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妃美又飒:爷,求轻宠!

第18章 无心种大树

在跟随慕景烨的人看来,凌芷霜是喜欢上了他。

他们觉得京城没有一个女人不能抵挡,有相貌,有地位,又有涵养的慕景烨。

就算是凌芷霜也一样。

在慕景烨看来,凌芷霜送血玉是别有用意,只是他暂时想不出来,这个女子到底想利用血玉做什么而已。

他们谁都想多了,凌芷霜只是手边有血玉,觉得不错,就送了而已。

手上的紫玉扳指她太喜欢了,没舍得送。

分家后,二房过不来,就算年夜想吃个年夜饭都不能过来,正房这边就凌高寒一家三口。

用完年夜饭后,开祠堂,叩拜列祖列宗。

凌韵儿总算见到了,许久不见却一直传消息过来说她日子过得有多快活的凌芷霜。

“姐姐。”

凌韵儿见莫晚柳在,不敢明面上作弄,就凑过去想拉扯凌芷霜过一边。

凌芷霜身法伶俐的躲开了凌韵儿。

凌高寒正在和凌高远说话,瞧见凌韵儿对凌芷霜伸手,就高声道:“韵儿,你做什么?”

“没什么。”凌芷霜拢了拢身上的艳红披肩。

一身红衬托凌芷霜宛如雪中红梅,艳丽高贵:“想来是妹妹觉得年纪不小了,我都有了未婚夫了,妹妹的婚事都还没着落,心急了,想和我聊聊这件事。”

“谁说这个了!”

凌韵儿真的担心她那傻爹娘信了,给她找了一个小门小户的。

“难道不是吗?”凌芷霜挽着莫晚柳的手臂,一字一句的说道:“说起来妹妹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就不要眼高手低了,差不多可以物色起来了,免得到出嫁的时候,匆匆忙忙找一个多不好。”

古代嫁女儿,特别是高门中的嫡女,物色郎君是需要慎重的。

一般在十岁的时候就开始打听接触,像凌韵儿这个年纪的,很多都已经定亲了。

凌芷霜拿年纪堵凌韵儿,不是她认同什么年纪该做什么事情这个狗屁的道理,而是堵住凌韵儿想作坏的心。

像凌高远,也就是她的二叔,吴氏的儿子,凌韵儿的父亲。肯定不会帮凌韵儿选到她觉得合适的男人。

只要他们开始选了,凌韵儿的心思就能从凌芷霜身上移开。

凌芷霜对凌韵儿嫁给谁不关心,只要凌韵儿不主动来招惹,她还是能看在凌高寒的面子上,给二房一点颜面的。

凌高寒也帮腔道:“说得也是,韵儿已经不小了。也不是说我们凌家养不起姑娘,也是要为凌家考虑了。”

凌高远在凌高寒的帮助下,谋得了一个小官当当。

从此后,把凌高寒的话当成顶好的话。

既然凌高寒都如此说了,那的确该如此了:“好。”

凌韵儿像是被雷劈了一般。

吴氏见凌韵儿不对劲,就直直的看向了凌芷霜。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勇气,抬手就给了凌芷霜一巴掌。

这一巴掌众人都没反应过来。

凌芷霜是最先反应过来了,她冷笑一声,高抬起手狠狠的给了吴氏一巴掌。

这一巴掌,更是让众人没反应过来。

两秒,凌韵儿就吼叫道:“姐姐,你怎么敢对祖母动手?”

“祖母?”凌芷霜眼睛说红就红,刚刚还盛气凌人,转眼间就可怜兮兮。

那一巴掌出乎凌芷霜的意外,她回吴氏那一巴掌是本能。她不吃亏,打都打了,总要想着怎么善后。

两秒,是凌韵儿反应的时间,也是凌芷霜想到善后的时间。

“我三岁,父母披战袍出征。那一年寒冬腊月,我高烧不止,为何?”

凌芷霜咬着牙说:“是因为祖母你把我新做的两件披风和两套被子都给了妹妹,连同一半的炭火。我差点没熬过那个冬天。”

这是原身的记忆。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祖母和我并不是血脉相连的。你更疼爱你的亲孙女,而不是我。”

她适时的滚下泪来:“刚刚我不过提醒了凌韵儿一句,年纪不小了,该准备出嫁事宜,祖母你应该觉得我是在害她,所以给了我一巴掌。”

“我原本不想计较那么多,可这一巴掌,让我想起了三岁那年的冬天。”

她咬着唇,像是忍受极大的痛苦一般:“我曾经也把你当成亲祖母,是你亲手断了我们之间的缘分。对陌生人,我不必要在乎礼貌了吧?”

“我的儿。”

这件事莫晚柳是不知道的,她看着凌高远夫妇心虚的眼神,就知道是真的。

她身为媳妇不好指责长辈,只能心疼的把凌芷霜抱在怀里,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差点,她就要见不到女儿了。

“十五过后,请开祠堂,分家。”

莫晚柳抹掉泪水,迟疑的喊了一句:“将军。”

“大哥。”

凌高远觉得这件事那么久远了,就算凌高寒夫妇心疼凌芷霜,也不会为三岁的事情闹出多大的动静。

“大哥三思,娘的确错了,如今还有娘在,不能分家啊。”

分出将军府,各人拿走各人的产业后,他们就不能借着将军府的势,用将军府的财产了。

“我心已定,既然姨娘不把我女儿当成孙女看待,甚至不把她当人,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凌芷霜下巴抵着莫晚柳的肩头,凝神一看。

吴氏起,到凌韵儿。

二房身上都弥漫着紫灰色,恐惧。

凌高寒是将军,他下决定除了天子等人能插手,其余的不需要别人的认同,说完就带着妻女离开了。

回到大房后,凌高寒换了一身朝服,急匆匆的进宫了。

莫晚柳搂着凌芷霜,哄了好一会,给了不少的东西,才熨平一点心中的愧疚。

“我不怪父母,你们有你们的难处。”凌芷霜窝在莫晚柳的怀里,问出了刚刚就想问的:“爹爹进宫做什么?”

“求恩旨,分家。”

分家的最后一步来得那么突然很让凌芷霜意外,更让她意外的是,在这个时局动荡的时候,凌高寒不悄悄的办,竟然大张旗鼓的进宫求皇帝老儿帮他分家?

这是什么逆向操作?

她目瞪口呆。

不会吧?这样冒进,不会明天她就要锒铛入狱了吧?

椒香奶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