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妃美又飒:爷,求轻宠!

第157章 步步为营

“郡主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吗?这可是唐家的家主。”祝公公看凌芷霜再次大言不惭,就提醒道。

凌芷霜看着祝公公的目光里满是无语:“唐家的家主又怎么样?我杀的是唐家的家主,又不是唐家。难道唐家家主死了,地就得震一震?”

祝公公险些被凌芷霜说服,一阵无言。

凌芷霜是故意的,祝公公肯定会把他听见的告知皇。她要的就是皇上知道她的想法:“杀人的,就要被杀的觉悟,因果报应,报应不爽。”

祝公公想劝两句,可想起凌芷霜杀贪官跟砍小白菜一般,唐家估计也不算什么,他从善如流的不劝凌芷霜不要冲动行事,而是劝说:“郡主要小心啊,这样的一个世家,你要动他们的家主,可是很难的。”

“我知道了,多谢你的好意。”

祝公公瞧着凌芷霜笑起来弯弯的眉眼,想着这姑娘乖的时候是真的乖,闹腾的时候是真的闹腾。

“郡主知道老奴的好意就好。”

很快就有黑衣上前接过了祝公公推着的轮椅,凌芷霜对祝公公点点头。

站在原地的祝公公愣了愣,琢磨了一下凌芷霜刚刚的话,迈着小碎步回到御书房,把凌芷霜刚刚说的话如实的告知皇上了。

皇上听完,失笑:“芷霜这个性格真是……算了,随她吧。”

祝公公站在一旁,从皇上的这句算了里面听出了许多意思,却垂头不语。

凌芷霜回到了禁阁,看见站在院子里和小姑娘玩的慕景烨。

那小姑娘是京兆允的幼女,今年三岁,调皮得很。经常趁着京兆允夫人看管不好,偷偷的溜出来。

小孩子还没懂事,不懂禁阁是多么可怕的存在,在这里吃得好睡得好,活得十分安心。

她示意黑衣推着她慢慢过去。

秋季京城冷得很,想必是家里人担心小姑娘冷到了,给小姑娘身上裹了很多层的衣裳。那小姑娘回头瞧见凌芷霜,笑得露出牙床,有点狰狞的可爱。

她扑过来,黑衣下意识想拦,还没触碰到小姑娘,就察觉到一只微凉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臂。

黑衣在心里惊叹:“刚刚那一推,我可是用了些许力气的,郡主带伤竟然轻而易举的拦下了,这得是多高的武功?”

他收回手,恭敬的站在凌芷霜的身后。

小姑娘刚要扑到凌芷霜的腿上,就被慕景烨拎着后衣领,揪着抱了起来:“姐姐身上有伤,不能扑。”

“哦。”小姑娘很通情达理的点点头,把手里的白色海棠花递给凌芷霜:“这是给姐姐的,希望姐姐快点好起来。”

凌芷霜接过海棠花,低头看了看,叹了口气,瞪了慕景烨一眼:“真是会给我找麻烦。”

慕景烨只是笑,没有说话。

凌芷霜对身后黑衣说:“京兆尹最近如何了?”

“开始还有力气骂,现在基本不骂了,哭着求饶,说我们想知道什么他们都会如实跟我们说的,别再把他关起来了。”

“爹爹?”

凌芷霜点头:“你爹爹犯了错,我把他关起来了。你不会怪我吧?”她晃动着花枝,笑着问那小胖姑娘。

小姑娘搂着慕景烨的脖颈,和凌芷霜一样,笑得眉眼弯弯:“做错了就是要被罚的。所以这些日子爹爹是在受到惩罚吗?”

“嗯。”

“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爹爹呢?”

凌芷霜往小姑娘的身后看,那里有一个穿着黄衣服,挽着妇人发饰的女人,正眼巴巴的看着这边,视线身落在身那小姑娘的身上,眼神中似有哀求。

“今日就能见到。”凌芷霜看着那妇人泪如雨下,跪坐在地,眼巴巴的盯着这边,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想来是怕她说错一句,女儿就能成为冰冷的尸体。

凌芷霜对黑衣说道:“小姐想念父亲了,送她过去看看。”

黑衣迟疑了一下,对上凌芷霜冰冷的视线,一哆嗦后连忙说道:“是,属下这就去。”

他从慕景烨手里接过了小姑娘,抱着小姑娘躲开了哭嚎的京兆允夫人,沿着长廊走向后排的牢房。

凌芷霜手里捏着海棠花,仰着头:“你怎么还不回去?”

慕景烨回头,摆了摆手。

正拦着女子的黑衣,得到指令后拉着女子离开。

慕景烨冷哼一声,问:“怎么,我在这里碍着你事了?”

“……”凌芷霜有些无语,所以说情爱真的是很恐怖的东西,无声无息就能让人没有了脑子。

“没有,你怎么可能碍着我的事呢?”

慕景烨推着凌芷霜往前走:“我听说京兆允的大女儿送了你一张帕子,你就能让他们不再继续给京兆允送血。我就很想试试,我让他小女儿送你一朵海棠,你会作何反应。”

“小姑娘如此天真可爱,你竟然利用她。”凌芷霜在言语中深深的谴责了慕景烨。

慕景烨不把这点谴责当回事。

“这个年纪,她是该领受一下生活的残酷,知道一下父兄不会一直保护她的。”

慕景烨说这话时,很理直气壮,就好像他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好事一样。

这更令凌芷霜无语。

“你说那京兆允见了小姑娘会如何呢?”慕景烨见凌芷霜不说话,就随口问了一句别的。

“大概不会如何。他是一个心软的人,如若是唐殊风,肯定会利用小姑娘的死逃脱。”这也就是凌芷霜放心让小姑娘进去的原因。

因为知道京兆允不敢对小姑娘如何。

“你了解唐殊风?”

“与其说我了解唐殊风,更准确的说法是,我了解他的行动。”凌芷霜不对人分析,在确定唐殊风的人格后,开始对人格分析。

不过,现在没有人格的这一说法,凌芷霜也无法和慕景烨解释,什么叫不对着人分析,而是对人格分析。

就只能很模糊的这样说。

慕景烨理解了:“就像是穷凶极恶的人,有一定的行为。”

凌芷霜点点头,也可以这样说吧。

“是。”

慕景烨没继续纠结唐殊风的事情,他多少因为凌芷霜对唐殊风的在意不爽,可这点不爽,在了解到凌芷霜为何对唐殊风在意后,消失了。

椒香奶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