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妃美又飒:爷,求轻宠!

第296章 没心没肺

那一晚,宁王府和慕惜瑞的书房里,灯火通明。

而凌芷霜久违的做了个好梦。

她心烦事不少,却很少苦恼很久。她一直觉得遇见问题就解决问题,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自己。

大部分时候都活得没心没肺。

就比如前几天还噩梦缠身,担心慕景烨会突然丧心病狂,做出很多不好的事情。

今日她就不这样想了。皇帝那件事,她也看得很开,如果还要作死的话,她可以计划一下,提前送他去见阎王。

如若慕景烨想趁着这个时间做不好的事情,那她也一起送他下去,然后自尽。

这样在后世史书上留下殉情的名声,也挺好。

历史书上见证爱情,也挺浪漫的。只不过浪漫得有点血腥。

想开了的凌芷霜温的小酒还没喝,就被叫到皇帝的寝宫了。

药香味不难闻,重重叠叠的直扑凌芷霜,给凌芷霜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凌芷霜不懂皇帝叫她来是想做什么,不过还是走到了皇帝的面前,恭恭敬敬行礼。

礼还没行完,就被皇帝摆手免了。

人几天能发生什么变化呢?一般人估计没什么变化,可生病的人,变化很明显。

人很快就消瘦下来。

凌芷霜看着皇帝宛如鸡爪一般的手,又看了看咳嗽得跟个漏风的风箱一般的皇帝,感受到久病垂危的人的绝望。

“陛下,可是有什么吩咐?”

出于可怜,凌芷霜语气柔软了些。

“刚刚,朕见过了皎玉。皎玉和朕说了很多边疆的事情,她没去过边疆,想来这些事情是你告诉她的。”

这句话,皇上说得有气无力。

凌芷霜很难从他的语气里分辨,他对她这样安排到底是赞许还是觉得她过于放肆了。

她凝神去看,见皇上没有生气的情绪,才说道:“殿下问臣什么叫国计民生。国计是什么,臣不知。不过臣应该知道点民生。”

“你胡说,你分明是知道什么叫国计。”

皇上看着素装的凌芷霜。

这个姑娘原本就不是喜欢打扮的,她好似嫌弃珠翠琐碎一般,不管是钗环都是简简单单的三四样。

手镯等能不带就不带。

在凌高寒去世之后,她打扮就更素净了,朝服是白的,好歹上面有金线绣的图样。不穿朝服时,就只穿干净素雅的白衣。

比起皎玉那身叮叮当当响的珠翠,不知道少了多少。

她不仅仅装扮上不少女,说话做事也不像少女,透着些成熟来。

很多事情,她总能想到出乎意料又有好结果的方法去解决。倘若他有一个儿子如同她这样,或者像慕景烨,那他也不用冒这个险。

凌芷霜垂眼:“陛下说臣知道,那臣就算知道。臣以为国计是为了百姓安康所得,而不是为了集中皇权。”

“你……在讽刺朕?”

说不生气是假的,可皇上到底是皇上,当皇帝那么多年性子早就沉稳下来,不会说翻脸就翻脸。

他把凌芷霜的话在心里过了一遍,虎着脸看着凌芷霜。

“不是,只是和陛下说了一句实话。臣知道,陛下有这样的举动,是因为您是父亲,您要考虑自己的子女。”

凌芷霜忍着恶心,宽慰觉得自己一腔真心得不到谅解的皇上:“可对两位殿下而言,危险不是守卫边疆的将士,而是周边的虎狼。”

皇上的鸡爪子握了握,像是想要抓点什么,却什么都抓不住一般。

“是吗?”

“陛下要快点好起来,才能成为两位殿下的依靠。”凌芷霜半跪在床前,言语温柔带着浓浓的情意,心里却止不住的恶心。

在她的虚情假意下,皇上打消了想对抗朝臣,让将士回朝的想法。他恍惚间,问道:“朕还能好起来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神医说你活不过明年中秋,就真的活不过。”凌芷霜心里是这样想,嘴上却说:“陛下如若放心不下两位殿下,就算是阎王也得对陛下的父子之情让路。”

皇上被凌芷霜这句话逗笑了。

他自己的身体他自己知道,撑不了多久了。趁着还能撑,还是帮孩子们多准备些。他想着想着,就昏睡了过去。

凌芷霜喊了皇上好几声,见他没有答应,就看向祝公公。

“陛下最近总是这样精力不济,说着说着话就昏睡过去,不碍事。郡主这边请。”祝公公上前仔细给皇上盖好了被子,带着凌芷霜离开了内殿。

出了门,那环绕在凌芷霜身上的药香味消散了。

“最近两位殿下来探望过陛下吗?”

这些事情禁阁都有记录,可凌芷霜懒得会禁阁调阅了,就随口问祝公公。

“前几日两位殿下日日都来,就算见不到陛下,也会在殿外跪一会。不过陛下不想见两位殿下,倒是见了几次世子。”

祝公公低声回凌芷霜的话。

“陛下这样偏心,想来外间又要传闻,世子是陛下的私生子了。这种不入流的传闻,听着真让人厌烦。”

凌芷霜和祝公公打了声招呼,快步下了阶梯。在走到宫门前,回头看了一眼守卫森严的帝皇宫殿。

心里郁结的怨气恨不得化成一把大刀,从半空中把这个宫殿劈开。

都这样了,狗皇帝还想着制衡,把慕景烨往火坑里推。

她怀揣着满满的怨气,没直接回禁阁,而是出了宫。

刑部侍郎看着已经熟透,仍挂在枝头的柿子。一只鸟儿飞过来,把柿子啃得千疮百孔。

还没等他看出来偷柿子的鸟是什么品种,好不好抓时,就听见门外小史战战兢兢的喊道:“见过郡主。”

刑部侍郎两只眼皮一起跳了一下。他心惊胆战的回头,不懂凌芷霜这回来,是福是祸。

凌芷霜走路带风,直奔慕景烨的办事处而去。

一喜好八卦的小史凑到刑部侍郎身边:“大人和郡主,是京城少有的门当户对,还未成婚,就被民间称为神仙眷侣的一对璧人。郡主今日是怎么了?我刚刚瞧见她眉眼之间有怒气。”

小史眼珠子转了转,贱笑着说道:“不会是世子进了烟花之地,让郡主知道了,郡主上门砍……”

他还没说完,腹部就被刑部侍郎用手肘一击。

椒香奶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