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章 暴打奸商

欢送小月出门,然后在门口等了十分钟,陆长达直接转头从自己床底捞出一个准备多年但一直没用的东西,飞奔出门。

白蛇注意到陆长达远去,醒来,感知一下,有点气愤。

吃完一抹嘴就把老娘丢在这了,这个小混蛋,我一定要打死你。

蛇眼变得更加凌厉,起身跳窗也离开了。

还没注意到自己已经犯了众怒的陆长达正混在人群里,暗暗执行那个不知道在心里演练了多少年的计划,只是不能脱离人群不然容易被套麻袋有点麻烦。

先花半个小时把自己的公民身份激活,再用公共电话打了一通电话,“赵姐,是我啊,不不,今天不打游戏,我这有一个劲爆的新闻要。。。”

放下电话,抬头看着对面,哪家随心宠物店,里面的老板姓李,是个中年大叔,修为是一级,属于彻底荒废的那种。

本来这和陆长达都没关系,但奸商不按规定卖给了未成年的他元宠蛋,还找人把他打进医院,这些也都不是不能忍,都十年了什么过不去。

可十年间陆长达只要出门还是会被套麻袋,这就过分了,这是什么仇什么恨,做的怎么狠,不就当时告你导致你生意惨淡吗?至于找人揍了老子十年吗?

所以陆长达一能修炼就来这蹲着了,今天就是来打人的,被套了十年的麻袋,今天就是被抓也要打回来一局。

“呼,喂,我要报警。。”深呼一口气陆长达就报了警,不是举报对方,而是提前举报自己打人。

然后就是等,现在是快十点,以前盯梢的小朋友传来的情报,奸商到了。

果然,对方很准时,十点左右真的出现了,陆长达压着头站在他店门口假装打车。

吹着口哨的低矮胖子全然没注意到威胁,还在晃晃悠悠的拿出钥匙,慢慢找出店门钥匙插进去。

哗啦

钥匙碰撞的声音

陆长达看看四处路人稀少的街道,都没注意到这边,缓慢向着那个十年老店靠近,等对方插进去的时候,拉开口袋,直接套下,这是专门给他定制的,可以直接套到底。

“妈的,给老子死,死。”

一击的手也不管会不会被人注意到直接大喊出手,没有用脚过,因为容易留下痕迹。

“啊谁啊”

触不及防,完全没有想有人敢在大街套人麻袋的奸商瞬间就被打蒙了。

他混了这么多年,白的黑的都有关系,但就是没遇见过大街在人家店门口动手的,这是在自首还是家里有矿。

但这都不影响他嚎叫,把人吸引来,想减少自己挨打时间,因为太疼了,对方每次下手,都剧痛无比,非常老练。

这片是都有关元宠店,大多九点以后才会开门,所以这时候街道上的行人到时不多。

不过奸商的惨叫还是吸引了不少也是开店的店主。

“啧啧,老李这是被打了啊,看来坏事干多啊”

“哈哈,老李,你也有今天啊!叫你嚣张今天被人打了吧!”

“没良心小孩的钱都赚,被打也是活该,要不是他警局有人,老子也想上前给他俩脚。”

。。。

看热闹的店主门也不帮忙反而高喊说起了风凉话,想必也是早就看他不爽了。

“原来是这样吗?”

“那还是真是”

“打的好,打的好”

一片也被吸引的路人听到店主门的话也纷纷放下了,要报警的手机,气起了哄。

被打的太疼了,奸商也听到了,外面的呼喊,怕这个愣头青真的打上头,便开始求饶:

“啊啊别打好汉饶命”“别打了,球球你了,咬死要死了”“你要钱是不是我给你,都给你”

陆长达这个时候都快打疯了,怎么可能停手,听到这话眼神更是一凌。

一把抓出奸商的手,然后元力缠绕一根根的掰断。

“啊啊啊啊”十指连心,奸商直接要晕过

但陆长达可不会给他享受的机会,把刚刚掰断的手指全部再把掰回来,

“啊啊啊”瞬间醒来,

接着强行拉过另一只手掰断,再掰回来。

“呼,爽了,好爽,哈哈哈”

做完一切后,陆长达感觉整个人都升华了,

“让开警察,都让开。”

陆长达看见迟迟到来的警察,立即安静了下来,直接抱头躲了一边,心里祈祷:赵姐你在哪,快点来啊,我快扛不住了。

俩个中年民警见陆长达非常懂事的靠墙蹲好,也放心了。

来的路上还担心是什么厉害的恐怖袭击敢在大街打人,没想到会是这种愣头青,先上前把李老板的麻袋拿掉。

“啊啊别打了,别打了,”

“李老板,你没事吧,放心,歹徒已经被制服了”

“真的?啊!老周啊,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李老板看见是认识的守卫,就像见了救星一样,一把抱住,全然不管自己身躯做出的着糟糕的姿势和满脸的鼻涕蹭蹭到对方制服上了。

被抱着的老周则是想一脚把踹开,但是他不能,这个李老板每年送的点心不少,是他们的衣食父母,所以只能忍住。

实在快受不了,便随口安抚道:“好好,你放心一定为你做主,要不帮你踹上几脚给你出出气,你看怎么样。”

但说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他有权里暴力执法。

“好,我要他死。”说是要死但现在其实就想出气,奸商在看见老周的时候连下次洗脚的地方都想好了,这次肯定是要敲上一笔的。

另一个来的守卫,看见老周使过来的眼色,便去驱散人群,不能被拍照。

体:“赵姐来了没?快被打了。”

脑:“在等一下,赵姐来了在那边车里拍着呢,但是群演还没到。”

体:“知道了,来不了就不等了。”

脑:“行。”

老周看人散开一些,便不再等待直接上前,看着这个浑身都在发抖的怂包,眯眼冷笑。

怂成这样还敢学人打架,真是活该要被自己打

想着抬脚,用着厚实的鞋底狠狠的踹了上去,顿时再怂包衣服留下了一个鞋印。

感受到动静,陆长达送抱头的手,扭头看向老周,身后隔着一个十字路口刚刚停在那假装等红灯的面包车,副驾驶窗口被打开,一个嘿嘿的东西被伸出,略带反光。

看见自己花钱特意买的摄影机已到位,直接一倒,晕死了过去,

老周皱眉,这是装晕想诈我,真是不知死活,心想你就是真的晕了有如何,今天也歹把你打醒,叫上俩声给老板听个乐。

想着又用力踹了几脚,都是看着凶残美,还很疼的那种,毕竟老板在这,歹打出来点效果,给老板高兴不是。

陆长达没有如何反应,李老板看着有点不爽想自己来,老周感觉到不对了。

不过,这时迟到的群演终于来了,三辆面包车直接停在马路上,冲下来一帮手拿拍摄器材服装怪异的人。

“你们是谁,干嘛的,不许往里面闯。”

驱散人群的守卫提前要拦住,但人太多了,十几号人呢,不过这些人的穿着都太怪了,这么看都不像是记者,比如那个拿着照相机的太监,衣服都没换。

“哇,警察打人,快啪下来!”

咔咔卡

一个领头的高喊一声,瞬间十几个不同装束的人纷纷拿着相机手机摄影机围住拍照。

老周一时就慌了,他看见了记者,这要是被报道出去,他就要被上层开刀,毕竟有些事可以做但不能被人说出去,不然就要有人被被锅。

“小刘,一个别放跑了,全部拷走”

说完直接动手,十级武者强势出击,瞬间就有俩人躺尸。

他也注意到了,有些人服装不对,但一时着急想着绝对不能被传上去,就都没打算放过,准备全部抢下来删掉。

“啊啊杀人了”

人群四散,

但真的一个都没跑掉,全部被夺过器材,有点怕被打上一下,竟主动上交。

俩个十级武者用上武技速度极快,但,,

“周哥,我这边都是假,全是模型。”

老周看看手里的也是模型,知道被耍了,感觉事情大发,急忙环顾四周看看真真的摄影在那。

但赵姐早交罚单去了,这时候他那还能看见人。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求推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