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2章

见所有人都看着自己陆长达,竟有一点尴尬,主要是自己这边才吹完那边你们就这样看着我我很尴尬的。

丝丝

白蛇率先开口,对着陆长达询问。

但是在场一个人都没听懂是啥意思。

“小白,你怎么了?你想说什么嘛?”白蛇的明面主人小月最先表示不解。

陆长达紧跟其后,“白姐姐,你要和我说什么吗?难道是武技,可以现在打死他的武技。”

陆长达一脸激动的指着远哥问,但是不敢再称呼上用不敬的脏话,毕竟强者为尊,不能因为被打了就口头上花花对手。

远哥看见陆长达指着自己都忍不住现在打醒他,但他没动,陆长达现在就一个跳梁小丑,主角是那条蛇,现在就看他的意思了。

白蛇好像也是苦恼自己没办法说话一样,低头思考,尾巴还一甩一甩的。

然后没一会就又抬起头来,张嘴吐丝,开始再墙上编写字句。

体:“着蛇这么牛吗?都会写字的。”

脑:“前几天他一直用咱们的手机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是原本不会现在也该会了。”

体:“现在蛇这么厉害了吗?大佬就是大佬啊。”

就在陆长达感慨的时候白蛇的字已经写完了。

‘现可打’

“额”陆长达傻了,我就出个牛,昨天看那个妹子虐十几级大佬跟玩似的我不是也感觉我醒了吗?才没跑在这里等他们来的。

远哥玩味,这蛇不可能有武技真的可以提升一个人的战斗力,让那个小鬼直接打过自己,那就是它不在乎这个小鬼,而是在意那个少女,那个少女才是他的主人。

被怀疑是真主人的表面主人小月,直接拒绝,道:“不行,我哥现在不能在打了,刚刚他受伤了,要回家休养。”

其实小月刚刚是想说他哥刚刚差点被打死,这个时候还上不是找死吗?但是作为贴心的妹妹还是要招呼一下哥哥的自尊心的,尤其是那个混混现在还很忌惮的样子。

白蛇见陆长达一直迟疑不敢应战,暗骂太废,太怂,愤愤不平的趴下睡觉。

远哥见白蛇低头,当即就要离开,他才没兴趣在这里和他们玩什么过家家呢。

“等等,我让你走了吗?”所有人都以为陆长达不敢出声应战的时候,他偏偏就站了出来。

白蛇抬头,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哥,你别冲动啊,你还没学习武技呢,等你学完武技,等级一样后,再打也不迟啊!”陆小月见她哥要上头冲动,拉住他的手臂劝道:

远哥则是脚都没停,就要离开,他怀疑陆长达就是在玩他,等他一停陆长达就会立刻认怂,到时候耍他,故意给他难看。

“蛇姐,你看是他不接的,不管我的事啊!”

远哥被迫停下脚步,一字一句道:“小子,你真的要找死?”

见对方停下,陆长达主动走上前,和远哥面对面战在一起,“我赌你三招打不死我。”

“噗”

人群中终于有人忍不住了,直接喷了出来。

这是什么狠话,三招不敢当街打死你?好吧你赢了,谁都不敢。

陆小月还想劝下他哥毕竟刚刚在她可是看见了他哥当时要不是自己及时出声是真的会被废掉的。

“那就试试。”说完就动手,远哥直接一个手刀砍过去,要一击直接结束战斗,但也不敢真的在把陆长达废掉了。

脑:“左边,上前快,我帮你元力提速。”

左脚使劲,主动上前,低头躲过一击,然后想一拳冲出。

砰,“噗”

还想主动进攻的陆长达被直接一个膝盖踢,击中,又要倒地。

众人无语就着还要上来干嘛。

远哥一击得手立刻,补刀,继续是手刀挥出,对准陆长达的脖颈就像要先把他打昏过去。

“元气斩。”顺势死死抱住远哥的大腿后,陆长达直接高喊出了白蛇曾经交给她的武技,虽然不知道怎么用但是这是唯一知道的武技了,只能试试。

没有事情发生,原本还担心是什么杀手锏的远哥,都做好被废掉一条腿的准备了,结果什么都没发生。

虽然愣了一下,但是陆长达就这样抱着他的大腿,就完全的把后背漏了出来,手握成拳,一下一下砸下。

砰砰

控制着小月的白蛇捂眼,倒不是心疼陆长达就是觉得自己不该教给他武技的,这都是什么啊,还有武技是靠着喊的吗?真是蠢到家了。

体:“啊啊,蛇大爷的那招到底要怎么用啊!”

脑:“正在想,那天它就是把尾巴抬起了,然后落下,鬼能看明白,要不是系统给出提示,我都怀疑它是在消遣我们。”

体:“别想了,我快被打死了。”

砰,“松开,”砰“别以为我不管打死你,”

砰砰

见陆长达死抱着不松手,远哥用力越来越猛,砸下去的声响越来越大。

“刻,”陆长达终于被砸出内伤,咳出鲜血。

“呜呜”心疼他哥,开始哭的梨花带雨的小月,还是没办法动。

主要是白蛇怕她一会坏事,就暗搓搓的用元气化成的丝线控制住他了。

砰砰

被彻底恼怒的远哥直接汇聚元力于手上,要直接把陆长达打死在这里。

体:“快点要死,死了。”

脑:“好好,等一下,算了,拼了,你找机会打他一下。”

听到指挥的陆长达猛然发力,直接就要带着远哥冲到,但是没用,用上元力的远哥稳如泰山,脚不仅没动,手里的动作也没停下。

砰,“噗。”

一击击中陆长达直接再次吐血,这次要比第一次还要多,显然陆长达已经快不行了,要是再爱上一击的话,可能真的会死。

知道这点的远哥没有继续动手,这种伤只要回去躺上几天就可以下床了,但是要是继续的话那就真的会出事的,可能会死的。

他现在就只想把陆长达甩开,扔一边,然后自己好离开的,他是被恶心到了,真的很烦人的。

远哥伸出双手抓住陆长达的背衣服,要把他直接拽下来,同时挥舞着大腿,要把他摔下了,心里郁闷怎么就这么倒霉。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