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作片之王

第7章 嘴贱就要挨打

丁保一反应快,拉着孔月躲过白斯亮耳光,看着围过来的壮硕男人和黎士安,心里气的要命,真想就这么算了,让对面打一顿,嘴太贱了。最终还是往后推了一把孔月说到“情况不对就跑,我尽量拦住他们。”

丁保一看着拿起架势的健硕汉子,脑子中不由闪现一个画面,大雨滂沱的街道上,张震饰演的一线天在雨中激战,最后一式弓身马步顶心肘,再加一个回头,贼帅。

脑中想着,手里就已经跟着开始动作,硬接一拳,提步踏入汉子两腿之间,破开中门,弓步转身起肘,完美复制,就连最后的回头都没放过。

兔起鹘落,健硕汉子就飞了出去,大家感觉就像是在看电影一样,一个个嘴巴都快合不拢,见过打架的,也看过格斗比赛,但要说像电影里一样动手的,还真没见过,有人忍不住轻轻鼓掌,眼中更是兴奋不已。

甘媚也在轻轻拍着手,一会的功夫,连续秀了两次,都是那种特别有范儿的动作,甘媚有点被惊住了,嘴里喃喃道“真帅,看走眼了啊。”

芳姐好奇的问道“你认识?”

“今天下午刚见过,孔月的保镖,当时给孔月当替身呢。为了恶心孔月,和他聊了几句,算是认识了吧。”

“你恶心孔月干嘛,你们以前好像没见过吧?”

“见过一次,都没说话,从那之后就死皮赖脸的的纠缠我,真是怎么恶心,他怎么来。一把排骨,他居然好意思半夜给我发他的裸照,我都差点被恶心死。”

“拉黑不就完事了嘛。”

“已经拉黑了。”

。。。。。。

暴力美学

丁保一这一下真的可以这么形容,视觉震撼,心里同样也不差,看着身形健硕的男人刚上去就飞回来,黎士安停下了上冲的脚步,护在了尹皓的前面。

白斯亮也暂时忘了自己有洁癖的事,呆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孔月很激动,看丁保一赢了,气息都粗了几分,指着白斯亮说到“抓住,给我压住他,我要撕烂他的嘴。”

孔月的话,丁保一没有听,反而后退,拉着孔月说到“行了,咱们该走了。”

“走什么走,回来。”孔月指着丁保一说到“我让你抓住他,你没听见?”

丁保一摇摇头,“对不起,我只保护你的安危,是你的安保,不是打手。”

“给你脸了是吧,让你动手,那是当你是自己人,不要不识抬举。”孔月的话变得刺耳起来。

丁保一看了一眼孔月,还是摇摇头“抓人打人不是我工作。”

“你动手,只要帮我压住他,我给你10万。”

10你大爷,丁保一虽然搞不清白斯亮是谁,但是看着人家能知道孔月背后金主的秘密,就肯定不是普通人,而且三言两语就能让尹皓安静下来,那身份能简单了?对这种人动手,怕不是拘留就能解决问题的了,闹不好就是有期徒刑。

丁保一摇摇头。

黎士安和健硕男子被一句话,就敢冲过来,丁保一给钱都不动,太不给面子了。孔月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话也变得难听“狗一样的东西,给你脸了是吧?”说着直接就给丁保一甩个耳光过去。

丁保一猛的扣住孔月的手,眼神闪烁不定,语气也开始变得意味不明“事不过三,你知道吗?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你明白吗?”

孔月被丁保一的眼神吓到了,手也被抓的生疼,听着那意味不明的话,下意识的点点头。

“走吧,别耽搁时间了。”

跟在丁保一的身后,孔月的目光变的阴森森的,回头看了一眼周围,不甘心的跟着走了出去。

芳姐看着一场好戏落幕,转身走向其他地方,“真是个智障,这种情况居然还敢骂自己的保镖,真是脑子有病,待会有他受得。”

甘媚听的稀奇,出声问道“芳姐什么意义,难道丁保一会揍孔月?”

“他叫丁保一啊。丁保一可不会揍他,要揍他的人在那呢。白斯亮本就是一个小心眼的人,这么多年又一直被人捧着,他能忍下这口气?而且这里可是郊外,黑布隆冬的地方太多了。”

司机就在门口等着,两人上了车坐定,都没有说话。

走了没两分钟,突然感觉车身斜了,司机下了一跳,慢慢停好车,赶紧下来查看。

“老板,轮胎被扎破了,你们先下来,我把备胎换上咱们再走。”

孔月脸色阴郁的看着车子轮胎,“怎么扎上的,你就不能小心点?”

司机也是一脸无奈,指着路面说道“老板,这个不怪我,你看看,这里全是钉子,只扎坏一个,都是咱们运气好。”

“多长时间能修好?”

“这个很快,车上工具齐全,十几二十分钟就好。”

孔月不在说话,转身往路边上走去。

丁保一提醒到“天太黑了,小心点。”

话刚说完,就看见前面阴影里走出几个拿着棍棒的汉子。

赶紧一把把孔月拉了过来。

孔月挣扎一下“你想干嘛?”

“别废话,看前面。”

“看。。。。。。”剩下的话直接就说不出来了,就看见几个人拎着棒子冲了过来。

司机吓坏了,直接钻进了车底下。

孔月刚往边上走了几步,要回到车上已经来不及。丁保一拉住孔月直接往回跑,“跑,回别墅。”

看着几人越来越近,丁保一停下步子“一直跑,别回头。”

看着眼前六七个人,丁保一不是打不过,而是怕这些人不和他打,四个人缠住他,只要两个人,孔月就能美美的被打一顿。

还真像丁保一想的,这帮人就是冲着孔月来的,四个人直接上来就抱胳膊大腿,剩下两个直接追孔月。

四个人也不和丁保一打,不管丁保一怎么出招,打的有多疼,龇牙咧嘴的抱住丁保一的四肢,“兄弟别打了,我们就揍一顿,拍个照就走。”

丁保一看着摔倒在地的孔月,放弃挣扎,反正他自己也想揍一顿孔月,小声说到“别打头,别打脸。”随即大喊“放开我,有种单挑,放开我。”声音洪亮吐字清晰。

孔月被两个人按在地上一顿踹,声音凄惨至极。

过了几十秒,丁保一说到“可以了不能再打了。”说完剧烈挣扎,猛的抽出一条胳膊,对着另一边抱着胳膊的人,一拳捣了过去。

诶,不疼,抱胳膊的人诧异的看着丁保一。

替身当久了,怎么打的真实,怎么收力这些都搞的明明白白的。丁保一说到“叫啊。”

“啊。”

艹,太假了,丁保一不敢再演了,三两下打的四个人惨叫不断,然后就冲了过去。

一个拿棍子的刚把棍子提起来,丁保一眉头就皱了起来,直接一脚就踹飞了这个人,一点都没留力。

旁边拿手机拍的人,见状撒腿就跑。

丁保一拉起蜷缩起来的孔月“没事了,都跑了,你真应该锻炼了,这才跑了几步。”

孔月没有理会丁保一的话,呻吟着从地上坐了起来,嘴角也被打青了。

让你拍戏你怕疼,现在好了,一次疼个够。

田间野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