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医女:养个崽崽来种田

第9章 教育沈东

第9章 教育沈东

“沈东,你来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唐云苏没有听赵婶子的片面之词,将沈东扯到身前,让他解释。

谁知道这小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紧紧闭着嘴,什么也没说。

见此,赵婶子捂着自己被咬的地方冷哼一声:“还能是怎么回事,是你儿子动的手,刚刚是他咬的我,在场所有人都看到了!”

“她为什么咬你,你心里没点数吗!你不拧他耳朵,他会咬你?!”沈东不出声,唐云苏却见不得自家人被欺负,开口怒道。

“我拧他耳朵那是因为他打我儿子!”赵婶子将自己儿子往身上一扯:“你自己看看,给我儿子打成什么样了!”

赵婶子的儿子比沈东还要高一个头,这会儿整个人都有些萎,脸上青一块肿一块的,像是挨了毒打一样,惨不忍睹。

“沈东,是不是你打的?!”唐云苏转而看向身旁的沈东。

沈东垂着头,双目阴狠地盯着脚尖,听着唐云苏的质问,他猛地把唐云苏给推开,自己跑掉了。

“沈东!”唐云苏想去追人,却被一旁的赵婶子给抓了个正着。

“你想往哪里走,我儿子这事还没有解决,你不准跑!”赵婶子紧紧地抓着唐云苏的手臂:“咬我也就算了,但是将我儿子打成这样,你必须要赔钱!”

“婶子,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你怎么知道这件事一定是我家东子的错?!”唐云苏甩开赵婶子的手,后退一步,看向赵婶子的儿子。

赵婶子的儿子见唐云苏盯着自己,害怕地一缩。

“你脸上的伤,是沈东打的吗?”唐云苏软下语气,耐心地问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孩子。

“是、是沈东打的我。”顶着唐云苏的目光,那孩子说出这么一句话,随后就赶紧躲在赵婶子背后。

有了自己娘亲当挡箭牌,那孩子突然来了勇气,他大声道:“沈东抢我娘给我买的拨浪鼓,我没给他,他就打了我,还把我的拨浪鼓给弄坏了。”

说完,就放声大哭起来。

赵婶子连忙蹲下来哄着自己儿子:“你看看都给我儿子打成什么样了,要是你们沈家要是不赔我一两银子,我立刻就去找村长来给我做主!”

原本还挺相信沈东的唐云苏看着大声哭着的孩子,以及孩子手中,掉了一颗珠子的拨浪鼓,突然就发现自己对沈东其实并不了解。

“赔钱?我看谁敢让我沈家赔钱!”沈老太手中提着水而来,她来地里给众人送水,刚刚走近,就听到赵婶子说要她们沈家赔一两银子。

那可是一两银子啊!够他们家好几个月的开销了!

“我呸,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吧!你儿子脸上是贴金还是贴银了,不就是一点小伤,还想要银子?!你怎么不上天!”

沈老太算是村里岁数不小的长辈了,虽然她泼辣,但是在人前大家还是下意识敬着她。

“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我儿子被打成这样,我讨要一个公道怎么了?!”赵婶子被沈老太这么一骂,心头也跟着火气上来了。

“公道?!小孩子打打闹闹不是常有的事?就那一点点小伤,拿冷水敷敷明天就消了,你还想讹银子?!”沈老太怒道:“就算是把村长请来了,我也不怕你!”

两人在田坎上对骂,赵婶子骂不过,最终忍了一口气,扯着自己儿子走了。

见此,沈老太轻哼一声,把手中的篮子递给众人。

沈家几人从篮子里拿了碗喝水。

唐云苏干了一上午,往口里灌了一大口水后,给沈老太竖了个大拇指:“娘,还是你厉害!”

“那是自然,这方圆百里,还没有人能在我咱们娘嘴上占便宜的。”一旁的苗凤接过话,顺势夸了沈老太几句。

虽然这话听着有些不想夸人的,但是沈老太没有听出来,高兴地应了。

见众人喝完水,她立刻催着大家干活,而她则捡了碗回去了。

回去之后,沈老太没有去洗碗,而是去了沈青柯的屋子。

她敲了敲门,沈青柯让她进屋。

沈老太站在门口没有进去,而是朝着房门的沈青柯道:“你这腿伤是在边关伤的?”

沈青柯淡淡地应了一声。

闻言,沈老太搓了搓手,面露贪婪:“那朝廷就没有补贴你一些银子?”

听到自己娘没有关心自己的身子,反而关注补贴,垂着眼皮的沈青柯目光一冷,片刻后又恢复了正常,他抬头看向沈老太。

“我腿废了,被他们赶了回来,补贴一路上已经用了。”

“一个铜板都没有剩下吗?”

“没有。”

闻言,沈老太有些失望,对沈青柯也冷淡了不少,道了一句:“你好好休息。”

之后就离开了。

唐云苏扛着锄头丛地里回沈家,将锄头放进柴房,立刻就在附近找沈东。

在沈家屋后的田坎上找到沈东。

这会儿沈东正用湿软的泥土捏着奇形怪状的东西。

当唐云苏靠近他的时候,他猛地回头,见到唐云苏就心虚地想要跑。

他一双小短腿怎么可能跑地过唐云苏,没出几步,就被唐云苏给抓住,提着回了沈家。

沈家院子里,大家都在井边洗手准备吃饭,见唐云苏提着沈东回来,谁也没有说话,端碗的沈老太只是瞥了,就立刻去了堂屋。

唐云苏将沈东丢回屋,“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

坐在床上的沈青柯被关门声一惊,看了过来。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唐云苏将沈东按在凳子上,开口问着,一改往常柔声的语气。

她今天在地里想了一整天,还是觉得自己要好好管管沈东,以免对方成为自己最讨厌的熊孩子。

以往沈东没有人管,养成了坏习惯也就算了,如今她来了,她断然不能放纵沈东这样下去。

沈东闭着嘴,不语。

这掘强的模样将唐云苏心头的怒火给引了出来。

可对待小孩子不能一味地发怒,唐云苏只能自我催眠,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给娘亲说说看,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别怕娘亲不打你。”唐云苏试图拉近自己和沈东的关系,让他能开口。

一直到进屋后就垂着头的沈东抬起了头,瞥了一眼唐云苏,又快速地低下,目光紧紧盯着自己满是泥泞的双手。

枝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