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崩人设后成了顶流

咸鱼崩人设后成了顶流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0章 姐的快乐你不懂

私家豪车,在路上平稳行驶。

啾啾乖乖地坐在中间的宝宝椅上,沈夫人和姜莹一左一右坐在了两侧。

姜莹主动逗小家伙玩儿,见她一直抱着那个小熊玩具,故意说道:“这个小熊玩具好可爱呀,可以给姐姐看看吗?”

啾啾把玩具抱得更紧了,睁着大眼睛眼巴巴地瞅着姜莹,好像在犹豫着要不要给她看。

“你借给姐姐看一看,改天姐姐送你一个一模一样的新小熊,好不好?”

啾啾摇头:“最喜欢这个。”

“自从见了就一直抱着,旧了换一个都不行,就喜欢这个。”沈夫人嘴上嗔怪着,看孙女的眼神里却满是宠溺,“认死理的劲儿,跟她那个爸爸如出一辙。”

姜莹甜甜一笑:“这得亏是个女儿,要是再有个儿子,肯定跟珩哥哥一模一样。”

沈夫人看了面前的女孩一眼,说道:“你个年轻小姑娘,每天围着个老太太和小奶娃转,不觉得无聊吗?”

“娴姨,我不觉得无聊。”姜莹赶紧解释了一通,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意,“我特别喜欢您,也特别喜欢啾啾。啾啾长得这么可爱,这么漂亮,多招人喜欢啊,我挺想陪着她玩儿的,我很喜欢小孩子。”

沈夫人也不在乎她话里有几分真假,这丫头对儿子的那点儿心思她一目了然。

“司珩对你怎么样?”

“珩哥哥之前对我挺好的。”姜莹咬了咬唇。

就是最近这两年越来越冷淡,越来越生疏了,连在一起吃个饭的机会都没有,就像刚刚,明明她都在他面前了,他连理都不理自己。

但是,她坚信,自己在沈司珩心中一定是有地位的。

沈夫人直言不讳:“你知道啾啾的亲妈是谁吧?司珩一根筋,到现在都没忘了那个女人,你要是有那本事把那个女人从他心里挤出去,我也不介意你入沈家门。”

姜莹有点儿不敢相信:“娴姨,您说真的?”

与其说沈夫人不介意姜莹,倒不如说除了那个余未莱,儿媳妇的人选谁都无所谓了。

“真的。”沈夫人扯了扯自己的披肩,提醒她,“最近她不是回国了吗?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事儿来,你有点儿眼力劲儿。”

姜莹简直受宠若惊,这意思无疑是让她拿出准儿媳妇的姿态来赶走那个麻烦女人啊!

这是在考验她,一定是。天啊,有了未来准婆婆的支持,谁敢跟她斗!

姜莹倍受鼓舞,瞬间燃起了更强烈的斗志。

“娴姨,我懂,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瞧着姜莹那张精彩纷呈的脸,沈夫人脑海里突然冒出那张淡雅平和的脸来。

心里隐隐有点儿犯膈应,自己这行为,多少有点儿挑拨离间的意思了。

但转念一想,那对儿怨偶不是在她面前表现得情比金坚,情深似海吗?要是连年轻小野花的挑拨都经受不住,就是自己打脸了。

那边已经有人在尽心准备着battle,这边的却还在专心致志的搞事业。

这两天,余未莱在千里之外的云海市录节目,好巧不巧的碰上了前来度假的沈如玉和毛豆子。

嗯,这俩人成了。

刚听说得时候,余未莱也是有那么一点点儿惊讶的。

想想看,一个特立独行的酷拽姐儿,一个单纯带点儿蠢的大男孩,怎么也不觉得能是会来电的两个人。

但俩人就是在一起了呀,一处也处了大半年了,完全没有要say拜拜的意思,既然如此就祝福人家呗。

此时,几个女人正在花园度假酒店的室外游泳池里潇洒。

蔡蔡趴在泳池边上喝饮料,转头问游上来的毛豆子:“你还真打算跟沈如玉一直处下去啊?”

毛豆子转头看她一眼:“你是有何高建吗?”

蔡蔡吞了一大口冰饮,连带着把不好听地话也吞了下去:“高建就是你们一定一定要幸福。”

毛豆子爬上泳池,笑道:“当然。姐的快乐你不懂。”

余未莱没下水,一直躺在软榻上睡觉,睡得时间不短了,脸上的面膜都快干了,蔡蔡上前拍了拍把她叫醒。

她伸了伸懒腰,揉了揉平坦的肚子,“饿了。”

“正好,沈如玉订好位子了。”毛豆子擦了擦湿漉漉的短发,交待一句,“我先过去,你俩换好衣服再找我们。”

过了一会儿,余未莱还是一副懒洋洋的姿态:“不太想动。”

蔡蔡揶揄道:“要不连床给你一起抬过去?”

“不用。”余未莱说,“推个轮椅来也能凑合。”

蔡蔡一言不合就动脚,不轻不重地在她细长小腿踹了一下:“赶紧着去吃饭,下午再睡。”

余未莱终于舍得爬起来,站起来就是亭亭玉立,凹凸有致,搭配一身碎花的藕色泳裙,衬得皮肤白皙透亮,宛如少女。

蔡蔡感叹一句:“这哪像生过孩子的身材。”

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余未莱活动了一下腰身:“体力不行,累一点儿就精神萎靡。”

“那还要不要努力搞事业了?”

余未莱咬咬牙:“要。”

本来,人家小情侣二人世界来度个假,她俩不打算去当电灯泡,但对方似乎并不领情,硬是把她们拽了过去。

饭快吃完了,沐浴在爱河的沈如玉终于想起了自己的使命。

“余小姐,啾啾的生日宴您得去吧?”

蔡蔡“哎”了一声,“今天几号了?3号吗?可不是快到啾啾两岁生日了。”

余未莱愣了一下,问沈如玉:“是沈司珩让你来叫我吗?”

沈如玉怎么可能出卖自己的老板,当即摇头:“不是,是我自己觉得余小姐作为妈妈,应该去看看自己的女儿。”

谁都这么觉得,只要她自己不觉得。

“我现在的情况不太适合出现在那种场合。”

沈如玉熟练的借用了沈司珩反驳沈夫人的话,“余小姐不适合谁适合?”

余未莱想都没想就回了一句:“谁都比我适合。”

沈如玉眨了眨眼睛,大概是没料到凭他和余小姐的关系会出现请不到人的情况,迟钝了一会儿,才想起还有可以用的台词。

“余小姐,你不用担心。我们沈总说过了,生日宴上不会请媒体,邀请的都是一些了解情况的亲朋好友。要是你有所避讳,也不用抛头露面,总之不会让你觉得不自在。”

“……”

还说不是沈司珩派你来的。

“啾啾一直想见妈妈。”毛豆子说。

因为沈如玉时不时帮忙带娃,毛豆子见过几次那孩子,是真的乖巧懂事又可爱,她是当老师的,平时接触的孩子一大堆,从没见过那么惹人心疼得小孩。

蔡蔡也附声劝她:“我也觉得你该去,好歹是你亲闺女。周岁生日你不在,这两周岁你再不去就太不合适了。”

这段日子,何止他们几个劝她看看孩子吧,心疼心疼孩子吧,其实余未莱也不是不想见啾啾,主要是怕见沈司珩。

她现在是真不想见他。

可是,她还心软了,松了些口:“我再考虑考虑。”

江面面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