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婴大佬穿越后只想种田

元婴大佬穿越后只想种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4章 你,你你保重

说时迟那时快,许言夏正做好最坏的打算,打算催动灵力,引来天罚雷,做最后一搏时,一道青色的身影,突然出现。

而方才还张着血盆大口的器灵,瞬间被掐着脖颈塞进了一个小瓶中。

那瓶子上贴着七八张没啥灵力的黄符,器灵的头没有塞进去,似乎还想挣扎,但是他的身体被束缚在瓶子中,根本出不来。

气急败坏之下,只见器灵高声骂道:“坏蛋!坏蛋!阴险小人!又设计害我!你身上有我的印记!只要你还在我神识感知范围内,十日之后,你身上的印记,便会自动引动,到时你还是会成为我的盘中餐!你逃不掉的!”

没骂几句,那道青色的身影,在一旁念了好一阵咒语,随后听着那瓶子“啵”的一声,将器灵吸进去了。

器灵一被吸进瓶子,葛家的阵法便消散了。

许言夏这时候抬眼一看,才发现那青色身影,原来是大青峰上的长青道长。

长青道长将瓶子收好,才过来与许言夏见礼。

“小友可安好?”

许言夏郑重一鞠躬,“多谢道长搭救,方能化险为夷。”

长青道长看了许言夏两眼,见许言夏真的没有受伤,才点了点头,向许言夏拱了拱手,便翻身越墙,化成一道青色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中。

许言夏本还想与长青道长多说几句,现在也说不成了。

且没有了阵法的阻隔,葛家人也都涌了过来。

尤其为首的葛老太,她急冲冲的飞奔到许言夏跟前,第一句便是厉声质问:“你将我家老爷怎么了?”

许言夏被吼得一怔,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葛老太嘴里的老爷是谁。

“你是说那器灵吗?那是邪物,被道长收走了啊!”许言夏答道。

这话本是实话,可葛老太听完这话,当即就激动得嘴歪眼斜,口吐白沫,甚至开始翻白眼。

葛家众人一下也乱了,大伙儿手忙脚乱的吵吵嚷嚷的将葛老太给搬到了后院。

葛良俊也着急,但是他被一众兄弟挤到了一边,几次上前都被挤开了。

最后只是跟在一群人的身后,往后院去了。

这一下,也就没人管许言夏如何了。

还是一个缩在墙根的小丫头,见到许言夏茫然的站在原地,对着许言夏招手。

“许姑娘,许姑娘,你别搁这儿傻站着了,你快带着三少奶奶回许家去吧!不然老夫人明日醒过来,你们就走不成了!”

器灵已经被长青道长收服封禁,葛家的一众凡俗人许言夏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怕的。

所以许言夏也没有想过要走,甚至还想在葛家找一找清君瓮的本体在哪儿。

毕竟只收走器灵,还是不够保险,最好将清君瓮本体打包送给长青道长封禁起来,那才是永绝后患。

不过,小丫头的话也有道理。

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她是不怕葛家这些人,但是许知秋不行。

万一这些人拿许知秋威胁自己,那还真的不太好说。

所以许言夏谢过小丫头,赶紧往许知秋那院子赶去,用清心诀唤醒了一直陷入昏睡的许知秋。

简要与许知秋说明了葛老太气得发病了这事儿,让她简单收拾一下衣物行礼,说要立刻回许家村。

许言夏没有来得及将器灵那些乱七八糟的,主要也是因为讲了,许知秋可能也不明白,搞不好会听迷糊了。

所以许言夏没讲,只说自己将葛老太给气得发病了,现在葛家一家子没空搭理自己,若是葛老太有事儿,搞不好明日就不能脱身了。

许知秋也没有细想这些,她自来信任许言夏,且近一年里跟着许言夏读书,也习惯听许言夏吩咐,加上她本就不喜欢葛家,所以麻溜的收拾起来,不出一刻钟,就利落得收拾好了。

才出院门,许言夏就见葛良俊站在院门边上。

许言夏以为啊葛良俊是来阻拦自己的,还想着若是说服不了,就只能用神识将其弄晕了。

但葛良俊却根本不拦着,而是给她塞了一封信,交代道:“小姨妹回去好好看看这信吧!里头还有我给秋娘的和离书。”

与许言夏说了这两句,他便扭头看向许知秋,欲言又止,“秋娘......都是我没护好你。你,你,你保重!”

说完,便决绝转身回了院子,一把将院门关上了。

许言夏自然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但是许知秋之前一直睡着,根本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

许言夏让半夜跑路,她信任许言夏,也习惯听从许言夏的话,倒是没有什么反对的。

但是对于葛良俊,她没有那么信任,所以这会儿就茫然的看着葛良俊离开的背影,之后木木的回头问许言夏,“他这是干啥啊?他这是在说好话吧?”

许言夏也不知道该咋解释,只赶着车,模糊的说道:“应该是吧。咱们先回家,先与家里说一说今日的事情要紧,这些大事,还得让长辈来出面为好。”

许知秋一听这个,也不纠结葛良俊刚刚的话了,连忙点头,“对对,那葛家老太太三天两头装病,这回也不知是不是真病了,说不得是讹你,还是要与家里说说,咱们俩势单力孤,说不得真要被这老太太讹了去。”

许言夏见许知秋理解错了她的话,也不多解释,跟着敷衍了几句,之后便加速赶车,往许家村赶。

牛车的速度不快,到许家村时,已经是子夜时分了。

许言夏回来,一路用神识裹着牛车,并没有惊动村里的狗,一路倒是安静。

许知秋大约有些怕走夜路,所以一路上神神叨叨拉着许言夏聊天,倒是没有注意到回村一路没有狗吠的事儿。

不过,许言夏带着许知秋这么半夜回来,倒是将许中全与宁氏吓了一大跳。

许亦楠与许亦柏不在家里,许言夏回来喊门,还是沈茁第一个听见的。

宁氏被喊起来的时候,人都吓坏了。

拉着许言夏反复查看,见许言夏只是头发有些乱,脸色有些白,身上没有受伤,才终于放心。

但她嘴上还是念叨着:“你这孩子!你是要吓死娘啊!葛家有不对劲,为何不早说,还骗我们说你舍不得阿秋,要跟着去玩两日,这又半夜跑回来,像是后头有狗撵似的,你可要吓死爹娘!”

(还有一更明天下午两点到四点更吧,我想调整作息,呜呜呜)

吃魔王的猫

作家的话
晚安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