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7章

体:“我靠,这是主角吗?怎么比我还牛皮。”

脑:“不要管是不是了,还要现学武技,然后找个人训练,提神”

“这个要你们自己决定。”古文静无所谓道:

刚刚只是这个女孩的出现让她吃惊了一下,所以说上几句不代表她就像过问他们的事情。

“小月,就这位吧,刚刚古姐姐也说了,她教我没问题的。”和小月说声后面向元木兰重新开口道:“元小姐可以解释一下你都会些什么武技吗?”

其实那个人都不重要,主要是会的武技多不多,能不能满足陆长达,另外她不喜开口还应该算是一件好事。

元木兰听到雇主的问话,环顾了一眼周围似乎对教学环境有些不满,毕竟人太多了,教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大路货,自然不能随便让人看了去。

一直在等她的陆长达自然是注意到了,也立刻反应了过来,是啊,这里没有私密性,你家可能不愿意在这里教,而且还是医院也不适合。

陆长达想先开口说换个安静的环境在教,让小月现在就带自己出院。

元木兰在仔细观察四周时发现了白蛇,不由一顿。

白蛇从小进来后,就一直安静趴着,也没人在关心它,所以一直没人注意白蛇在盯着元木兰。

一人一蛇相望,陆长达三人不解,这位姑娘为什么会谁都不关心偏偏只注意一条蛇呢。

“元姐姐?”“哥,这是怎么了?”兄妹疑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尤其是陆长达怕这位天才一会也被蛊惑要杀自己,所以十分小心翼翼。

古文静感觉到了猫腻,竟然主动把位置让开,方便他们相看。

“你真美!”好半会,众人都以为她不会开口的时候,元木兰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白蛇歪头,像是没听懂,元木兰也不再开口。

“哥,她刚刚是不是有说了一句话?”陆小月有点不确定自己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那个嫂子不出说她三句话已经说完了吗?现在怎么有多说了一句,是把白蛇也当成一个人来算的吗?

“这个……姐姐,快解释一下啊,现在是什么情况。”陆长达也是一头雾水,还准备一会要是还没反应的话就直接换个人,总不能一直这样耗着啊。

“你在问我,你的元宠你问我?”古文静吐槽。

其实是该说的都说完了,剩下的就是机密了,不能外露的。

自然不能和陆长达多说什么,而且现在这个情况,明显和他的元宠有关。

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看看这个没看穿的白蛇有什么秘密。

场面再次陷入沉默。

而就在陆长达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

【接受到外来交流,是否同意】

眼孔边大,陆长达是真的看不明白这个系统了,不清楚为啥会出来一个这。

体:“这是?”

但陆长达还没开始分析这个刚刚新跳出来的系统,它就又变化了。

【同意】

【已链接成功】

体:“这到底是什么鬼啊!”

脑:“等等,好像看出来了点什么。”

“嗯?你是?”元木兰却在这个时候再次开口,但表现的十分古怪,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被什么不合常理的东西惊吓到。

“丝丝”众人奇怪这个妹子倒地怎么的时候,装死的白蛇却突然出声了。

脑:“靠,我明白了。”

体:“啥?”你明白啥了?

陆长达微微愣神的工夫,元木兰又开口。

不过这次是直接和陆长达说的:“陆长达,它说你要是不怕死的话就这样一直保持下去。”

???

“它是?”没说完,又一愣,然后猛的转头,心里大骂不会这么变态吧。

脑:“认命吧!”

“哥你这是怎么了,你突然看着小白干嘛?”

相比于小月只关注他哥,一直仔细注视的古文静,看到了更多。

比如现在陆长达眼里掩饰不住的惊慌,元家女孩的惊喜,以及白蛇看向陆长达的玩弄表情,这一切一定是又什么联系的。

“大爷,你这样搞我就是死也不可能放你走啦啊。”陆长达苦笑,极度悲伤的开口;

没办法,要是自己的系统其实就是白蛇大爷的话,自己连原本打算到三级就和它分道扬镳都不行了。

“哥哥,到是怎么啦啊!”感觉自己被隔离的陆小月对于她哥的无视很不高兴。

“小月,我要处理一些重要的事,一会再和你解释。”现在陆长达是真的没空给小月一个解释,他要知道白蛇的态度,这关乎生死。

白蛇扭头,望了眼元木兰,示意她上前。

意外听话的元木兰走到白蛇面前充当起了翻译:“那片山脉太大了,要靠人类的传送,但你太弱了,我不喜欢给人当保姆。”

断断续续的话,意思也是东西个一句。

但除了已经安静在一片听戏的小月外的俩人都听明白了,白蛇要离开,但路太远就想撘人类的便利车。

这个不难理解,就像沙漠里的人要去海边一样,路远不说还很有可以死在不适的环境里,那最保险快捷的方法就是人的传送。

也不是魔兽就没有传送,只是这里的魔兽数量不多,少有强者,所以唯一的传送地被人类占据了,这里也变成了,人族的繁殖地,为二级三级地区提供血夜。

“但是现在我不能让你离开的,不然还不如死了呢?”

陆长达终于想明白了,第一次系统出现的时候就是白蛇契约的那时,而且说不定自己的俩个思维也是和白蛇有关。

那这样的话,如果和白蛇契约解除了,是不是一切都会消失,自己这么年的希望,活着的动力是不是都会破碎。

从小就有系统加身的陆长达一直坚定的认为自己就是天命,所以才能忍耐了十年都没疯掉,现在要收回这一切,那他这些年算什么,白挨打了吗?

他是真的更愿意去死。

元木兰安静,白蛇沉默后低头,趴回去。

一切又平静了下来。

陆家狭小的客厅。

四人齐坐一堂,白蛇在餐桌中央睡觉。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