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春光

第29章 第二十九话 相投

一个过路人而已,他哪里会管什么前因后果,更不会理旁人听了是何反应,探头探脑地朝季樱和陆星垂手上张一张,再自作聪明地扔下那么一句,随即扬长而去。

对于这样的人,当然不必搭理,更压根儿没有在意的必要,不过,季樱那只捏着银票的手,还是不由自主地顿了顿。

原本就是件极小的事,她也是出于好意,倘若让陆星垂因为这个而心下不舒坦、不痛快,那倒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怎么,不肯借我了?”

轻易察觉到她细微的动作,陆星垂声音里添了点笑意。

“啊?”

季樱应声抬头,正与他视线相撞。

这人的眉眼真个生得极好,眉毛浓长,眸子幽黑。然那深井一般的眼睛偏偏无比明亮,仿佛将一整个夏天的阳光都盛了进去。

他站在那儿,就那么带笑看着她,淡然坦荡,浑身湿透了,被人来来回回打量也无所谓,叫人莫名其妙地讥诮了一句也打从心里的不在意,就好像……

他的心很宽很广,装的东西很多很大,这些世上最不值一提的小事,在他那里,连一阵从身畔拂过的风都算不上。

“借啊。”

季樱没再多想,径直将手里的银票递了过去,也笑了:“既然是我四叔的钱,那我便不问你讨利息了。”

陆星垂也就把钱接了,两人身后跟着阿妙,说着话上了桥。

这辰光已是午时了,酒楼食肆一早飘出饭菜香,街边支的小摊档也正热闹,那起名声响亮些的摊子前早排起了长龙,煎炒烹炸各色气味交缠在一起,能飘出二里地去。

一上午奔波劳累,季樱是真有点饿了,心里惦记着还得去找季萝,不得不压下也跟着去排队买好东西吃的念头,只忍不住将脖子伸长了点,左右四顾地瞧。眼见得一个卖粽子的小摊前人声鼎沸,便不由得念叨:“咦,端午不是早过了吗?怎么还有卖这个的?”

“大抵便宜管饱,向来受欢迎。”

陆星垂闻言,也跟着朝那小摊的招牌看了眼:“只是这枣泥猪油粽,到底甜腻了些,与之相较,京城常见的火腿粽、鲜肉粽,倒更能入口些。”

偏巧季樱也是个爱咸粽子的,闻言便笑了:“这话可说对了,当然是火腿粽更好吃。”

说着手一指另一个摊档:“豆腐脑呢?”

“也要咸口的,最好再加些红油,味才足。”陆星垂也笑,“汤团又如何?”

“汤团我却是喜欢甜的,黑芝麻、蜂蜜玫瑰、桂花……都好吃。”

“深以为然。那么春卷……”

话题一旦涉及到吃,且又扯上了咸甜口味,自然便滔滔不绝起来。直说到过了桥,眼见得成衣铺子就在跟前儿,身后的阿妙蓦地“哎哟”一声。

季樱回过头,就见那妮子仍旧是面瘫着脸,双手捂着肚子:“姑娘,再说这个,要饿得受不住了。”

季樱被她那毫无感情的模样逗得笑眯了眼,打量一下周围,便伸手替陆星垂指了指:“喏,那个便是成衣铺子,我堂姐还在等我,便不与你同去了。”

实则就算没人等,买衣裳这回事,也自然不便陪着他一起去。

这道理陆星垂也懂,当下抱拳,道:“季三姑娘,今日多谢了。”两厢告辞,转身大步进了那成衣铺子。

阿妙眼尖,这当口已瞧见自家马车的所在,熟稔地将季樱胳膊一挽,两人拐进斜对过的茶楼,一径上到二层。

季萝在这儿已是等了小半个时辰,面前点心碟子空了两个,茶也上了第二壶,越等越觉得心浮气躁。

好容易瞧见季樱那水绿色的裙角,她呼地就从窗边桌子前站了起来,过来一把扯住季樱的胳膊。

“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故意的吧?”

季二姑娘气鼓鼓地道:“说好了中午请我吃顿好的,你瞧瞧这都什么时辰了?哼,你这人鬼得很,我看,你是算准了我禁不起饿,定会来茶楼小坐,等我被点心填满了肚子,指定就吃不了你几个钱了,可对?”

今日实在耽搁久了,她发恼也是情有可原,季樱少不得宽慰了她两句,又道:“我怎么会是那种想法?就算当场真吃不下太多了,大不了包上几个菜二姐姐带回家去,饿了的时候,让厨房给你热热就行,这难道不好?”

季萝犹自不高兴,小声嘀咕了一句甚么。

“还罗唣?”

季樱半真半假瞪她一眼:“方才也不知道是谁说还想去看胭脂水粉,临出门前,祖母可是说过的,叫我们早点回家,你再磨蹭,我可不……”

这话果然奏效,不等她说完,季萝已是飞快地从桌边蹦了出来,扯了她就要走。

季樱被她扯得身子一歪,不经意间回头,瞟了眼窗下。

从这茶楼的二层窗前,恰好可以瞧见对面的成衣铺子。赶巧,恰在这时,里面走出来一个高大的水色身影。

想是新衣裳有些不惯,他立在门前还抻了抻领口,又理了理缠在腕上的绑手,整理停当,这才下了台阶,大步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

这日,季樱同季萝两个直逛到未正时刻,方才大包小包地坐了马车回家。

季萝一路上都在抱怨,直到马车进了季家大门,人都从车上跳下来了,依旧在那儿不停口地说。一下子怨天热,一下子怪人多,末了,又扯到季樱头上来,很是傲娇地冲她一拧脖子:“你要是下次还这样让我等,我就再也不和你一起出门!”

季樱一路上被她吵得也是有点头疼,手指揉了揉眉心:“不是早就说好了,过完今天,咱们就两清吗?我又不会再用先前的事拿捏你,又哪里还有下一次?”

“……”

季萝忽地怔了一下。

可不是吗?先前说好的,过了今日,便再不吃季樱威胁人那一套了。

但……怎么好像也不是很开心?

她住了嘴,转过身,无声地指使银蝶将新置办的东西从车上搬下来,目光一错,冷不丁,瞧见了旁边的另一架马车。

这是……

季二姑娘倏然睁大了眼,整个人当即重新欢实起来,调门都高了两分,使劲拽一把季樱:“我娘和大伯娘回来啦!”

熙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