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药二十年

第109章 到干妈家去诉苦

这时,他的脑海里自然而然呈现出干妈叶雅娴那笑盈盈的慈母容颜。

这仿佛是漂浮在茫茫大海之中的一叶小舟,这是萧建军在巴京药海中敢于披波斩浪的信心和依靠。

可能萧建军的对手们,怎么也搞不明白,在巴京总共才存在一年半的时间,这只刚出道的菜鸟,就变得异常可怕的雄鹰了。

萧建军深谙:古今中外,一个成功商人要想攀登事业顶峰,这一路走来,离不开政界的人脉和靠山。

只不过有些人过度依赖,甚至于政商勾结而为所欲为,那当然是不行的,一旦查实管起总帐来,肠子都悔青。

所以,你要学会合理利用这些人脉,巧妙取得靠山的保护,但不做违法乱纪的事。

有时,打个把擦边球还是允许的。

在萧建军眼里,干妈的慈爱和干爹的权力,就是他在巴京药界立足,并取得辉煌成就的屏障。

回到欧豪公寓,萧建军连忙掏出电话,拨通了干妈叶雅娴家的座机。

“喂,哪位啊?”话筒里传出吴玉茹慵懒的声音。

她现在怀孕八个多月,近九个月了,目前不上班就在家休养待产。

怀孕后她基本不使用手机,是萧建军告诉她,说手机通话时有较强的电磁波辐射,对胎儿不好。

“茹姐,是我呀建军。”

“噢是建军啊,你在哪?来家里陪我说说话,我一个人都无聊死了…”听到是萧建军的声音,吴玉茹很开心。

以前,她几乎天天要跟萧建率通一次电话,有什么事第一时间讲给他听,或跟他商量。

现在因为怀孕,不方便使用手提,所以通话就很少了。

在她心里,萧建军俨然就是那位初恋哥哥,很有主见,各种想法和观点都很成熟,分析问题也是独道。

“好吧,我冲个澡,换身衣服马上过去,叫兰婶把我的饭煮进去。”

萧建军现在对干妈和茹姐她们,说话非常的随便,真像是一家人。

他现在也是隔十天半个月,就会过去干妈家一趟,每次去都是带上新鲜水果。

郊区县有许多农庄,许多果园,只要有车回城,他都会捎上一个后备箱的水果。

夏天的西瓜,水蜜桃,现在的柚子,桔子,红富士苹果等,基本上干妈家里的水果他全包了。

吴玉茹和干妈都喜欢吃水果,尤其是怀孕中的吴玉茹。

捣拾完毕,萧建军开上桑塔纳2000就过去了,后备箱就是一箱上好的红富士苹果。

萧建军开车进去,必须在小区门卫室先做好登记,门卫电话请示业主之后,才能放入。

他在小区临时停车位放好车,从后备箱抱起一箱红富士苹果就上了楼。

还是兰婶来按的楼层。

他换上拖鞋,干妈叶雅娴开的门,她刚下班回家不久。

“干妈!”

萧建军浑厚男中音,对着叶雅娴甜甜一笑。

“哎哟,又是一箱苹果,上次两箱还没吃完呢,你这孩子,咯咯…”叶雅娴看了一眼,嗔怪道。

“那就多吃点,我姐现在应该多吃才对,这对肚里孩子皮肤好,智力开发早…”萧建军随便唠叨着,把苹果径直搬入储物间。

“我都把水果当饭吃了,你说,还要让我怎么吃呀?”吴玉茹挺着个大肚子过来了。

她素面朝天,脸庞和整个身体都变了样,面色红润,养得又白又胖,像极了可爱的大熊猫。

“买台果浆机来,打成苹果汁,全家人都可以当茶喝,容易吸收。”萧建军提议道。

“嗯,这倒是个好办法,你干爹不喜欢啃苹果,但打成汁他就愿意喝了。”叶雅娴恍然大悟。

她嘴上赞叹着,心里更是乐滋滋的,这干儿子心细如发,能有如此孝心,这是她前世修来的福份。

“你最近老往乡下跑,那里情况如何?”坐在大客厅的沙发上,叶雅娴关切道。

“还好吧!最近就是特别忙些,郊区和县级市场开头比较难,时间上花费多一些。”

“市里的药店情况应该可以吧,我看了大象连锁三季度报表,特别看了你的,数据相当可以,夏天天气炎热促销难做,许多厂商的药品销售都下降了,唯独你们不降反升,咯咯…”叶雅娴对干儿子这边工作,还是大加赞赏。

“唉,可能马上就会出现下降状况呵,有人扬言要把我们的药品全部下架,不准销售…”

萧建军突地脸容一敛,一张标准的苦瓜脸显现了出来。

“你说啥?有人要下架你的药品?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子了,嘿嘿…”

坐在一边的吴玉茹插嘴了,还忍不住哼了二声,觉得这事很滑稽。

“你说是真的?”

叶雅娴听了也是难以置信,下架可是件大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口出狂言。

“干妈,我说是真的…”

萧建军就把张大林描述的遭遇,大概讲了一通。

“什么?还是周大姐她们的芝灵大药房?这工商广告科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吴玉茹大声道,有点愤愤不平。

“你可别激动呵,一边听听就行了。”叶雅娴见吴玉茹忽然激动起来,连忙打断。

“我能不激动吗?这不光是建军受罚,还会牵连到芝灵大药房,姐妹们第四季度奖金就会泡汤,我在那里待有五年,姐妹们情深意厚,我心里不好受。”吴玉茹蹙眉皱脸的脸色变了变。

“哎哟小祖宗,这事千万别往心里去,你爸马上回来了,等会叫他出面过问一下。”叶雅娴大吃一惊,连忙安慰道。

她也知道孕妇这个时候容易激动,但最容易早产。

“哎哟都怪我多嘴,姐你可激动,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萧建军也着实被吓了一跳。

但他发现吴玉茹白了他一眼,眼神中带有一丝暗示,他马上反应了过来。

茹姐是在给干妈施加压力,因为只有吴玉茹明白,自己父母的为人作派。

能用钱摆平的事,他们绝对不会使用手上的职权。

工商局实际就是罚款了事,那里会轻易下架,这里吓唬人的手段,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逼人多交钱、快交钱。

这种事情,吴玉茹所在的芝灵大药房,在过去的五年中,她亲历过二次。

所以,萧建军这种事,母亲发一发牢骚表示同情,一般情况下不会对父亲提及此事。

父亲吴为勇昵,那更是不为所动。

萧建军见吴玉茹快要生产了,还不忘关心着他的事业,着实感动。

他灵机一动,也把苦瓜脸拉得长长的。

清波凡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