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异世界当个名侦探

第55章 温泉,寻找梦里的女生。

樱之国,极乐神社。

神乐宫端坐在一个巨大的神像前,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十分的虔诚。

他所祭拜的神像全身高十米,宽十二米,由青铜打造。闭着的双眼慈眉善目,但背后伸展的十二个手臂却姿势各异,手中拿着不同的武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

身上穿着鸾丝鸳鸯甲,雕刻的栩栩如生,不怒自威,杀气外露。

“被抛弃的旧神,我们已经找到了您尸体的一部分,很快您就能降临这个世间,重新主宰了。”神乐宫嘴上说着,而这个时候神像的眼睛好像动了一下。

..........................................................

人类城邦伊达海姆,贝勒城。

陈清雨架着马车行驶在宽阔的街道上。

贝勒城的建筑风格很像陈清雨记忆中大唐的样子。

“还没到吗?”米拉维洛从车厢里走出来,坐到陈清雨身边。

“快了,就在前面不远处。”陈清雨指了指前面的大道说着。

“老公,怎么突然带我们来伊达海姆泡温泉啊?”米拉维洛有些好奇的问道。

“最近不是太累了吗,想给你们好好放松一下。”陈清雨笑了笑,一手拽缰绳,一手在米拉维洛的脑袋上弹了个脑崩,“外面冷,你进去坐吧。”

米拉维洛揉着被弹的位置,鼓着嘴气呼呼的进去了。

陈清雨看着米拉维洛进去后,笑着抽了一下缰绳,加快了速度。

其实陈清雨来伊达海姆是有原因的。

他在上一个案子结束后,自己就经常在梦里看见一个被光辉笼罩的女人,陈清雨不知道是谁,和她搭话,她也只会重复一句话,来伊达海姆,贝勒城。

想一探究竟的陈清雨就决定带着全家所有人去伊达海姆,贝勒城游玩。

而贝勒城最出名的,便是温泉。

所以他借着这次温泉之旅,来探寻梦里女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

马车停在一间日式满满的林间温泉社门口。

陈清雨,米拉维洛和梅林拉开门帘,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竹林间温泉社。”一名老妪穿着白色棉袄,拄着拐杖,佝偻着腰出来迎接陈清雨他们。

“老人家,这里一晚多少钱?”陈清雨俯下身对老妪说。

“一个人住宿一晚是八枚铜币,伙食费是十二枚铜币,泡温泉的话是三枚银币。”老妪声音不大,但咬字却很清晰。

“老人家,这里是十八枚金币,我们三个人五天的费用。”陈清雨从腰间拿出一个钱袋,在手中掂了掂,然后递给老妪。

老妪伸手接过,而就在一瞬间,她原本眯着的眼睛突然睁的老大。

“克莱尔!接贵客!”

老妪的情绪变得异常亢奋,她朝里面喊了一句,嗓门大的离谱。

“各位,抱歉,请随我来。”老妪的脸上挂着笑脸,做了个请的动作,然后带着众人向里面走去。

看到这一幕,陈清雨只觉得古人说的话真的对,有钱能使鬼推磨。

温泉社的内部从外面看不大,但里面却别有洞天。

走进玄关,老妪带着他们来到了他们的卧室,每一个卧室虽然朴素,但却不小,而且特别干净。

接着又带着他们来到了泡温泉的地方,这里的温泉只有一个,男女浴之间只用石头堆起来的墙隔着。

正当老妪介绍这个温泉的好处时,一个穿着类似于和服的女生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克莱尔!你怎么才过来!”老妪的话被突如其来的打断,有些发怒,便厉声斥责那名女生。

女生一个劲的地头道歉。

“老人家,她也只是个孩子,笨手笨脚也很正常,不用那么严厉。”陈清雨手指夹着三枚金币,在老妪面前晃了晃,嘴里说着。

“客人说的对,是我有些浮躁了。”老妪的眼睛跟着金币走,手来回摩擦,贪婪的笑着说。

陈清雨把金币丢给老妪,然后看着刚才的女生。

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的红发,五官精致,黑色的眼睛透露着天真,是一名涉世未深的女孩。

陈清雨刚想说些什么,自己的耳朵突然一疼。

“姑娘,我们还有些事要处理,打扰了。”米拉维洛的声音传入陈清雨的耳朵里,她一手拧着他的耳朵,眯着眼笑着对那位女生说。然后拽着陈清雨往回走。

“他们这是.....”

“没事,正常操作。”

梅林捂着额头看着俩人,颇为无奈的说。

女孩看着梅林,眨了眨眼睛,一脸迷惑。

“我叫梅林·达尔,你直接叫我梅林就行。”梅林伸出手,笑着对女孩说:“你叫什么?”

“克莱尔·霍普雷德,叫我克莱尔就行。”女孩伸手和梅林握上,笑着回答。

.......................

“你刚才是不是又想沾化惹草!”米拉维洛将陈清雨逼退到卧室的墙角,直接壁咚。

“我不是,我没有。”陈清雨举起双手,疯狂摇头。

米拉维洛的眼神犀利,不断的靠近,近到双方的呼吸的气体都能吹到对方脸上。

陈清雨的脸蛋已经通红,索性就闭上了眼睛。

突然,他感觉到嘴唇上有柔软的东西。

他睁开眼睛,米拉维洛刚刚起身,脸上也挂着红晕。

“那个......我....你别多想....我...我们是夫妻不是吗......我..亲你不也是..不也是..很正常是吗。”米拉维洛别过脸,有些扭捏的说道。

陈清雨摸了摸嘴唇,又看了看羞涩无比的米拉维洛,笑了。

“你笑什么啊!”米拉维洛脸红的更厉害了,有些激动的说。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现在挺可爱的。”陈清雨微笑着对米拉维洛说,然后上前一步,站在她的面前,深情的看着她。

然后他抬起米拉维洛的下巴,低头一吻。

米拉维洛也没有拒绝,闭上了眼睛,顺从着对方。

此刻夕阳已经落下,夜晚来临,但陈清雨的房间却亮着灯光。

在灯光的照应下,两个影子交叠在一起,从一开始的站着,慢慢的倒在地上。

窗外的树上,一片枯黄的叶子悄然落下,在坠地的一瞬间,便化为碎末。

就这样,秋天彻底的过去,冬天来了。

以水为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