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我这么帅打飞一个人不过分吧

还在昏迷的陆长达感觉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生拉硬拽他的胸口衣领,直接被提溜起来,然后体验飞,很是神奇。

但迷迷糊糊想睁眼的陆长达,感觉情况有不对了,还好像变了。

开始还是直线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抛物线了。

他感觉刚刚还拽飞他的手,猛地一甩手就消失了。

毛发皆立,汗不敢出,瞬间脑子就清醒了过来,但是身体还是慢了,人还没睁眼呢,就啪的一声摔到地上了。

“我真的喜欢…”

“你别这样,我有男朋友…”

“你们还没…我也可以…”

痛的难以睁眼,但陆长达还没爬起来就隐隐听见门口,好像有什么人在争吵,没听清,心里有点奇怪还有点不爽。

因隔着门,门外俩人也没太大声,所以陆长达听的不清只听出来了一男一女在争吵,连说了什么都没听到。

这是有人在我家门吵架,闹别扭到别处,扰民知不知道。

单身狗陆长达对于有人在自己家门口撒狗粮很不爽,但也没准备出去制止,准备起来倒杯水呀呀惊,好好想想自己这是怎么了。

“陆小月,你要是还不答应我…我,我就找人打死你那废物哥哥。”

“全孟良,你敢,你真以为你和几个混混有交情,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这下陆长达听清了,外面是小月,还有个人要弄死自己,而且好像还是自己同学。

这下好了,陆长达感觉腰不疼,腿不酸了,全身充满了力量。

猛虎下山,杀了个回马枪,回头打开防弹门。

果然一男的正在拉扯到家的陆小月

两人像是碰巧在门口遇见,但陆长达更相信这个追了自己妹妹五年了的小学同学是一路纠缠上来的。

门口俩人被开门声都吓了一跳,看见是暴怒的陆长达,都不由得愣住一秒。

看见是陆长达出来,全孟良还有点尴尬,怕刚刚自己说的要弄死对方,被听到了。

一时情急,说的狠话,真要他动手,他也不敢。

陆长达可没有给他反应时间,也不会给你公平决斗的机会。

看清目标,直接就冲了上前全力给对方一拳头。

这一拳陆长达可谓又快又准,从开门到打人,全然没给对方反应时间,一拳命中面门。

没有想过那个已经五年没见出过门的废物同学,再次见面就是暴力一击,全孟良的确没反应过来,连本能的闪躲都没有,直直的挨上了这一击。

不过他被打到的一瞬间,他也就被愤怒充满了,想要和陆长达死斗。

不能被喜欢的女人看见自己挨打不还手,不然以后怎么混,那还有什么脸收保护费。

而陆小月已经快十年没见陆长达动过手了,早就忘记了,他哥打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所以刚刚陆长达开门一副就要打人的怒发冲冠样子也是被吓到。

但看见全孟良竟被一拳直接击飞,就改为惊讶,不可思议。

一拳击中,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全孟良既然直接倒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

撞到对面房门的墙壁上落下。

之前还想着要打回来的全孟良也失去顷刻间失去了意识。

路长达也是没有想到这一击效果这么好。

一拳就把一个五级的混混撂倒了。

虽说前期元力少,身体增幅有限。

打架时使用元力,也会被很快消耗完,到时候还是拼身体素质。

但潜移默化的改善还是有一点的,起码可以增加点抗性,不至于触不及防就会被人一下打趴的。

可这个是怎么回事,三个人都没有想到,虽说有偷袭的成分,但也太虚了吧。

现在当混混收保护费都可以是纸老虎了吗?

心里腹诽,但陆长达不敢耽搁,撂下一句狠话,把还愣住的陆小月拽进来就关门。

陆小月被吓呆住,她没想到自己那整天宅在家里的老哥竟然会主动动手。

以为他被打了十年,心性早就被磨没了,记得现在别人打他,他就只知道趴地上抱头求饶,连救命都不会叫了。

可这样的哥哥今天是怎么了?

全孟良一拳击晕在墙角时,陆小月更是被吓呆住,呆若木鸡,没有反应。

不止是全孟良竟被打飞,直接晕死怕出人命。

还有他哥刚刚好像用上了元力,包裹拳头,有点淡淡白气包裹,挥动间带出了一道白色尾巴,这是前期不会收敛使用元力的症状。

“呸,也不撒泡尿照照,小月是你能配的上的?从小到大你就是一条狗,只知道跟在别人后面的臭虫,要不是看在全叔面子上,我今天就把你打死在这。”

怒目圆睁,辱骂着地上已经昏死过去的全孟良,陆长达是真想上前再揣上两脚。

但他的手还在抽筋,全身都没力气了,估计要不了一会就歹趴下。

“走,小月,我们回家。”

把还在愣住的陆小月拉回家,砰的一声,砸上大门,锁死。

全孟良就那样躺在对面墙壁边,对面的哪家不知道是不在,还是没听这边的动静,反正是一直没人出来。

楼上楼下倒是偶尔有一俩个好奇伸头查看的,但看见是全孟良这个人品低下的混混后,都是呸了一声,转头回去传播情报了,

以至于没有叫救护车,也没人上前叫起他,就这样让他趴在那,是不是还有路过的人提上俩脚,嫌他挡着路了。

屋里

看着一进屋就靠在门上疯狂喘气的陆长达,腿脚哆嗦,陆小月都怀疑刚刚救自己,是不是眼前这个满脸写着后怕的老哥了。

“外面不需要打急救吗?不会死吧!还有他一会要是醒来报警怎么办。”

相对于老哥的反常,陆小月还是更在意,会不会扯到人民,会不会打人被抓。

被陆小月的话提醒到,陆长达也开始后怕起来,这下连下面的腿也开始哆嗦了起来。

脑:“交给我,控制好身体别抖了,丢人,你怎么怕成这个鸟样了?”

“没事,小月,不用担心什么,他也是正在修炼的年轻人,虽然同时追了七个邻居,最高的那个初恋更是七年,但一直没女朋友泄泄火气,这次只当给他降降火了,一会醒来发现吃了大亏就会走的”

“可是要是他醒来报警怎么办。”

“没事,他不敢报警,这种人好面子,而且真那样就说他意图不轨,我碰巧遇见,正当防卫。”

全孟良追了陆小月五年,要不是他同时追了楼上楼下的几个同龄女孩,说不定陆家真就要了这个女婿了!

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到,最多的时候同时追七个,还弄的全楼层都知道了,这那个姑娘敢同意。

他从没放弃过,一直纠缠,直到对方结婚。

最狠的是,他第一个暗恋对象,被折腾到现在没谈过男朋友,全是被他搅黄,气的人家直言不嫁人,也不和他交往一次。

后来被纠缠的人多了,他就免不了要挨打,于是就托关系加进来混混帮派,跟着收保护费,还到处说他老大是他兄弟,才没人敢再动手了。

小月这边不是他的主力,以前开始都还好,就是老老实实的想花样的追女孩子。

但是去年陆小月相亲成功后,对方就莫名急了,开始无底线的骚扰,最近小月定亲后,就愈来愈过分了。

陆家怕女婿会因为这种事对小月有什么不满,到时候嫁过去受气,就一直瞒着,想着明年初他们就结婚了,到时候不在一个公寓也就没事了。

但谁也没想到,全孟良竟然敢在陆家门口开言要弄死陆家长子,只要是被陆父知道了,他爹也保不住他,陆父是真的会上门拼命。

……

陆小月把腿还在抖个不停的陆长达扶到餐桌旁,和那个又正在幸灾乐祸看笑话的蛇虫坐在一起。

体:“我怎么感觉它在嘲笑我。”

脑:“自信点。不过我就奇怪了,刚刚我控制元气,你控制身体配合的不是很好吗?怎么才打了一下,你就成这样了,这样我们以后怎么报复。”

体:“靠,刚刚那拳用上了全部气力和元气,而且之前好像还被什么抽了一顿一样,浑身酸痛无力,现在火气一歇下来,整个人就像散架了一样。”

脑:“这我知道,就是想问问你怕吗?”

体:“就那孙子?怕个锤子!”

脑:“那就好。现在我们最高元力水平的已经达到三级,估计不分昼夜的话,一周左右应该就可以到十级,虽然太快身体可能受不了,但一到十级我们就去报仇,哪怕要躺上几个月修养,我也一刻多等不了。”

体:“好,这些混蛋打了我十年的混蛋们,一定要亲手揍扁他们。”

……

砰砰

小白蛇看着越来越热血的中二少年,用尾巴轻拍桌面提醒道:我还在呢!

“哦哦,大爷你还在呢,小月快……”

小白蛇对陆长达的话好像有点不满,蛇眼一凝

打一次是打,打俩次也是打,小白蛇可谓终于放开了。

只要像他被套麻袋那次一样,别被人看见就好了,这怂货又不会说出去。

“啊!”

蹲下捂头一脸,不敢置信自己刚刚是被隔空抽了一下脑门么?

为啥?

我说错什么了么?

“大爷,这……”

起身还想问个明白

又抽了一下

但小白蛇对他好像还是很不满,似乎要是还说不对,还要挨打。

脑:“闭嘴”

“您是不喜欢那个称呼吗?”

短小的白尾轻怕桌面,发出啪啪的声音

陆长达也不知道是啥意思,但起码自己没挨了

但接下来该怎么说呢?

体:“那个废物系统他喵的又坑我。”

脑:“…”还没看出来吗?那就是人家的,坑你怎么了!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