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春光

掠春光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6章 第三十六话 不能进

“好啊。”

季樱随口答应,冲着许千峰漾出个笑容来,再对着他身边那位一身靛蓝色的少年英雄点一点头。

少年英雄倒是礼数周全,抱了抱拳,朗声道:“季三姑娘。”

这位不愿在闹市中纵马,又不肯太过劳动人,今日同许千峰一块儿出门,总算是有马车可坐,不必甩着双腿走四方了。

许千峰与季渊自小穿一条裤子长大,向来在季家熟门熟路地出入。这会子他站在马车边,支使着小厮将两个大竹筐从车上搬下来,顺手就捞出来一串葡萄一个甜瓜,扯起大嗓门朝季樱显摆。

“瞧瞧,都是西边儿刚送来的,特地拉过来给你家尝尝鲜。昨儿晚上我吃了一个甜瓜,好家伙,那叫一个美!你们小姑娘不就喜欢这些?我说你非得这会子出门不可?回头这些个好东西要是叫人给抢光了,可别找我哭啊!”

季樱也不和他客气,含笑半真半假地央他:“许二叔好歹给我留点呗——眼下我得去家里铺子上呢。”

“去你家铺子?”

许千峰闻言一瞪眼:“那地方全是大老爷们来来往往,你一个小姑娘去做啥?回头再把你磕了碰了算谁的?”

话音刚落下,他身畔的陆星垂就敛眉望了过来,略一迟疑,问:“你独个儿去?若恐不便,我可随你走一遭。”

模样一派直白坦荡。

“我哥也在呢。”

季樱与他对视一眼,嘴角弯了弯,伸手就把社恐人士季小四拽过来,一张脸怼到小窗上:“实则我便是陪他去的,不必担心啦。”

季克之避无可避,只得挤出个笑容来:“是,我在呢我在呢。”

陆星垂这才罢了,略点点头,没再言语。

许千峰也就大大咧咧扔下一句“那成”,转头便去呼喝抬竹筐的小厮:“手脚轻些,那瓜磕坏了我怎么送人!”径自走开了。

……

却说季老太太分给季克之的那两间平安汤,一间就在长青街背后的小河街,另一间在稍远些的登春台巷,皆是极热闹的所在。

只是这种热闹,又同枣花街的逼仄拥挤全然不同。尤其是那登春台巷,街道疏朗宽阔,周边也算店铺林立,却甚少听闻叫卖声,哪怕是那等生意上佳的铺面,里边儿人流涌动,也几乎无人高声喧哗,称得上是另一种安静得繁华。

“这一片地价,可算是咱们榕州城最贵的了。”

不必与不相熟的人寒暄客套,季克之整个人便又活了过来,先跳下马车,赶忙回身探出胳膊接季樱:“听人说,这登春台巷就连铺子的价格,都比旁处要贵两成,城里好些有头有脸的人家都住在这附近,喏,许二叔家不就在巷子深处?没成想他今儿去了咱家,咱们倒来他的地盘了。”

季樱扶着他胳臂借了点力,也从车上下来了,抬眸打量斜对面挂着“平安汤”招牌的自家铺子。

果真,瞧着与枣花街的富贵池大相径庭。

此处占地比富贵池要大得多,花椒木篱笆圈出个院子,将澡堂子拢在其中。院子里有花架,枝叶繁盛茂密,将架下的石桌藤椅罩得密密实实一片幽凉,哪怕是日头最烈的天气,在这下头一坐,也能凉快不少。

入口处同样挂着蓝色棉布帘,却不见收钱的大瓷碗,是个年龄不过十六七的后生在那儿垂手候着,但凡有人来,便笑嘻嘻一声又脆又亮的招呼声,伶伶俐俐地把人迎进去,自有别的伙计来招待。

“你还记得不?”

季克之拉着季樱进了那大院子,嘴上嘀咕:“早些年,祖母也生出心思来,想把咱家安到这登春台巷来,然而一打听这边儿的房子价格,立马那念头就退了,哈哈!好在这铺子是咱们自家的,也值不少钱呐!”

这些事季樱自是半点不晓得,便只管含含糊糊地应,说话间,门口那后生已是瞧见了他们,小跑着就迎了上来,咧出个老大的笑容:“哟,小四爷,您今天怎么往这边来了?”

又看看他身边的季樱,不由怔忪:“这位……”

“我妹。”

季克之简短地答:“我们来铺子上瞧瞧。”

“啊,是三小姐。”

那后生反应倒也快,笑嘻嘻的:“我来咱们铺子的时候短,从未曾见过三小姐真人,您别怪我蠢。这澡堂子啊,难免处处湿滑,您千万当心脚下,啊?”

嘴皮子又利索又甜,这边应酬着,转头就冲里头喊:“掌柜的,小四爷和三小姐来了!”

很快,铺子里扑出个矮瘦的中年男人,便是这平安汤的田掌柜。

这田掌柜原就走得急,乍一瞧见季克之,脚下捣腾得更快了两分,直直来到二人面前,礼数周全地招呼过,笑着道:“老太太早使人来吩咐过了,说是往后咱们这间平安汤,都由小四爷您拿主意,我便想着,您必得来瞧瞧。”

“我早想着来,只是前几日雨大,总不能让我妹出来挨雨淋,所以才延搁到今天。”

季克之竭力摆出一副稳重的样子,仿着之前季樱教给他的说辞,问些“最近生意如何”“可有甚么难处”之类的话。

“都好,都挺好。”

田掌柜不笑的时候瞧着像个黑面神,这一笑起来却和蔼不少:“一连七八个雨天,谁也不愿意顶着雨出来沐浴,咱们生意多少受些影响,不过,原本这一行就是如此,都在咱们预计中,不算什么大事。您瞧今天这雨住了,人可不就立马多起来了?”

因又问:“您要是不嫌污糟,我便领您进去四处瞧瞧,让三小姐在那花架子下坐坐,我给沏一壶好茶,踏踏实实地等着您,如何?”

季樱原本正一边听他二人说话,一边四处打量,这当口便扭过头去,挑一挑眉:“怎么,我不能进去?”

“呃……”

那田掌柜就是一愣,笑容里多了点尴尬的意思:“这……您是东家,我们自没有拦您的道理,只是这澡堂子里,进进出出的全是男人,只怕您……”

话用不着说完,季樱心里自然就明白了。

这不让进吧,说起来也算是合情合理,她点了下头,真个要去花架子下落座。

谁料那季克之却是紧张起来,一把揪住她袖子,压低了喉咙:“妹妹,你又不去池子那边,没关系吧?我自个儿进去,我担心……”

得,这是又开始惊怕独自与人相处了。

季樱抬手在他肩头拍了拍,想着宽慰鼓励他两句,恰在这时,蓝布门帘被掀开了,打里边儿出来个男子。

此人瞧着当是刚刚沐浴完,浑身还带着澡豆的清香气,甫一出来,那双眼睛就落到了季樱身上,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个遍,目光钩子似的黏上便不肯挪开,嘿嘿一笑,拿手肘撞撞那田掌柜。

“嗬,老田,你们平安汤不学好啊,为了揽客,这是要出新招了?”

熙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