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4章

陆长达望着白蛇发呆一会,连小月要去厕所视线也跟着不知道的还有他是什么特殊癖好。

小月从厕所回来见他哥还在直勾勾的盯着她瞅瞅个不停,脸颊微红,嗔叱,“哥,你干嘛呢?不要产生什么奇怪的念头,我是你妹。”

说完,坐下扶陆长达躺好,感觉刚刚的话有点尴尬,更不好意思低头喃喃低语:“而且我都快要结婚了,你现在才觉得你有一个这么美丽的妹妹是不是有点完了。”

本来是一个很

“小月,你说他真就这么好吗?”陆长达划着手机查阅着有关武技的事,又利用着一心二用和小月闲聊。

“哥,都和你说多少次了,我是真的要结婚的人了。”微叹,开口。

说完小月还放下手机,表情严肃,盯着她哥认真问道:“哥,你不会是长时间没和女人,然和平时都是把我当成幻想对象吧,难怪……”

面对已经快定刑的灵魂拷问,陆长达自己把下半句接上了。

你从不让我进你的房间,是怕不小心给妹妹撞见尴尬么?

这话要怎么接,是的,就是你想那样,而且我房间还有你的照片呢!这妥妥的要被父亲打死的吧!

“你不会有偷拍什么?或者藏起我的小衣服?用去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吧!”陆小月把脑中脑补完后,捂脸,后退半步惊恐,颤声道:

就像陆长达真的这样干过了,她要远离变态一样。

差点被自己妹妹当成变态,立刻慌张了起来,但还没开口平静了下来,像变了人,眯眼微笑,轻声道:“我的小月月真长大了啊!连这种事情都知道。”

听见她哥没有解释这些年为什么一直都不让进他的房间了,而是直接没有否认。

原来还略带虚假的表情直接僵在脸上,捂嘴的手也渐渐垂落,露出微微张大的嘴巴,微眯的双眼刹那间变得滚大。

“哥。”声音颤抖,略带哭腔叫着她哥,却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体:“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

脑:“是她自己先玩的,在说了,当哥哥的给妹妹普及一下知识怎么了!”

体:“我不关,要是小月哭了,我就去找父亲求亲,让他断了陆家的香火。”

脑:“你个死妹控,活该太监。”

……

“小月,你是快要嫁人的人,我也是要娶妻的,以后这种玩笑就别开了。”

毕竟你还太小……

默默补上,然后怕小月还是会误会,急道:“这些年,只是觉得自己快废了,没脸见人而已,以后你想随时都可以进去了。”

“那哥哥真没做过吗?”

“…你最近是不是老逛网页,都在想些什么,熬夜,和长时间工作,很好精力啊!我哪里有多余的。”

“那要我给你买一些补品吗?小美是我好闺蜜,我不能让她后半生,还有陆家的香火不能断了。”

“……”

脑:“你宝贝妹妹想男人了,你自己解决吧!”

“不需要,小月啊,有些网站就是乱写的,你可要注意啊!那些事等你结婚了,你老公会教你的。”

陆小月被说的羞红了脸,“我,不是的,没,,”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了。

有这样一个妹妹真好。

看着害羞可爱的妹妹,想一直把她留在身边的陆长达想找女朋友了。

还是女孩子可爱,要多几个就好了,可惜了,父亲的观念太保守了,真要是隔两天带回去一个,回被打断腿的。

这点陆父从来没真正表态过,但是他和小月都不敢,尤其是小月一直被表白,一次都没敢答应过。

陆家一直都有搬家的打算,尤其是最近,但出了陆长达都没想过解除婚约,然后到上层在找一个。

长期在陆父的影响下,陆家都男婚女嫁非常看重,而陆长达是因为太长时间躲在房间里缺乏父爱,才有些想动外心思。

要是被知道了,也是要断腿。

“小月,你帮我找个武师吧,我想学习武技了。”陆长达想起昨天的事,还是有些不能释怀。

昨天被一个混混头子吊打,虽说很没面子,但要不是白蛇的话。

他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

也让他彻底认识到武技的重要性,当时虽然还有等级的差距和武器的差距,但当时元哥没有用这些压制他,靠的全是武技。

武技对元力的使用增幅太大了,真的就像高手和菜鸟的差距。

十级突破前,元气有限,恢复也慢,加上那个时候要么还小,要么没钱,大家去学习元气的就

陆长达想提前适应一下。

“哥,我们的钱可能不够,要是现在用了的话你连买药的钱都没了。”贴心管家小月知道她哥被打受了刺激,现在想提升自己,但是家里没条件啊!

“我的卡里有几百万,先拿出来点吧,等过段时间我就去守护山脉猎杀魔兽赚钱去。”

魔兽有低级的有高级的,低级的安全身体强壮点都可以轻松猎杀,高级的就是真正的武者也会死的存在,平时去猎杀魔兽实力低的就看运气别太差,就没事,但要是运气不好遇见了高级的魔兽那就没命回来了。

“哥,你…是这次赚的嘛?以后不要冒这个险好不好?”陆小月低头带着低迷劝导。

她哥是不会听的,父亲也不会让他和别人一样,安稳的在家过完一辈子的。

陆父和陆长达都是不甘平凡的人,陆父是因为和大众一样,小时候没钱错过了,最好的修炼机会,这辈子希望都是渺茫,只能把希望寄托给自己的孩子,不过陆长达废掉,陆小月倒霉的不适合修炼,就只能陆父上。

陆长达从小就被有意的灌输成为强者的念头,一直以来也都是为此努力着,只是后来天不随人愿,他出了意外,一直陷入低迷,现在好不容易强势出场怎么还会赶愿被人踩在脚下。

“小月乖,没事,没什么好怕的,大不了普普通通的过完一生呗。”感觉气氛有点沉重,陆长达又换种方式、像是在开玩笑道:“如果小怕我挨打的话就帮我多找几个武师来吧!”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