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8章

“所以你们是打算在这里做?”从医院回来一起跟过来的古文静想看看大戏。

陆长达拒绝了白蛇的要挟,元木兰不能带走白蛇,就跟回来了,陆小月以为她是要回去单独教他哥武技,没多想就让她跟着了。

“嗯,对,毕竟我的表面女朋友不管我,我只能找别人解决需求了”说了作死的话,陆长达不敢耽搁,怕元木兰反应过来较真,“元妹妹,你都会什么武技,先说说都是什么价位呗!”

其实他也不知道还可不可以和元木兰交流了,毕竟没了白蛇对方还会不会再和他说话呢?但起码要试试,这次主要也是要学习武技找的人,武馆总不能派来一个不能说话的吧,那要怎么教。

猜到真相的陆长达一脸期盼的望着元木兰。

“分类很多你,价钱看分类。”元木兰意外的可以正常交流。

古文静嬉笑地看着元木兰,这位就这样开口了,之前国家发现的时候,她已经被武馆玩废了,已经不适合拉拢,就要放弃,却因她的天赋太好被国家给雪藏了。

“攻击的招式和移动的武技。”那天被瞬间近身然后一招打趴,陆长达就一直念念不忘。

“攻击一百万起,移动一百五十万起,不包会。”平静不掺假感情的说。

“额,就要你教一遍的话,可不可以便宜点,我先试试那个适合我。”

陆长达也想让蛇大爷帮忙开口,要一下免费,只是大爷昨天起心情就一直不好,吸元气的时候也没反应了,虽然平时也没反应就是了。

以前完事了,还会动动,陆长达虽然对自己的无力,不能把白蛇吸干表示无奈,但结束时起码还有点反应,证明他做过、

现在全程一点反应都没了,李长达完事后,都要思考很久,我刚刚脱裤子没?

这就太伤人了。

“可以。”简单直白的交流,元木兰表情平静,不为陆长达的想法影响,偶尔而轻轻眨眼看了,白蛇还在就会安心的舒一口气。

“我要移动。”打游戏最在乎和敌人的距离了,距离一大就能多做很多准备,而且瞬移夺帅啊。

打人是一时的,帅是一辈子的。

这辈子就指望帅了、陆长达心里暗暗鼓舞。

“十万起,请刷卡。”从口袋里拿出迷你刷卡机,递到桌上直白开口。

陆长大此刻甚至都从这个面瘫少女脸上可以看淡淡的职业化微笑。

原来你不是不会笑啊,是靠钱才可以看你一笑的吗?

陆长大心里吐槽。

“哥,要不你直接正式学吧,一次次的太亏了。”陆小月感觉只是教一次的话,谁也不可能就学会的,那花十万看一遍,不是亏不亏的问题,太浪费了。

“没事,小月,你哥我记忆里好一定可以学会的。”陆长达大包大揽的打包票,然后开始伸手拿过刷卡机,同时开口问:“这里教导吗?”

十万块的消费是肯定要出的,后面说不定还会有花销,说不定还要交钱。

“一对一保密教导…你是要学七步疾,还是更高的。”看清陆长达是刷了十万火,元木兰也没有拿回刷卡机,一副一会还要用的样子,继续淡淡说着。

看着眼前的美人又把微笑收了回去,陆长达心情有点微妙,有点像网络直播打赏一样,有点看美女要上头。

直接豪气说道:“你会的里面最贵的看一眼要多少。”

“哥!”管家小能手是真的看不下去陆长达大手大脚的,“哥,你以后还要结婚呢,而且还不知道可不可以一次就学会,嫂子你也管管我哥嘛?那以后都是你的钱啊。”

“嘻嘻,你哥刚刚才把我甩了,这位可能就会是你的新嫂子了。”捂嘴轻笑的古文静面对陆小月的求助目光直接选择了看戏。

之前就是听陆长达和那个大爷聊天,随便找点乐子开了个玩笑,现在这个时候了,怎么会还插一脚呢。

“啊,不,我哥他一定不敢把嫂子你甩了,不然的话父亲会打死他的。”陆小月一本正经的解释,俩眼还是期待的看着她的嫂子。

“啊,小月你可千万别和爸说这件事啊,我会被打死的。”一听到陆父,瞬间回忆起陆父的淫威,知道自己要是被随便把人家姑娘抛弃的话真的会被打死的。

“哥!”小月不敢置信的望着她哥,她都没想过她哥真的敢。

“啊!医院就是随口说的,我们三个都是才认识一天啊。”快绝望的陆长达想起自己,作的死了。

“你怎么能这样……呜呜!”莫名被气哭的小月走了,回他自己房间接受她嫂子没了的事实去了。

陆长达头疼捂脸,暗骂自己当时太怂,竟然敢接话接了下去,还让小月叫了人。

“啊啊,不管了,武技我还是要最贵的,我们走吧。”自暴自弃的陆长达准备化悲愤为力量,要带元木兰进房。

“一千万,教一遍,名字,十万。”元木兰没有身而是不平不淡的帮陆长达开阔一下眼界。

……停下来走不动的陆长达。

光知道名字十万?

“霍霍,怎么这就怂了?”古文静见他们要进房,过俩人世界也不大绕了,起身准备离开,毕竟她也是很忙的。

“你们办正事,我就不打扰先离开了,对了,你肯定不能持续一夜,完事后,记得让人家姑娘回去,不然你会得罪你整个武馆的。”要走,但又想起来什么,嬉笑的看着陆长达,用手指和手指夹出一个很小的手势,顺便提醒一声,别忘记还回去。

武馆是国家入股的势力,也就是说得罪武馆就是得罪国家,到时候被打死都可能。

满脸黑线的陆长达看着这个明显像是怕他借钱赶紧跑的公交妹子,很快变脸,调整一下货撒娇,“姐姐,借我点嘛?以后我还可以帮你的啊!”

陆长达说的是复活,他知道这家伙得意跑了一趟,就是为了这个。

“哦豁,弟弟是不是搞错了,你,现在是我的,想要随时都要到,不然现在就可以打死你了,另外……”顿下,看了眼元木兰,继续。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