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被送警局

警局内

老周最后没有把那帮群演回来,只带了陆长达回来,至于李老板送去验伤去,而他则是正在挨处分,和他队长的责骂:“你是猪吗?敢在大街打人,警察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可当时已经清楚,那个小鬼就是罪犯,我们不是有权对其使用暴力执法的”

“呵呵,还执法?当时他是不是已经束手就擒了,你是不是把人踹昏迷了十二小时,到还没抢救醒过来。”

。。。

是的,陆长被送到警局就立刻接受抢救了,不敢送医院怕事情闹大,但已经十二小时过去还是没有起色,要不是他的呼吸在渐渐平稳,这件事警局都压不住。

不管老周那边,陆长达现在就躺在的休息室里。

刚醒过来,捂着脑袋,有点短片的陆长达想爬起来同时要发出灵魂三连。

脑:“别乱说话,拼命抱着头喊疼就完事,谁来都别理。”

一直看守的女民警见他醒来,急忙上前,“你没事,感觉怎么样了?”

“啊啊头好疼,啊啊”喊着还用头时不时的砸床,一副磕头像。

、、女民警无语:你能再假点嘛?

在警局的民警都不知道见过多少伤员了,怎么可能被陆长达骗到,但还是上前企图安抚,只是陆长达没理他,一个劲的叫头疼。

无奈,“喂,队长,嗯,他醒了,不过一直在叫头疼,无法进行尝试沟通,嗯好。”

挂掉电话,女民警坐好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看陆长达表演。

她有感觉这是一部大戏,至于老周那边关她什么事,警局是别人挤破脑袋也要进的,多一个少一个都无所谓。

不一会队长就带着老周到了,原本俩人脸上还有点没压下去去的着急之色,看到陆长达的情况后,反倒都不急着打断了,就这样看着他表演。

十分钟后

喊了十分钟没人理会的陆长达终于停下了,“呃,有没有水,嗓子快哑了”极其艰难的咽一口口水,一停下就望着小姐姐要水喝。

心里大骂:我嗓子都哑了,怎么没人搭理我。

脑:额,我又没真进过警局我怎么知道会是这种情况。

女民警重新到了一杯递上去,但没有开口,退到后面看戏。

“现在头不痛了,你这次当街打人性质很恶劣事态很严重啊!”队长先开口直接指出他的罪行,为接下来的交谈做准备。

“啊!活了,我被打昏多久了?有什么报道没?那个奸商的验伤报告出来没?”一口闷下,感觉刚刚的戏白演了,不过到没被吓着,反而问起另外三件事。

第一个问是说我的监护人到没,第二个问题是说你们打人的丑态公布没,三是定罪要看验伤报告的。

在后面站着的老周隐隐有冷汗冒出,这是被算计好的啊,他什么都知道,完全不怕我们。

队长在心里把老周骂了个狗血淋头,头疼现状,被来先想吓住对方将事情花小处理,但被反将了一军。

不管心里怎么骂,眼前事情还是要解决的,只好放缓语气说道:“你睡了几个小时,没什么报道,至于报告已经出来要我读给你听听吗?”

还想上前和陆长达亲近客套一下,缓和一下关系。

“不用了,就想问一下微轻伤,要交多少钱,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听见被转移了话术,也不管,一心只要出去,但也点明自己下的手自己知道情况。

陆长达报警,就是要一份及时的验伤报告,这些年他都奇怪为啥每次被打浑身疼的要死,但就是一点伤都没留下,所以他特意查过,还知道了,第一节手指被掰断再掰回来,不构成轻伤属于微轻伤,就是管制和罚款。

“你打过很多人?”队长之前看到验伤报告时就感觉不妙了,现在更是怀疑对方是个老手。

那个老板全身被打,手指更是被掰断,但就是微轻伤,还是他们自己送去验得伤,

喵的,那帮家伙真是猪,这么急着验伤干嘛?现在结果出来了,怎么动手脚。

“没,第一次,对了之前报警的就是我,有记录的,算自首吧,我现在能离开不。”

“可以,只要把之前的录像删了,”看对方一心要走,队长也干脆的说了,这里面都是他和奸商的,只要不报出守卫打人就行,其它的不归他管。

“不删,你还能打死我不成”陆长达也是一改之前的态度。

“你真以为我不敢?”

“请”浑身发抖但没让半步

。。。

“哥你怎么了,没事吧”陆小月被之前的女警带进来,

之前陆长达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指过去这么久了,我的监护人还没到吗?其实到了,不过来的是小月。

“没事,小月我们快点走。”本来还摊在床上捂着肚子的陆长达瞬间起身要带小月离开。

女警挑眉,刚刚队长的那一下这么快就没事了?

“陆先生,这边对你这次的处罚是罚款十万或者猎杀一只魔兽,一年内完成,还望牢记。”见他真的要走女警开口提醒。

罚款是那个奸商要的,魔兽就是之前说的管制。

“好,小月把卡借我用用。”

从小月拿过卡塞进自己兜里,陆长达继续拉着小月要离开。

把女警和小月都看楞了,你不是要交罚款吗?

但女警还是要为队长劝劝陆长达,“那些视频你发出去也没什么用,很快就会被屏蔽的。”

其实队长要不是快升职了,也不想管这档子事,上层回压下去,队长肯定是要挨批的,到时候还不容易的机会,,

体:“是吗?”

脑:“他说的没错,但不用管,刚刚那孙子可没留手,而且之前那副样子肯定有原因,就当恶心他一下也好”

“谢谢你的提醒,可以留一个联系方式吗?”

“110,”

“我突然想起来,我有钱了,应该会有报社愿意接吧”

。。喵的,我也想打人。虽然想打人但女警还是给了。

走出警局

陆长达转头对着小月说道:“刚刚那个以后就是你嫂子了,”

“。。你怎么知道对方没男朋友。”感觉今天一天她哥都不对,尤其是父亲让她去警局接陆长达的时候,小月都觉得她哥被掉包了,但还是在警局担心了一个多小时。

“有也没事,这不是联系方式吗。”天下没有撬不动的墙角。

脑:“联系方式要来了,算是之前的补偿,但你自己去泡。”

体:“好,还是外面美女多,我一定要尽快脱离单身。”

脑:“那你刚刚不抓住机会。”

体:“第一次害羞吗,不过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

脑:“我没这么大的欲望。”

看着这个又开始犯病的哥哥,小月一脸慈爱的把塞进出租车里。

“师傅,麻烦去一下精神医院谢谢”

“小月你要卖了我嘛?”

原本前面的司机瞬间明白了,傻男友被解出来要送进医院看脑子啊。

“我靠,司机你真开啊!小月放开我,我要跳车,这不是回家的车,我要下车,快放我下去。”

陆小月没理他,拿起手机和陆父简单解释一下情况,就和陆母聊起了陆长达的病情,准备让他住院观察几天。

但是很可惜,陆长达一下下车就跑了,小月用上五级元力也没追上。

“混蛋老哥,我的卡在你那,我没钱回家啊啊,混蛋”被甩开的陆小月大骂后,气的就蹲在大街上哭了起来。

“吶,我错了,好不好,别哭了。”没敢跑远的陆长达察觉到不对又回来了。

啪叽

一把被抱住陆长达的胳膊

“你诈我?”被抱住的陆长达一脸不可置信的睁大眼问:

“哼,走,跟我进去。”擦了擦眼泪,小月也不管他,拉着胳膊就要进医院,今天一定要带她哥看看脑子。

“真不用去,我现在想回家,”

虽然抱怨着但还是跟上了小月准备一起进去。

但搜的一声,一道白影掉落

“啊”陆长达被砸晕

陆小月回头,一条白蛇正盘在陆长达脸上,还在不停的抽动着,但这蛇好像还是从天而降的。

是的,它又迷路了,最后是顺着感觉,一路爬墙过来的。

发现陆长达后就精准跳下。

。。。

陆家

陆小月双手压着桌子,看着他那瞒了天大事的哥哥。

“啊哈哈,小月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啊”

“你说呢,说这是什么”见他还要装傻小月指着白蛇问道。

陆长达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也指着自己的白蛇。

“你凑什么热闹。”

小月也看向那蛇,感觉对方那条灵性的小尾巴有点不对,怎么也跟着指了起来。

之前陆长达晕后,小月害怕想报警,白蛇见状不妙急忙又陆长达弄醒了。

陆长达就以大街上不方便说话为由,成功把他妹妹骗回家,躲过了查脑子一环。

“别转移话题。”虽然奇怪这条蛇,但回来就是要陆长达一个解释的不可能被他混过去。

“都是它的错。”反指回去,陆长达打算欺负白蛇不会说话强行让他背锅。

而白蛇像是真的听懂了一样,缓缓把尾巴头转过来,指着自己像是再问:我?

“对对,你看它都承认了!”

“哥,你别捣乱,就算你现在不说一会爸妈回来了,你也是肯定要说的。”

看见白蛇想炸毛扑上去,陆小月急忙抱住白蛇,同时揭穿到。

听到这话陆长达焉了,但还是没有解释出来,走进自己房间把门关上了。

陆小月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房间里的陆长达瞬间恢复并给赵姐打电话,要之前的录像,然后剪辑给各大报社上传。

之前报警打奸商一顿是想炒作一下,把事情揭发出来,让对方关店,但是现在把守卫扯上,那就热闹了。

那个奸商的店是不可能开下去的了,现在就等时间发酵就好。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