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2章

一脸兴奋的陆小月在一旁强势围观,她现在要比当事人还要激动,紧张,兴奋。

没办法,谁叫她一直被表白,却因为家里的原因一直拒绝,结果表白的人更多了,弄的小月幻想过好多次被求婚,和进入礼堂。

但她是相亲定下的亲事,当时家里人和媒婆就问,小月感觉对方怎么样,想着第一次见面不能说对方坏话,小月就回了个挺好的。

她是想再看看,毕竟第一次相亲,干嘛着急是不是,多看几个帅哥嘛。

结果那个媒人直接和对方说小月同意了,当时陆母知道后,就找媒人斗了起来,这也算是误人清白,但媒人死要是小月答应了,而小月全程都是懵的。

俩家在一起聊了很多次,陆母才算接受对方,而小月那之后一直没就态了,就被当成了害羞默认了。

小月的婚事就这样定下来的。

至于定亲,大家就是走个流程,陆长达根本就没去,当时的也算不上是求婚吧。

现在马上就要看见真的求婚,异常激动的陆小月感觉马上就可以把自己一直的幻想给圆了。

元木兰被握住手没什么反应,也不会脸红了,就像产生了抗体,就这样看着陆长达,前面的白蛇。

相当于不熟的陆长达,她更对白蛇有兴趣。

几乎被无视的陆长达也不在意,但他一定要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

“家里没多余的床,你今天就先回去吧,我求你了。”头快低到餐桌的陆长达卑微道;

“噗,哥你酝酿了半天就为了说这个?你出去找个酒店……还是我去找小美一起睡吧。”吐槽到一半的陆小月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继续要给他们相处时间,自己也是这样过来的。

没有什么太大的期望,那么不会失望的可能就极高,毕竟去相亲的人都会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尤其是年轻人,所以小月挂了个谢谢回顾。

“你别捣乱了,你不回去的话,你们武馆的人会担心吧,武馆是国家有关的,一定能知道你在这里的。”低声吼走了小月,陆长达继续看这儿元木兰沉声道:

原本被凶走到一旁倒水继续看戏的陆小月愣住,对啊,她是武馆的人,不能不回去不然陆家会有麻烦,而且之前那位姐姐就说过,这个比自己小的姐姐好像还是被武馆买走,特意培养的。

那就不可能给他哥娶媳妇了啊,武馆怎么可能愿意自己花重金培养的武师和未来接班人给一个无名小子暖被窝。

“嗯,但是我不想回去。”听到陆长达的话,元木兰抬头,看到陆小月的担心,陆长达的着急,依旧平静的道;

元木兰对于陆家的后果,并不会关心,她就不是那样的人,就像你不会管天国的乞丐一样,她不是不在乎陆家的死活,只是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为什么要去为了别人而放弃绝望中的希望呢。

“靠。”陆长达就怕是这种听不进去话的巨婴,什么都不考虑,只做自己喜欢或者想要的事,现在连别人的死活都不管了吗。

“元姐姐,你还是回去吧,你的亲人会担心你的。”陆小月也明白自己闯祸了,得罪武馆跑到上层都没用,只要还在这个城市就不能得罪武馆和国家,他是和国家齐名的。

俩个人劝了半天元木兰一句也没再说过了,陆长达气的想打人,这个态度太招人打了。

体:“他一定是因为太厉害,才到现在没被打死。”

放弃的陆长达无力的瘫倒在椅子上,同时心里腹诽。

脑:“理解反了,她是这么厉害才这么不讨喜的。”

体:“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像他这样到别人家耍无赖啊!”

脑:“早着呢,十级起码还要一个月……不过最近怎么没人套我们麻袋了。”

体:“这不是好事吗?说明变强了,别人怕了呗。”

脑:“还是有点奇怪……回头在想吧,她就这样等武馆来人接走吧。”

体:“我想起了,我们为啥不报警啊,也可以请蛇姐姐叫她离开啊!”

脑:“人是我们自己带回来的,她又没犯法,加上是武馆的人,那个警察会抓,你的蛇姐,现在一心想你死呢,估计它巴不得,那个女娃子动手杀了咱呢,怎么会帮忙。”

体:“脑仁,疼先吃饭吧。”

“小月你也别劝了,一会晚点睡,等武馆的人来了,一起帮忙送走吧,以后记得绕这哪家武馆走。”饿的不行的陆长达直接开始扒饭,并让小月也吃饭。

他都不信了,还真的可以强行住进别人家了。

要是这样我天天去,都不回来,要不了俩年,家里的娃子都够一个师的。

心里吐槽,嘴上疯狂把食物。

体:“对了,之前的龟息不是说可以增加体质吗?”

脑:“怎么了?”

体:“一直开着啊,正好可以刷刷熟练度看看会有什么变化。”

脑:“蛇姐回来后,一直和小月黏在一起,咱俩的元气早就没了。”

体:“苦啊。”

化悲愤为饭量,陆长达又盛了一碗饭。

没胃口的陆小月见他哥的胃口这么好有点担心一会陆父,陆母回来没饭吃,就索性放下碗筷去再次做饭了。

白蛇全程透明人,他不是没劝过元木兰,但她就像是被奴役契约了一样,对自己有极大的瘾,死活不听,不愿离开,要给陆家当儿媳。

武馆

馆主:“小的们,今天就是把哪家人打死也要救回我们的吉祥物。”

众武师:“是”

大家喊完都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着得到的情报,以及是为啥吉祥物没回来。

“你们说那丫头在这里还能吃了亏?”

“这个不好说,这里适合养老,谁知道藏了多少大佬。”

“哎,这个不一定,那个鬼娃娃不是下层的游荡者吗?他肯定知道有多少大佬的。”

“那位还是不是人都不好说了,还是说说哪家绑架的人吧。”

“没啥好说的,一家都没啥天赋,老辈还算是个普通人,小辈子都是半残的。”说着这人还摇头耻笑。

不是他看不起,是他就是看不起,一个受人最捧得武师看不起俩个不能修炼的小家伙怎么了。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