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妃美又飒:爷,求轻宠!

第46章 赌场闹事

小白吃肉的时候很乖,可顶不住慕景烨的碰瓷。

最后一块肉,是被慕景烨塞到嘴里的。

它牙齿触及到慕景烨的手指,不敢继续咬了,怕明儿没吃的。

“呀,你还真的不咬?”慕景烨松了手,让小白叼走了肉片,顺便摸了摸小白。

小白很忧愁,这个人怎么突然就不害怕了。

它忧伤的在凌芷霜的脚边趴下了,脑袋还枕着凌芷霜的脚。

“是他吗?”慕景烨张了张嘴,无声的问。

凌芷霜是能看得懂唇语的,和慕景烨无声沟通没什么问题:“三皇子?是他。”

太子被幽禁,三皇子多少能察觉应该是江南出了点什么问题,就下江南查看了。那几个黑衣人是他的人,是以查看为名。

凌芷霜用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语气说道:“也不知道陛下知道了作何感想。”

“大概会难过吧。”慕景烨了解那位,他肯定会难过的。

马车继续前行,尸体和血迹都有禁阁的人处理干净。

慕景烨问:“你已经好多了?”

“还行吧,身体松快了很多,却也不能说好多了。”凌芷霜活动活动手,觉得手还是有点酸疼感。

她又喝了口酒:“我们去哪里?”

“梨城。”

三日后,凌芷霜一行到了梨城。

慕景烨在客栈见禁阁的探子,凌芷霜出门逛逛。

对于这些市井的精致小玩意,凌芷霜爱不释手:“这个做工很好,可以给爹娘寄去。”她拎着精致的绣花鞋垫:“可爹娘穿多大的来着?”

红衣侍女跟着凌芷霜,身在市井之中,有一瞬间有点她不该是红衣,就只是一个小姐的侍女那样的感觉。

“小姐,随便逛逛就好了,别四处乱走。”红衣侍女提醒。

“好啊。”她答应得很痛快,转身就进了赌场。

红衣侍女不过和人一错身的功夫,凌芷霜就不见了。

人丢了!

凌芷霜走进赌场后看了看身后,发现红衣侍女没跟上来,就摸了摸身上:“糟糕,荷包在她那里。”

不过没关系,就算没有钱,也不碍事。

她找了一个大小点的桌坐下来,对小二勾了勾手指头:“没有钱,也能下吗?”

“可以啊,可以和我们借钱,一会还了,多加一半的利息。客官借多少?”

“这样啊?那就借一两吧。”

小二还以为穿着这样好的客官,能借多点,谁知道才一两。他臭着脸,把一两银子拿来了。

站在赌桌前,长得人模人样的男人拿过骰子,嘴里念叨着:“买定离手啊!”

凌芷霜听着骰子转动的声音,随着最后一个骰子落下,她把一两放在了大的上面。

那男人掀开了茶盅。

“大。”

这样十几次,凌芷霜还了本利息之后,净赚三百两。

这一次,凌芷霜还是全压,在这桌的人都和她压。

那男人头上冒着冷汗,手指在桌下一动,掀开茶盅的时候:“小。”

“呵!”

凌芷霜被跟着买的人瞪着,丝毫不乱,抬脚就直接把赌桌踹翻了:“手上少点动作,就这点赌注也出千,你是不是玩不起?”

来往赌场的人很多,很少见到这样蛮横的客人,上来就直接踹翻赌桌,一点情面都不留。

“怎么?愿赌服输,玩不起啊?”那男子看凌芷霜就一个,就想着把人弄出去。

他叫来打手,刚刚跟着凌芷霜下注的不干了。

“这位姑娘赌了十几场,一个子都没输,现在突然输掉了,难道不是你们的问题?”

“谁输都能来找我们吗?什么道理啊?”

赌场和赌徒吵嚷起来,就在要动手的时候,门被踹开。一个白衣男子牵着一条黑狗进来,后面还跟着三十几个人。

凌芷霜原本是抱着手看着打手和赌徒的热闹,听见动静回头一看,看见是慕景烨来了,就扔下人跑过去:“师兄,他们输不起,出老千。”

慕景烨蹙眉,看向身后。

带来的三十个几人有秩序的散开,把赌场包围起来。

凌芷霜从慕景烨手里接过小白,拍了拍它的头。

那男人看着慕景烨带那么多人来,硬碰硬两方都有顺失,就想讲道理:“客官,你看。我们这是正经的赌场,这位小姑娘手气是不错,可……”

他还没说完,就被跟在慕景烨身后的红衣侍女拿着鞭子抽了,脸上抽出血痕:“我们小姐从小就听力绝佳,听你几个骰子难道听不出来?出千就出千,犯不着这种程度了还不承认。”

“给我上!”

那男子捂住皮开肉绽的脸,对赌场的打手说道。

慕景烨仍旧带着进来时脸上挂着的笑容:“拿下!”

半盏茶的功夫,所有人都被捆起来了。

凌芷霜咬着葱油饼,看着被绑起来的人:“我审?”

慕景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红衣侍女带着几个黑衣出来说道:“已经清了一间房。”

凌芷霜就这样咬着饼进去了,屋里的确被打扫干净了,一张桌子两张椅子,桌上还有温茶,她坐下来凝神一看对面被困成粽子的中年男子:“来这里做什么?”

“赌钱。”

“带出去放了吧。”

立刻有两个黑衣进来拖着中年男子出去。

慕景烨在外面听了一会,笑着摇着扇子走开了。青衣跟在他的身边:“小姐能看得出来吗?”

“她可以。”慕景烨也不知道凌芷霜就问一句,是怎么能看出对方是不是这个赌场的人的,不过他相信她。

就像他并没有和凌芷霜说,这个赌场是那个客栈的下一个那联络点,她也能碰巧进来,还闹出那么大的动静,给他们抓人的机会。

地方官听见动静赶来。

慕景烨看了一眼那个房间,跟随青衣出去。

青衣低声道:“县令的小舅子是这个梨城的县令副手。”

“哦?”慕景烨打开扇子,摇了摇:“有点意思。”

县令原本是不想来的,县令副手平日很孝敬他,这回又哭着求到他的头上,才来撑撑腰。

他官服都没换,看见慕景烨出来,就逼问:“何人在这里聚众斗殴啊?”

慕景烨从怀里拿出一个腰牌,随手丢给了青衣。

青衣上前:“我家主子是惜瑞世子,护送仰慕江南风景的霜月郡主下江南。”

椒香奶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