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还是两更我存点稿,在开一本吧(— —)

脑:“快,别吃了,快去准备水。”

体:“干嘛,你想喝了?”

脑:“喝你瞄的,大佬要说话了,还不快点准备,你真当你一夜元气是可以白吃的。”

体:“哦哦!”

急忙放下碗筷,接过一杯水,提前跑过去递上,陆长达现在是真不敢在把起或者拿起它了,只能希望对方别计较。

感觉站太高怕对方不喜,他就蹲在一旁看着。

果然小白蛇在眼前的水杯旁停下,抬尾。

陆长达带着略带紧张不安的面孔,认真注视,好似怕它真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沾水,轻划两笔,留下水迹

‘卜’

看着小尾巴画出的字,陆长达左看看右看看,还移动身子换了一个方向看。

体:“该你了,这是啥意思呀!”

脑:“我想想...卜,萝卜,占卜,bo,bu...会不会,是补品的补,它懒的写完。

对,从昨天到现在它都没吃东西,就喝过一口水,现在一定是饿了。”

体:“额,难道不能是占卜或者萝卜吗?”

脑:“我真想给你一个白眼让你自己体会……不过,还是给小月打电话吧,让她请假回来一趟,咱俩是真的熬不住了。”

体:“为啥?怎么又和她扯上关系了,她好不容易找个假期多的工作,你别给搅没了。”

脑:“那咱大爷饿了,怎么了办,要不然把你杀了给大爷尝尝鲜。”

体:“...”这是真熬不动.脾气也开始暴躁了吗?

...

小白蛇就这样趴在餐桌上,看他用座机给他妹妹打电话。

他不出门加上没身份证就没办手机卡。

不过没等他打完,小白蛇就注意到餐桌上的手机。

想来是陆长达刚刚冲忙没收起来,卷起,压下开关,屏幕亮起,没有屏锁,点头,放下,用小尾巴一划...

这边刚打完电话的陆长达转身,看见他大爷正在查他手机,想起之前没关掉的学习资料,大惊失色,慌忙的想急忙冲上前,企图抢夺回,挽救一下自己。

标枪击中木板深入的声音

身形瞬间僵住,陆长达就像被安了暂停一样,卡住不敢动。

就这样保持冲忙伸手的姿势,注视着小白蛇把那胖嘟嘟的蛇尾从新木桌中拔出。

蛇虫转头,愤怒,杀意,暴躁,忍耐,压抑...

时隔十年,陆长终于又在蛇眼里看见了人性化的情感。

咕嘟

艰难咽下口水,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做,才可以在瞬间穿透高密度厚木板的蛇虫大爷尾下活着。

【系统经验满足可升级】

【已自动升级查看系统】

【条件满足系统绑定】

【辅助修炼系统开启】

低头注意眼前再次跳出的全新系统界面。

脑,体:“这是?”

脑:“原来...是这样升级的吗?”

体:“靠,我就知道他俩是一伙的,难怪看不出来有用的东西。”

脑:“...”你这话让我怎么接

感觉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开始恐惧的陆长达慢慢抬头,想看看大爷气消没了。

还有就是保持这个姿势很累的,想问问大爷,可不可以换个姿势。

只是……

【种类:蛇虫(不可进化)】

【主人:陆长达】

【姓名:大爷】

【品阶:???】

【等级:二十级】

【简介:被束缚的蛇虫,无法突破束缚无法进化】

……

有点老年人患上痴呆症一样,陆长达傻傻看着眼前自己跳出来的提示界面。

之前那个没什么用的查看系统,分明只在第一次见面时会自己跳出来,而且都没有什么有用信息。

陆长达一直把它当成百科全书来用,和书上简介的一样,非常好用是要野外考察的话,可惜他是个宅。

现在怎么它自己又跳出来,连页面和内容怎么都变了,这就是进化的力量吗?

请务必多来几次

体:“你后悔不?”

脑:“我不后悔”

体:“靠,找回来个随时能杀人炸弹,还他喵的有脸说不后悔,是要一家整整齐齐吗?”

脑:“你才是脑残吧!二十级的大佬杀人,还要和你商量?还需要威胁你?我不管我舔定大佬了,大爷?嘿嘿!”

体:“...”喵的

以后不小心作死了怎么办。

难怪昨天平时都没有什么表情的老爹会有那么精彩的反应。

想明白,达成一致的陆长达准备上前先添上一波,把对方舔舒服了,消消火再说。

“大爷,你是玩想手机吗?我石头人贼溜。”

脑:“你在干嘛?”

这个时候还敢说这种话。

不应该说这个时候你还敢说话,还敢出现,还敢呼吸,,

快被气会笑的小白蛇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第一次想在人类地盘上杀人。

陆长达只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危急感,但根本没给他如何反应的时间,连他最出色的条件反应都没触发。

就见一道白影从眼前极速划过,成了光

感受身体在后飞,在之后就没了,瞬间失去意识。

连身体的控制权还在不在都没感觉出来,更别说疼痛这种东西了...

被浏览器内容气的真想杀人。

这辈子就没这么脏过眼。

看着地上已经昏迷的混蛋,放下手机

感觉还是太轻了,对方到的太痛快。

自己还没有点感觉呢,他就趴了。

想鞭

消气

啪啪啪...

这次没有用元力,只是单纯的在鞭打死尸一样,抽打着陆。

几分钟后

透过衣服看着已经开始隐隐有血纪出现的后背。

小白蛇就算还没消气也不能打了,不然一会他妹妹回来就麻烦了。

心中打骂陆长达太废

没用元力,没用体力,甚至技巧都没用,,

只是单纯的拍打泄气

这才两分钟不到就又不行了

停下动作,用元力帮他恢复伤口,一会不能被看出来。

至于方法就是把元力聚集在伤口表面,刺激加快身体的自我恢复

屡试不爽,效果斐然

不一会背上滴血般的皮肤就恢复如初了

结束后,看了看衣服。

嗯,看不出来,也没有泥土,

很好以后都可以这么干,既然一次满足不了...

那只能每天多来几次了

把用能力陆长达拖到他自己床上,小白蛇继续在餐桌上玩手机。

关掉那个头疼的画面,打开自己要找的内容,浏览起来。

二十分钟后

小白蛇停下了尾巴的动作,抬头望着门口的方向,好像在确认着什么。

感觉着门外的情况,眼神有点凝重,还透露着些许烦躁。

最后还是无奈,像是轻叹了一口气似的。

张开小嘴,一道洁白的丝线喷出,一离开小嘴,就迅速变粗

径直飞进陆长达的房间

像是另一头击中了什么似的

不管陆长达的感受和状态,直接拽出来

昨天他就一直想着法要炖了自己,这件事可还没过去呢

这样想,回收丝线的力度又重了一分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