然属于自己,但是真实世界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暂时被锁在故事世界中。并不是故事书的一部分。自己感应不到真实世界的情况也属正常。

转念一想,这便宜大哥有些不靠谱,当初口口声声说在危急的时刻会保护我。如今联系上都难,他如何能得知我有危险?

“那我要怎么样才能与沈前辈联系?”陆秋鱼扯扯嘴角,心情非常不美丽。那天晚上要不是运气好,可能就死在红尘娘娘手上了。还以为有沈关这大靠山可以有恃无恐,现在想想后怕不已。

哎……凡事还得靠自己啊。陆秋鱼深深叹了口气。

沈关年老成精,从陆秋鱼脸上表情读出了他此刻心中的想法。

“哈哈,老四是在怪我?我沈关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是一诺千金之人。世上有一种窥探天机的法门,是为天算。我早就算出你有惊无险。有些小事需要你自己去面对,才能快速成长嘛。”

也对,没毛病。

“对了,老四,有件事要跟你说。”沈关盘膝坐在故事书上,一本正经道。

“您说。”

“还记得我让大壮去调查故事世界那些来历不明之人的事吗?”

陆秋鱼点点头,没有打岔,坐等沈关说出下文。

“那些人不是真实世界的人,也不是故事世界的人。”

陆秋鱼一愣,一脸不解问道:“不是两个世界的人?难道还能凭空冒出来不成?”

“那倒不是,经过调查他们都是从故事世界通过时空甬道来到真实世界的。最奇怪的是他们都丧失了记忆。胖胖曾经带回一个女子,我亲自验证过,确实失忆了。”

陆秋鱼揉揉眉心,更加迷糊了。“是从故事世界出来的,那您怎么认定他们不是故事世界的人呢?”

沈关抖抖衣袖伸出两根手指:“有两个依据,一、但凡是人体孕育的世界是不可能出现高级的智慧生命。二、那些人的气息,跟你一模一样。他们必定是来自外界!而且就在最近三年内!”

“不可能!我从来没有用故事书收过人,而且也不会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破封印进入故事世界。”陆秋鱼大惊,莫非见鬼了?这段时间天天见鬼!

“此事我也百思不解,老三失去修为,也不可能是他收进去的。”

“那突然出现的这些人对两个世界有影响吗?”陆秋鱼连忙问道。

“照目前看来是没有影响的。”

呼——陆秋鱼松了一口气:“没影响就好,要不然我只能丢了故事书跑路了。”

沈关脸一黑,跳起来照着陆公子脑门就是一脚。“你敢!”

黑色衣袍鼓荡,小人潇洒落回书面上。

陆秋鱼捂着额头,脑瓜子嗡嗡作响,手心明显感受到有一支犄角急速膨胀。这便宜大哥说翻脸就翻脸,下手也忒黑了。

“沈前辈,开玩笑啊!您下手也忒狠了!”打又打不过,一向不肯吃亏的陆秋鱼只能抱怨几句,吃了这哑巴亏。

沈关也不说话,面无表情地看着陆秋鱼揉着眉心那冲破手掌束缚的黑色犄角。

房间内陷入沉默。

少顷。龇牙咧嘴的陆公子放弃了把犄角揉平的想法。谄笑道:“沈前辈,问您个事。”

“说!”

便宜大哥似乎还有些生气,您这么大个人了,还跟我一个晚辈斤斤计较,有失身份呐。

默默起身,走到床边抓起阴阳伞,撑开。莺莺燕燕出现,齐聚一堂。三十六个貌美如花,婀娜多姿的鬼魅挤在这不大的房间中。

可怜的陆公子被柔软的身躯挤来挤去。那无处安放的双手感受着惊人的弹性。

“哎呀,妹妹,你踩到我脚了。”

“陆公子……你摸到我屁股了……”紫裙鬼魅羞红了脸,秋水般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俊俏小郎君。

“陆公子,快把剑收起来,你戳到我了。”江寒雪皱着秀眉,转头看向手足无措的陆秋鱼。

没人注意到我头上的犄角。不对!我没带剑啊……

“姐姐,把胸挪一挪,盖住我脸了,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沈前辈,能不能把她们带进故事书里!”陆公子憋红了脸大喊,显然受不住这软磨硬泡。

“你小子艳福不浅啊,这么多美女带在身边岂不是更好?”沈关眼角鱼尾纹浮现,笑意掩藏不住。听沈关这意思鬼魅这种半实半虚的存在是可以被收进故事书中的。

“陆公子,你要带我们去哪啊?”不远处传来庄晚的声音。柔柔弱弱的她被挤在床上,衣裳不整。

“陆公子,我哪都不去,我想跟着你。就让我留在你身边做个丫鬟也好啊。”江寒雪以为陆秋鱼要抛下自己,忍不住哀求道。

不等陆秋鱼回答,身体又被挤得转了个方向。

“哎呀!陆公子,你藏了什么东西!顶到了我。”粉色宫裙的鬼魅一脸好奇,伸手摸来。

陆秋鱼大惊失色:“各位姐姐,先进故事书,等晚上在与你们解释!收!”

故事书白光大放,强烈的光线刺地陆秋鱼睁不开眼……

陆秋鱼感觉到周身压力一轻,再睁开眼时,满屋子娇滴滴的美人已消失不见。只剩下沈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晨起猫头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