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妃美又飒:爷,求轻宠!

第292章 公主的尊严

这句话就相当于询问皇上,“您是想叛国吗”这真是御史台的风格,管你是谁,该弹劾一个都跑不掉。

凌芷霜原谅了当初他们因为屁大点事情,就弹劾她的所作所为。

可惜,不管周正言辞多激烈,都不能让鬼迷心窍的皇帝迷途知返。

皇上一意孤行,说道:“年关将近,也不是说扯回来就没人看管边疆,朕不是让朝中武将前往边疆镇守。想来我国强盛,边疆小国不敢进犯。”

凌芷霜忍了半天才忍下翻白眼的冲动。

又不是皇上亲自守的边疆,这种令人费解的自信从何而来。

“陛下……”

皇上没理会周正,看向兵部尚书:“爱卿以为如何?”

朝中不管文臣武将所有的视线都落在兵部尚书的身上,兵部尚书正想着要如何回复,就看见于修为站出来。

“镇守边疆的武将熟悉地形,周边小国大部分都不如我国富饶,他们觊觎我国许久。如若他们知道我们守卫边疆的将军撤回,怕是会出事。”

有一文官站出来,质问于修为。

“镇守边疆的将军,就算是和平年间,也因为一些矛盾和他国有‘切磋’。双方都知己知彼,换掉常年镇守边疆的将军,会动摇军心。”

于修为毕竟是在边疆长大磨炼出来的少年将军,朝中能和他比对边疆了解的,武将都没几个,更何况是文臣。

“二是会让他国觉得这是一个可乘之机,臣请陛下收回成命。”

凌芷霜心上的大石头松了松,她觉得于修为这段话不如周正激烈,却点出了要点,想来皇上会听进去。

谁知皇上只是冷笑一声,说:“朕已经决定,边疆几个小国而已,不值一提。”

凌芷霜握紧了长袖里的荷包,余光扫向皇帝的喉脖处。

她手里拿着的刀,是只有小臂长,不过砍皇帝还是够了的。

把边疆百姓安危抛于脑后的皇帝,死了就死了。

慕景烨此时也站出来:“请陛下三思。”

朝中的大半朝臣都齐刷刷的跪下了,剩下十几个人,干站在那里,很是迷茫。

凌芷霜握紧了手里的短刀,总算是明白了,多少个朝会皇上都没让禁阁上朝护卫,怎么今日就要禁阁来了。

她捏着冰冷的刀鞘,心里觉得不值。

为边疆浴血的战士不值,为被算计倒下,明明是忠心耿耿的多年老臣,可皇上对于老将军的死的真相一点都不看重,他第一时间考虑的是怎么把宁王摘出去。

她为凌高寒和莫晚柳不值。

在长命锁和那封信被送出宫之前,在凌高寒和莫晚柳前往北境之前,凌芷霜曾经和他们深谈过。

他们不相信皇帝的忌惮,也不相信皇帝会任由人在这种时候,对他们动手。

可惜,他们赌输了。

他们假死离开时,心有多凉,凌芷霜此时的心就有多凉。

心里无数个声音,在对她呐喊:“弑君吧!这样的君主要来何用。”

她收回目光时,和王阁老的视线一撞。想起了祝公公的话。

祝公公说,皇上见了王阁老之后,才有了招她入宫守着朝堂的想法,应该是王阁老和皇上说了什么。

她注意力被分散,刚刚那点疯狂的想法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她是平静下来了,可皇上怒了。

誉王不堪大用,这些镇守边疆的不带回来敲打一下,将来等誉王上位,在整治这些将军吗?

他一口气还没发出来,就看见穿着艳红朝服进殿的皎玉公主。

朝臣们纷纷垂头避让。

凌芷霜看着皎玉公主一步一步走到了阶梯前,跪了下来:“儿臣斗胆上朝,不合规矩,下朝后自会去领罚。请父皇听儿臣一言。”

誉王上前试图拉扯皎玉。

虽说他们不是一母同胞,可皎玉是他们唯一的妹妹,作为缺根弦的兄长,他还是忧心护着妹妹的。

群臣对抗得那么激烈,皎玉一个公主,还是不要做点什么了。

可皎玉躲开了,她直直的看向皇上,眼里满是失望和倔强:“父皇开国时,儿臣尚未出生。儿臣自小在宫中长大,没见过战场风险。曾经也和京城富贵人家一般。”

她看向面无表情的凌芷霜,想起了那日在灰扑扑的街道上,凌芷霜和她说的话:“觉得战争,就是死了多少人,我们不在其中,不知凶险,感伤是真的感伤,不过没几天就忘了。”

皇上严肃的面庞有所动容。

“儿臣没有经历过,兄长们也没有经历过,不敢说战场会带来多严重的后果,多少伤亡。可父皇,您是见过的。如今撤回镇守的将军,是打算让我国边疆百姓再次体会一次乱世吗?”

在场经历过战场的武将被皎玉的质问动容。

赵飞宇看向皎玉,暗暗吃惊。禁阁劝教公主不过几日,皎玉竟敢于朝堂上顶撞君父。

顶撞就算了,还语气这般严厉。

他视线移到凌芷霜的身上,暗想:“是她教的吗?”

凌芷霜察觉到有人在看她,不过她没转头,而是专心致志的盯着皎玉看。

她让跟着皎玉说边疆风土人情的黑衣,是从北境来的。那位黑衣在北境两年,看见过将军死守边疆,也看见过边疆百姓因为北蛮的蛮狠日子过得艰辛。

这应该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父皇,边疆军队,百姓。以至于国境之内的百姓都看着陛下你呢?您如此做,会让他们寒心的。”

“放肆。”皇帝被亲生女儿质问,气急之下下了阶梯,给了皎玉一巴掌。

凌芷霜跟随着剩下站着的朝臣都跪了下来。

皎玉被打得扑在地上,她摸了摸火辣辣的脸侧,有些不敢相信,又有些愤怒。

她撑着身子跪直了,被娇宠长大的公主还是有点风骨的:“父皇让儿臣远嫁南疆,不是为了我国边境的百姓吗?既然如此,为何父皇如今竟然下这样的决定。”

“你放肆!”

皇帝很少对皎玉厉色,毕竟是唯一的女儿。他娇宠还来不及,怎么会对她动手。今日是第一次动手。

他瞧见皎玉白嫩脸上的手印,生出了些许的愧疚。

椒香奶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