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隐婚小娇妻

第117章 叶从筠的故事

第128章 叶从筠的故事

本来想用自己的气势吓唬吓唬他,让他退下来,但是许衍的脸上却很平静。

“你看上去很年轻,虽然不知道你和叶从筠相处的怎么样,但是既然你选择了她,对她好一点,不然我不让你好过。”然后就转身走了,背上满是沧桑和落寞。

米力言的心一沉,认为他不是他真正的情敌,或者这样的人他真的做不到,他感觉到一个似乎并不不甘心的人。

看起来更像是深情,如果是真的纠结他不可能这么轻易离开,但是他来了又来找叶从筠,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叶从筠从来没有给他机会当面说清楚?

一阵冷风吹进走廊的窗户,他哆嗦了一下赶紧敲门,叶从筠在里面已经换了以前的衣服,而依旧是大失所望。

“为什么一定要在前夫面前演这样的戏?我说你累吗?”

她关上门,递给他一杯热茶,“外面冷,先喝酒再换衣服。谢谢,你不知道,他也是一个非常多疑的人,如果不现实点,他不会相信的。”

为了逃避许衍的纠缠,躲在美国,却没想到他还是一次次来找自己,幸运的是米力言在这里,否则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米力言换好衣服,搓着手,在她身边坐下,“老阿姨,你和刚才那个人,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告诉我,上次我问你的时候,你含糊不清,我不明白是什么把你们分开了。”

叶从筠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我之前没告诉你是因为我们不熟,我不想让外人知道我的过去,现在告诉你也无妨。”

“那个人叫许衍是我的前夫,当初为了报复在监狱里陷害了我的父亲和妹妹,我监狱里活了下来整容之后来到他身边,威胁他要留在他身边,要靠自己的力量报仇。”

“那后面呢?复仇成功了吗?”听到她有这样的过去,米力言不禁感到有些苦恼。

“嗯,后来我报仇成功了,那个恨不得我死在监狱里的妹妹被我送进了监狱,我那狼心狗肺的父亲也是我把他整破产了,后来他死于绝症。”

“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也就是说,当时我并不知道我的报复似乎没有任何意义,哪怕是自己的出生,对别人来说都可能毫无意义。”

“当时我真的很无奈,他和我在一起,但那时候我们离婚了,后来为了忘记他,跟着我的合作伙伴都参与进来了。”

“他也和他的初恋结婚了,那段初恋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妹妹。以前我叫左卿卿,后来改名叶从筠,现在认下自己亲生父亲后,就留在了这里。”

“听我的过去是否让你觉得很血腥和不可思议,但这些事情真的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我要一直躲着他?是因为我真的不能和他纠缠不清。”

“即使妹妹怀了他的孩子,和他结婚了,他还会继续纠缠我,妹妹身心俱疲流产,我不好意思留下,只能离开家去躲他。”

“可是我没想到他现在又来了,米力言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应该利用你,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

米力言抱着她,还没等她说完就吻了她的嘴,片刻之后他放开了她,他的心狂跳不止,在这之前他还以为对叶从筠没有感觉,但此时此刻他确信他是是真的喜欢她。

“从筠,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叶从筠一脸惊慌地捂住了嘴,阻止了他说下面的话。

“不,你不要说你喜欢我什么,你才19岁,我比你大七岁,对我们来说是不可能的,我也是把你当弟弟。别想了,不然我们连朋友都成不了。”

米力言瞬间心碎,她盯着它看了一会儿,然后动了动手,继续无情地笑着,“老阿姨你在想什么?我刚刚听了你的故事,我觉得你很惨,我想安慰你,你们女人受伤的时候不都喜欢安慰吗?”

“当时情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我未经允许吻了你,你不要生气,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承认自己的感情,否则连朋友都做不了,只要你能和她在一起,哪怕当配角,至少你能保护她吧?

叶从筠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不争气地哭了,“你这个臭小子,真的吓死我了,下次别这样你知道吗?只要你喜欢的人都可以吻,不能吻我这个老阿姨,如果你没有初吻,你未来的女朋友会介意的。”

米力言看着她脸上带着一丝苦笑,叶从筠说得对,这的确是他的初吻,但她一点感觉都没有珍惜,甚至有点幸运。

“老阿姨看你说的,就我而言,你觉得我的初吻还在吗?早就没了。很久以前,我发现你们一个女生爱哭,这个问题我到现在也改不了。”

“你说别的女生我亲她们的时候很开心,这样怎么安慰你反而哭了,别担心,你不喜欢,我保证下次不会再犯了。好了别哭了。”

然后他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说实话他看到她哭的时候心里也难受。

叶从筠吸了吸鼻子,“你这家伙是个天生的花心萝卜,见到女孩子就想亲,指不定你在外面欠了多少桃花债,看来以后我必须远离你,否则我真的不知道你会怎么样。”

“老阿姨你想得有点太多了,虽然我在哪里都很受欢迎,但我一直都很干净,从来没有被虐待过,绝不随便招惹女生。”

“今天她纯粹是风流,我可从来没给她好脸色看,你能别哭了吗?你平时不是很坚强吗?”

“我有点不习惯你这样。”

见她还一脸委屈地哭着,抽了纸巾准备起身帮她擦掉眼泪,却被叶从筠挡住了手夺了过去手里拿着纸巾,擤了擤鼻子。

“算了,看在你粗心的份上,这次我饶了你。下次,你马上给我收拾东西滚蛋。”哭了一会儿擦了擦鼻子和眼泪后,叶从筠心想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许最近压力太大是真的,只会造成这么小的伤害,让自己崩溃成这个样子,崩溃也就算了,现在还让米力言看到了他的笑话,她的脸上真的有点挂不住了。

他乡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