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还要炖汤不,炖大补(求推荐)

晚上陆小月和陆长达一起坐在餐桌上等陆父陆母回来。

“有人在开门。”最先注意到的陆长达精神了一下,说道。

但潜意思就是快去迎击一下,你妈回来了。

听言,陆小月非常热情的迎了上去,欢迎二老回家,还顺便接过陆父手里的酒和陆母手里的菜拿到橱柜先放好。

回来再给二老拉好椅子让他们先坐下,休息一会。

“爸妈,你们看这就是我哥跑掉的那只蛇虫”大家都坐好后,小月就忍不住炫耀道:

“好,好儿子,你终于能...呜”看见陆长达身边椅子上的蛇虫,已经为儿子担心十年的陆母激动的控制不住眼泪。

但不想自己破坏庆祝的氛围,就捂嘴进了洗手间。

“妈...你没事吧”小月不放心,叫了一下也跟了上,轻拍陆母的背,柔声询问。

客厅就剩下两个爷们无声沉默。

陆长达是太久没和父母见面,现在连一声爸妈都有点叫不出口了,加上陆母刚刚情绪太过于激动,弄的他现在有点尴尬不知道怎么开口。

而陆父全程没有什么表情,没有高兴,没有激动,冷淡着一张脸,只在小月叫迎接时应了一声,至于那只蛇虫更是看也没看过。

片刻后

陆父抽出一根烟,点上,深吸,吐。

陆长达看见陆父在家里抽烟更紧张了,因为陆父极少会在家抽烟尤其是在孩子面前,现在说明陆父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说。

果然一口香烟入肺,陆父开口道:“明天先去把手续办了,然后来我们厂里应聘吧。”

没有询问,没有商量,只是在安排着,以一家之主的身份。

陆长达沉默,这不符合他的计划,他自幼拥有系统加俩个人格控制身体,现在更是可以修炼,必定是要出去闯上一翻的。

“好!”陆长达还是没有选择在做这个大好的日子,全家欢庆的时刻和父亲顶嘴。

陆父也没有刻意等待陆长达的回应,在垃圾桶抖掉烟灰头后,就又抽上一口。

顷刻又吐出:“今夜先修炼着,明天让小月拿去煲汤吧,你要是需要在和她去挑一只。”

说完抬头望着已经低下头思考什么的陆长达,陆父不是在询问他的答案,是要他点头

“好!”

这字里没有反对,没有说情,没有不舍,也没有同情和为它感到不公。

家庭灵宠大多数是小型工具宠,死了要么可以吃要么可以卖,但起码大多数元宠还能寿终正寝,只是死后没地葬,而人也没有,没什么不公平的。

两人片刻间就要定下这个跑回来的可怜家伙的生死。

如愿得到答案的陆父熄灭了才抽一半的烟头,起身准备去洗漱,让小月开饭。

之所以会下这样的决定,也还是因为陆长达,这个他快废掉的长子。

那次意外,那个商贩有错,他儿子有错,但根源还是这只蛇虫。

他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三十多年,就没听谁说过孵化出的元宠还有跑的,也没听过有蛇虫能活十年的,这直接让陆长达十年不能修炼一点,差点成为一个废人。

所以陆父把差点废掉他儿子,让陆家绝后的错.全都发泄到了.这个他可以一言定生死的小家伙上,也就是罪魁祸首身上。

只是准备离开的陆父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竟跑上桌的蛇虫。

皱眉,他们家可没有宠物能上桌的规矩,更别说是餐桌,便要生气的啪下去,现在还有用,明天才可以死。

陆长达之前还沉溺于父亲的淫威下,注意到父亲神情不对,随即看到桌子上的蛇虫,大急,暗道不好。急忙上前一步想趁父亲发火前出手把蛇虫抱下来。

而已经到了中央的蛇虫抬起笔直的蛇尾又如羽毛落地般落下,没有产出声响,尤其是在这四周寂静的时候,更是突显出它的无声。

蛇尾落下,蛇虫被抱起。

陆长达抬头想提前开口,为其解释求情,只是此刻在望向父亲,发现他的神情颇为古怪,这在已经很久没有太多表情变化的父亲身上更是奇怪难解。

便顺着父亲的目光看去,想知道是什么让他的威压父亲失神。

裂痕

细小却笔直的裂痕

小的就想微不可察的花纹,与其说是裂痕不如说是划上去的淡线更合适,那线像原本就在般,只是没发现显得十分不起眼。

但被陆家用了十几年的餐桌,每一处都是十分熟悉,怎么可能注意不到,陆父子两个都感觉不可思议。

这种木头是一种由野生灵树做成,十几年除了褪色没见有过变化,常见的瘸腿都没有。

现在让陆长达拿刀砍,他都砍不下一个角,所以他吃惊的同时还有后怕。

自己真的不止在鬼门关走了一圈,这是反复横跳呀!

陆长达全身瞬间僵硬,此刻根本感觉不到手的存在,更不知手中之物为何?

体:“这…这是怎么回事啊,之前那个没用系统不是说它是十级吗?”

脑:“刚刚没看清,分析不出来啊,难道还是影藏手段?”

体:“靠,那可是违背常识的系统啊,这都能隐藏的吗?”

脑:“这…”

体:“那还能炖汤不?”

脑:“炖,大补。”

体:“。。”我怕我没命喝啊

同样不敢置信的陆父上前轻碰餐桌,没有反应,但是却没有感到轻松反倒是神情更加凝重。

布住两侧轻轻拉扯,没敢用力,怕真的会发生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餐桌还是没有裂开,一点变化都没,安静的像他们想多了一样,只是当稍微轻轻错开向外掰扯时。

滋啦

木质裂开的声音

十几年的餐桌就这样出现了开裂。

就算现实摆在眼前也不敢相信的陆父,两手用力再合上餐桌,一切恢复就好像刚刚真的是幻想一样。

松开手没有倒塌,轻轻按住中央裂缝,微微用力过一会,还是没有塌陷,加大力度,还是没有塌陷。

陆父也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老了?压力太大,已经提前开始出现幻觉了?

于是再次布住两段外掰。

滋啦~滋啦~

就算听到开裂的声音,陆父也没有停下来,看着越来越大缝隙,深深陷入并沉迷其中。

只到最后一点连接时,陆父停下看着隐隐反光的切面,沉吟片刻,又把桌子和了上去。

和好,又一次恢复如此,用力挤了一下,松手。

看着还是没有塌掉的餐桌,陆父彻底陷入沉默。

和陆长达一起僵硬的怵在那,不能动弹。

……

整理好情绪的陆母和小月一起回来看见古怪的爷俩

陆母奇怪道:“老陆你怎么了?儿子你抱它干嘛多脏呀,先放下我们吃饭了”

但是两人都没有动,还完全沉迷于自己的世界不能自拔。

陆母奇怪但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身后小月的惊骇尖叫

“天啊”

回头见小月满脸不可思议加吃惊表情,一只手还指着餐桌。

?那边怎么了吗?怎么今天一个个都是这副表情。

有转回头的陆母也呆住了一瞬,但和三人反应不同的是

“我的天呀,这是怎么了呀啊,好好的桌子怎么就突然这样了,老陆老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话啊”

。。。

最后事情是陆父强压下去的。

路长达和父亲去楼下卖家具的刘叔那又搬了一个桌子(花了钱)

一家人沉默吃完这顿丰盛的晚餐,只是陆父带回来的那瓶酒他没口福尝到了,被叫回去修炼。

陆母和小月收拾碗筷。

陆父一个人在餐桌上开了那瓶酒,一杯一杯的干喝,也没说过什么,就像是在接受和思考什么重大事件。

开始速度很慢,时而还会有很长的停顿,像是在思考或者酝酿什么。

到后来就是直接一杯一杯的直接往体内灌了,好似真的不能接受的了,要沉迷于酒醉,来摆脱现实。

小月站在一旁一直看着,很是心疼,满脸担忧,着急。怕陆父年纪大了受不了,想上前阻止,但被陆母拦下,并私自给陆父请了明天的工假。

这一切已经开始修炼的陆长达都不知道,或者就是陆父在瞒着他这个未来接班人。怕陆父年纪大了受不了,想上前阻止,但被陆母拦下,并私自给陆父请了明天的工假。

这一切已经开始修炼的陆长达都不知道,或者就是陆父在瞒着他这个未来的陆家家主。

是感到自己还没老,还想在抗一段时间吗?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