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3章

众人不苟同,但也没必要反驳什么,笑笑就把话题扯开了。

不一会召集起人的馆主,就开是挑人一起跟着去救人。

这里所以人都不喜欢关注普通人的热点,尤其还是那种就滚俩分钟的,也没人注意到都不能修炼的陆家找武师干嘛,要求还这么奇怪。

所以都没发现他们的信息太老旧,半个月更新一次资料库,太慢了,导致没注意到陆长达已经十级了。

其实一般情况出现短时间十级的人也都会乐呵的聊一下,说那个家族又投资了谁,结果就拼命冲的。

陆家

陆父回来就看了餐桌上的新人,“你们的朋友吗?”回头看着俩个孩子,不确定的问。

疲劳一天的陆父对于家里多双筷子是没什么意见的,但是见不打招呼一直坐在那里看蛇,有点太不懂礼数。

脱下外套,放好,陆父坐下,对于自家俩个娃支支吾吾的解释不不抱希望了,准备直接点,“姑娘,你该回家了。”有点无奈,但还算客气。

不过陆长达和她妹妹则是躲的远远的,怕一会陆父被气到找他们出气。

“你俩还不睡,干嘛呢?”洗澡的陆母对于门口奇奇怪怪的人影表达不解。

“妈,我们一会就睡。”简单应付后,俩人就又全身灌注的盯着客厅。

“我没有家。”元木兰和陆父对视,平静答复。

陆父微邹下眉,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孩子,压下心里的疑惑,“没家就回你住的地方吧,这里地方小,住不下第五个人。”

“我嫁到这个家你同意吗?”

陆父死锁眉头,他是真的理解不了,这是什么意思。

但没给他继续的机会,门外就传来了,咂门声,

哐哐哐

陆父头疼的捂着额头,这噪音太烦人了,“小月你们去开门,看看是谁。”

被打断了,但是事情还是要解决的,“可以,只要我儿子愿意,但是你可以吗?”陆父指着他的衣服,说道;

现在还穿着练功服,加上没家人,有住处,性格古怪,这不就是武馆洗脑的武痴吗?

想明白为啥,感觉眼前的人怎么别扭却又熟悉后,直接道出。

“喂你们是谁?这是我家别乱闯。”

“小月别激动,这是武馆的人,接完人他们就会走的,不会搞破坏的。”

陆长达赶紧把要发火的小月拦下,让他们进去。

这点真的没办法,远哥就可以算是个武师水平,实力还不是强的哪类,都把陆长达轻松打个半死,这十几号人把陆家拆了都可以。

“你们的人?”陆父看着来人情绪没有波动,“那带走吧。”

“陆老爷子敞亮,但不介意占用一下你的房子吧。”馆主直接拉过椅子不客气的坐下,但嘴上却是十分客气。

“给钱吗?”陆父耻笑道:

“不给。”无赖的直接承认,随机馆主看向元木兰,重新开口,“说说看,为啥不回武馆了,哪里不好吗?我们对你不好吗?”

馆主的语气里残渣太大的疲惫,这让陆父都奇怪的不由重新观察一遍元木兰。

妩媚的面孔,普通的练武身材,气息平稳,是个老手,但再老的手都不该让一个管事的头疼成这样。

流水的打手,铁打的武馆。

武馆开了,无论好坏都有人挤着要进,根本不会在乎一个打手的去留,最多也就是惋惜一下而以,连劝人留下都不会做的,那……

“我想住这。”元木兰意外的多和馆主说了句话,其实大多数的时候都是馆主在说她按照去做,不需要她开口的,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元木兰才不喜欢开口了。

“陆老爷子,房子卖不,市场的三倍,现在给钱,请你们搬走。”说着示意跟来的武师递卡,和帮忙搬家。

陆父沉默,但没人理会陆父的答案,已经有人开始动手了。

后面的陆长达没什么感觉,就是换个地方打游戏一样,反正早晚要搬的这次买的价钱还高一点呢。

但即将嫁人的小月却急了,着急道,“她是要给我哥当媳妇,让我们搬家也没用。”

这下陆长达急的想捂上她的嘴,重点在我,所以搬家没用,那我可爱的妹妹,你就没想过他们直接打死你帅气的哥哥,一了百了吗?

从人顿住,都看着陆长达和陆小月,

知道自己抱住了房子,但也坑了一把他哥的陆小月愧疚的不敢抬头看他哥。

馆主也是真没想到是这个样子的,但还是最后确认,“是这样吗?”这话是和陆父说的,毕竟自己家的自己清楚,回一次都是上意外。

“是,她的确说过要给我当儿媳。”也感觉房子比儿子重要的陆父,也坑了陆长达一把。

“嗯。”元木兰意外的又开了。

这下全程安静,刚准备搬东西的人都停了,连冲忙换好衣服的陆母也是安静的在浴室门口,看着众人。

“馆主,要不……”有人忍不住提议,同时恶狠狠的看这陆长达。

馆主摆手示意他别说的太死了,然后沉声道:“这是我们武馆的吉祥物,不能离开武馆。”

又沉默片刻后,看着元木兰艰难道,“除此之外,给陆家当儿媳也行,不过闺女你看上那个混小子那了。”最后实在是忍不了了,直接指着陆长达愤愤道:

他是真的想打死那个一夜就把白菜心拱了的混蛋,老子养了这么多年都没吃呢,还差一年你给我提前拱了。

“我喜欢小白。”元木兰没有说出陆长达的好,却说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事。

“哦,那你以后就住着吧,陆老爷子刚刚多有打扰,以后还请多多照看,告辞。”

说完干净利索的带着一干武师离开了,没有如何其他行为。

“哎?爸,我哥不见了。”只是回过神的小月发现他哥没了。

“没事,吃饭吧,以后这就是你嫂子了。”都走后,陆父倒是光棍,提起筷子就要吃饭。

“老陆你就这么不过你儿子了?”陆母奇怪,她知道陆父可是很护犊子的,今天是怎么了。

“人家不是把他们的闺女留下了吗?至于那个小子,在天大婚前在亲家那住着吧。”

陆家就这样把陆长达抛弃。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