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0章

但现在陆长达选择相信,相信元木兰这个可怜单纯的姑娘,相信武馆只是教了一点简单的东西,不敢玩什么脏套路咂自己的招牌。

“你体质太弱,很多武技,会了也发挥不了太多威力,剩下的个有特色,但效果都会差一些。”没什么犹豫陆长达前刚说完她就接上了。

要不是说的就是陆长达本人,陆长达都不能会信一个看都没仔细看的话的。

体:“她刚刚是直接回答的吧。”

脑:“气息步调很多都可以表现出体质,她在见第一面的时候就观察过了,而且还可能只是本能动作下观察的,要不是你一直盯着人家我都不会注意到。”

体:“哈啊哈。”

“那就再来一个改善体质的吧,这样的武技应该也有吧。”有点无赖的大手一挥,颇有种缺那补那的感觉。

“普通武技都可以改善体质,但龟息和龙吸都是不错的选择。”

邹眉,感觉眼前的姑娘又变了,变得商业化。

但是不重要“多钱。”我们没钱。

“龟息,一遍五十万,龙吸五千万。”

这就是没的选啊。

但,“还有没有别的。”

对于刚刚元木兰的变化还是留了一个心眼的,

元木兰眼神微光一闪,陆长达大喜。

果然就听她道:“有,踏春和熊形…”

有报了五个价钱都是一百万到俩百万的,

“这……”陆长达犹豫了,只是一个连体的功法怎么都这么贵?他不信。

“也有一些十万的,但有没有效果,不保证。”听到陆长达疑问,元木兰站着又报了几个。

体:“没钱啊,好难。”

脑:“龟息吧,重点是在攻击上。”

“那就麻烦你了。”

……

陆长达和元木兰独处了一个小时才出来的。

之前被气哭的陆小月已经把之前的事情忘,不忘还能真的看他哥被打死不成,此刻贤惠的小月穿着淡粉色可爱熊围裙在厨房忙碌。

陆长达出来的时候,她正好转过来,“哥,你学会没?”

“那是自然。”之前还有点担心的陆长达此刻也放松了下来,骄傲的展示了一遍七步疾,用的比之前在房间第一次的时候,又熟练了几分,速度更快。

“看小月你哥帅吧。”

“帅,元姐姐今天辛苦了,留下来吃个饭吧。”敷衍完他哥,见陆长达满身都是汗臭,知道元木兰一定也是非常辛苦了,所以主动邀请着。

不像某个快被掏空的家伙一样面色潮红,元木兰如常般答应:“好。”

天都快黑了,你还不回武馆?

虽然奇怪,但一身汗臭的陆长达直接去洗澡了,至于元木兰相信一会就会离开的吧。

小月微微惊讶元木兰真的会答应,因为她看起来就不像是那种好接触的人,也不是特点容易亲近的说,所以小月对于对方真的答应了还是表示意外的。

“来姐姐,先坐下了,刚刚教我哥那个混蛋一定累坏了吧,喝杯水。”

陆小月赶紧先倒杯水,然后邀请着元木兰。

不过什么对方既然答应吃饭了,那就要好好招待。

不咸不淡的点头,但却又没有开口了,元木兰这个态度,让小月以为她是怕生。

“姐姐,不用紧张,就像做自己家一样,放松。”

……

为了进好地主之谊,陆小月使出荤身懈,不断找着话题,不然家里的气氛僵硬,尴尬,但是可惜有一个面瘫在。

哎,这位姐姐怎么这么难相处呢?

之前那个大姐姐好像也说过,她的性格有点问题,不喜欢和人交流,一旦熟悉更是一句也不会多说了,所以之前说了那么多都是……

猜到什么的小月回一趟自己房间,一把抱起还在玩手机的白蛇。

???你要干嘛?

白蛇不解为什么从来不管自己玩她手机的小月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把他抱了出来。

灰亮的灯光下,映照着一个,白衣练功服少女,在全新的餐桌旁有点孤独的坐着,丝毫是无聊竟一直无表情的盯着水杯发呆。

精致漂亮的白蛇被抱起后,无奈扭动着蛇身,缠绕着小月的手臂,缓缓往上爬,一直达到头顶,无力的把蛇头放下,但没一会就感觉不舒服又自己回到了肩膀上。

白蛇趴在小月的香肩,抬仰着头颅,离开小月的卧室。

白蛇一出来,元木兰就像是有所感因一般,抬头,扭向小月,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也瞬间多了几分色彩,恢复了她的妖媚性格。

“你来了。”元木兰扯出大大的笑容,主动起身,语气里满满的幸喜,和刚刚面无表情的有一句没一句的样子判若俩人。

只是陆小月有点奇怪,元木兰怎么现在给他一种妩媚的感觉,就连她打扮的闺蜜也比不上此刻的元木兰,而且小月还看的出来元木兰没有化妆,想来是在练功房里呆的时间久了所以也就没这个习惯了。

其实化妆这一点,小月猜错了原因。

她压根不会,因为养她的是一群汉子。

她一直住在武馆的单间,身边接触最多的都是武馆的武师,而武师以男的为主,加上馆主是个男人,还有点大男子主义,一心想让武馆发扬光大,培养元木兰的时候也是直接把她当成男性来培养的。

每次训练结束后,还都会叫她过去搓背,一直到深夜。

武馆的武师都快默认元木兰就是馆主养的,所以一直也没人敢调戏在某方面这个反应的唯一女性。

但有事没事大家都喜欢和她切磋,虽然所以人从元木兰开始发育,众人开始有心思的和她切磋的时候,就没人能打的过她了,所以大家切磋都是挨打。

在挨打中卡油,生命不息作死不止。

馆主没有阻拦,因为武馆的实力和气氛都在变好,一切都在往好的发展,多亏了一个未成年的女人,让一帮大老爷们的精力得以释放。

但是现在天都快黑了,玄武武馆的小女主还没回来,大家隐隐都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不是担心她跑了,这些年的洗脑很成功,无论武馆怎么对她,她都不会离开的,这是武馆每个武师的自信。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