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婴大佬穿越后只想种田

第16章 以后多来玩

许亦柏闻言眼神一亮,转头瞅着许亦楠,也不问大哥愿不愿意,就去问小伙计书铺内让不让抄书去了。

许亦楠震惊。

满脸写着:不是来买书吗?怎么变成了要我抄书?

易水阁明显比许言夏想象的还要大方,不仅同意让抄书,见许亦柏与许亦楠二人的字迹清晰,尤其是许亦柏,小小年纪,写出来的字已经略有风骨,便当即建议他俩干脆接下易水阁抄书的生意。

许言夏这才知道,原来还有这种赚钱的路子。

小伙计问清许亦柏想抄的书后,便直接包了书与纸张交给许亦柏,道:“小公子抄完这一沓纸后,可以先教到书铺来给我们检阅一下,若是合适,咱们就做长久生意。像蒙学的书籍,大都是十文钱一本,而《论语》《春秋》《左氏春秋》之类的书,则是二十文到二十五文一本。当然,字得写得清楚好看。抄书的纸张我们易水阁会按小公子交来的字数承担,笔墨则要小公子自己负责。”

许亦柏几个都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便宜,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当即同意了这桩生意。

因为谈了这桩小生意,几人也就没在书铺里抄书了,而是早早回宁家各自忙碌去了。

许言夏一回屋就开始钻研起买回来的那本《行简游记》去了。

她神识强大,记性好,看过的书基本一遍就记住了。

凡俗间的书就是好记好理解,比上辈子的功法可不知道容易理解多少倍。

才一个上午,许言夏已经将这本游记翻完了。

待游记本看完,许言夏从书中描绘的大好河山中回神,才大呼上当,书里根本没有什么不传秘方。

不过也不全是骗人,里面还是有一些与医药相关的东西的,比如书中有一段趣事记载,写到作者的一位老友在途中遇到某种怪病,于是出于好心医治了一番,因此作者就在那病人家里做了四五日的客,吃了好些天的白食。

吃饭的时候,作者那位老友出于几十年的从医习惯,对病人家里的吃食极度挑剔,到后面几日,那位老友基本都是自己在病人家中的院子里自己找各种花花草草吃了。

许言夏从这个故事之中,没有看到什么秘方,但却从中知道了几个书名,比如《本草经》、《灵枢》、《素问》、《脉诀》之类。

她以前从来没见过医书药书,但从这本游记的话语之中,许言夏知道,这几本书基本就是医书药书的典籍。

许言夏决定回许家村之前,还要再去一次书铺,直接报这些书的名字,问问有没有。

因为知道书名,还真的就叫许言夏在易水阁的一个角落里,寻到了一本落满灰尘的《本草经》手抄本。

许言夏如获至宝,回家的路上就坐在牛车上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只可惜这手抄本上只有对药材的记录,没有图画的对照,还真的有些难住了想要认识药材的许言夏。

之后几日许言夏就沉醉与对照书本寻药材的大业中去了,按照已经认识的那些药材测试过书里的描写后,开始去试那些家里人都喊不出名字的野草去了。

《本草经》中对各类植物外貌描写不多,但有味道的简述,所以许言夏常常一手捧着书,一手拿着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小草嫩苗儿放在嘴里咀嚼。

就这样一直吃了好几天的草,许言夏终于将自己吃出了问题。

也不知道是哪种草不对,许言夏吃完当天就腹泻了,还伴随着舌头发麻,嘴唇肿大。

她这样可将许中全几个吓坏了,当即就抱着许言夏找九太公去了。

说起来许言夏还是头一次到九太公家里,虽说九太公是自家长辈,但是因为九太公与九太婆在村里的风评就是“怪”,所以宁氏也从来没有让许言夏来过。

村里有人生病,也都是将九太公请出去,很少有人到九太公家里来。

就算是过年拜年,也是几家人一起到三太公家会面,没有单独到九太公家里拜过年。

一进九太公的院子,许言夏就闻到了一股子药草味儿。

今日天气晴好,九太公的小院子里摆了好些簸箕,晒着各类药材。

因为许言夏舌头麻了,所以说话不太利索,她的症状只能由许中全替她说了。

九太公夫妻听完许中全的描述后,便知道许言夏是在外头吃到有毒的草了。

九太公淡然的给许言夏开了一剂药,嘱咐许中全道:“孩子不懂事儿,你们大人多看着些才是,这外头毒草毒虫可多,随便吃可是要出大事的!”

倒是九太婆听完许言夏的症状,捧腹大笑,一点儿也没有责怪许言夏胡闹的意思,反而眼神亮晶晶的看着许中全,道:“小丫头有意思!我喜欢!以后让她多来家里找我玩!”

许言夏没将九太婆这话放在心里,毕竟这位可是抢过她挖回来的小柴胡的人。她觉得这位九太婆其实比她更像小孩子。

小孩子说话都是不走心的。

所以她吃了药好了之后,也没有往九太公家里去过。

正好宁氏出月子了,许中全便打算趁春耕之前,带着一家子到尖尾坡开荒去。

这会儿村里许多人家没有干活,许中全一说要开荒,好几户人家就主动提出要来帮忙。

许中全求之不得。

许言夏对开荒的事情不懂,但许中全觉得如果要种药材,那还是得参考女儿的意见,所以有事儿没事儿就拿指着尖尾坡某处的野树野草问许言夏“这会是药吗?要不要留下来?”之类。

但许言夏现在还没将药材认全,自然也不知道。

不过秉承着不可错过的想法,许言夏让许中全将挖出来的看着长得十分健壮又少见的植株都保留好根系,妥善放置在一边。

尖尾坡是荒山,里头有许多杂木、荆棘,根系庞杂,十分难清理。

来帮忙干活的有七八个人,但头一天,也才开出了五亩地的样子。

村里人都是一个宗族的,所以关系好的经常互相帮忙干活。

来帮忙的也不会要钱,但许中全也不能不知礼,所以一日三餐得管。

吃魔王的猫

作家的话
嗷呜!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