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给你吃还大我(求推荐)

但现在一切都将改变

‘只要这个家伙可以为自己提供元气,靠着两个人格日夜不停的修炼,绝对可以很快升级,只是……’

喀嚓

开门声

陆长达瞬间惊醒

“哥,你干呢?”

陆小月看见她哥在自己房间出神奇怪

不过砰的一声,她哥把房间门被关上了

留下感觉不对劲的陆小月在外面,从早上就感觉她哥不对劲了,平时可不会起来按时吃早饭的,但今天是怎么了,好可疑。

陆小月把带回的菜放好后就打算问个明白了,看看他哥的病是不是加重了。

咚咚

“哥你是怎么了,不舒服吗?”

等了片刻没有回应,小月看着把手犹豫,他哥明令禁止她进去已经很多年了,这些年小月也都没再尝试过,可今天。。

不行,我要看看,别出什么问题了,

这样想的陆小月就按下了把手,一推。

没动,门没推动。

知道是被里面反锁了,小月皱眉,这种在自家被挡在门外的感觉是真的不好受,又喊了几声后,也就生气的不管他了,一会吃饭的时候也不打算叫他了,不过饭还是要会的。

屋里的陆长达之所以锁门,不全是防止她妹妹进来,而是要开启隔音模式,准备全心修炼。

至于外面和吃饭怎么办,他又不是第一次不一起吃饭了,而且陆父陆母很晚回来,小月也等不到他们回来的时候一起吃,也就说一家人都是各吃各的。

“好了,我要开始了,希望你能多坚持一会。”

把白蛇放在书桌上自己坐在床上,看着这个还是一团的东西,陆长达说完就开始做深呼吸,好像接下来的事情会很严重一样。

十分钟后

脑:“怂就让开。”

体:“那需不需要我帮你压着身体。”

脑:“压着吧,别乱动影响到我。”

半天没开始的陆长达终于颤颤巍巍的把手伸了上去,开始缓慢的运行元气决和契约的力量,通过手掌接触的部位把白蛇体内已经转化好的元力吸过来。

人前期就是要靠夺取元宠体内的元力为己用才可以修炼,夺过来并不表示已经是自己的了,还要填充到灵脉中让身体的灵脉吸收,这个过程也叫开拓灵脉。

但感觉有一丝元力真的被牵引时,陆长达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兴奋不由的想加快速度,元气被迅速传入手掌的灵脉当中。

“啊啊啊啊”

是的,开拓灵脉疼,非常疼,就是把原本已经粘合的灵脉强行充起,这和剥皮有的一拼。

一瞬间,刚刚还在欢呼的细胞都在拼命的抵抗着进来的元气,都想赶紧停下,不过陆长达等十年的东西今天就是吃屎也歹咽下去,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就会停下。

之前他一直犹犹豫豫就是通过查资料知道这个过程不是一般的疼,一般每天吸上一口都是大毅力的人,未来不可限量,能坚持不断的都不会是庸人,因为那是真的疼,身体每一处都会发出抗拒。

无论陆长达叫的多么凄惨浩亮,他的手也没停工过。

而门外一墙之隔的厨房里正在做饭的陆小月则是完全没有听到一般,之前的隔音是所有公寓每个房间都会有的,主要用来修炼时发出的惨叫别影响到别人。

一边哼着歌缓解不愉快,一边哭喊着祈求能轻一点,俩种极端。

半个小时后

陆长达的手突然落下了,修炼也随之停下。

体:“我靠你怎么晕了,真废。”

是的,率先阵亡一个人格,没办法根本不能停下的陆长达只能接着上,他怕一旦休息下来,今夜自己就没有勇气再开始了,到时候就是一个极差的开头,对于要从小就自命不凡的他来说这是绝对不行的。

“继续,啊啊啊”

伴随着陆长达的惨叫还混杂着其他的声音。

啪啪啪啪

?这是?

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不断拍打自己的白蛇醒了,之前陆长达的惨叫它没管,毕竟给奶吃就好了,其它管它什么事,但现在是什么情况。

老娘都给你奶吃了,你他喵的还打我?是真当我不敢杀人是不?

准备好好给陆长达一点颜色看看,让他明白谁是老大的白蛇慢慢舒展蛇身醒了过来。

但陆长达根本没空管它,他现在所以的注意都在手上的元气上,他要全身心的吸收着,都控制不住手的抽动了,这才把白蛇拍醒了。

白蛇睁眼看见已经快吐泡泡的陆长达全身抽动着,但手就是没停下吸收元气,顿时火消一半。

之前听见惨叫还以为是他太废,那点疼痛都吃不了,(只有人才这么疼算是夺取别人成果的代价白蛇又不是人不知道)现在看他的身体反应明白了,人修炼原来这么疼的吗?

看着都快晕死过去的陆长达,白蛇终于在人类地盘上感到了愉悦。

啧啧,不行啊,这就要停了吗?之前说我不行的话我可是听见了,还有你之前一直在想着怎么炖了我吧?滋滋,看你怎么刻苦我帮帮你吧。

这样想着,白蛇从眉心红色鳞片中爆射出一团白气光速撞上陆长达的脑门。

“啊啊啊”

原本都快停下的无力惨叫,瞬间又激昂了起来。

脑:“啊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疼。”

体:“咕咕”

脑:“喵的,查看,盯住转移一下注意力。”

陆长达眼前弹出了查看系统的界面,上面记录着他自己的身体情况。

【种族:大字族】

【姓名:陆长达】

【等级:一级】

对,就三条,而陆长达要看的,或者说要盯着转移注意的是等级,哪里现在显示一级不代表他已经是一级了,而是被进位制显示,之前没修练的时候一直是零。

不过看见这个十年没动的零终于变成了一,陆长达感觉自己受的罪一切都值了,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已经晕掉的一个人格又醒了过,但不妨碍他继续激昂奋战。

半夜十一点半

陆父陆母回到家,疲惫的打开门,陆母简单收拾一下就机械的走进了浴室,陆父则是坐到早已准备好的晚饭旁打开锅盖开饭。

香气四散,但很可惜穿不进陆长达的房间里,没有缝。

刻发誓要吸干白蛇的陆长达停下来了,不是不行,依靠俩个人格轮流来他有信心能抗过一夜,现在有了白蛇是不是的提神帮忙更行才对。

停下休息的陆长达盯着白蛇傻笑,“嘿嘿,嘿嘿嘿。”

白蛇被他这样傻笑盯着自己搞烦了,也就不管他又圈起来睡觉。

陆长达也自然不是真的盯着白蛇看它的白衣,而是之前不久又变化的系统页面。

【等级:二级】

虽说有刚开始快的因素,但第一天就成功突破一级的,陆长达这个小区可没有,着足够他骄傲一段时间的了,但他不想现在就停,夜还长,他感觉还可以加把劲在升一级

毕竟十级前升多少级全看开拓了多少灵脉,也就是你疼的地方多少的问题,只要不用药物刺激,到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出现

但今天到现在就吃了一顿早饭,还没吃饱,现在饿的是真没精力控制元气了

休息过来点力气后,路长达就开门准备出去吃饭,想着小月的饭应该也还在,这样想着就加快了脚步

开门铺面而来的香气,真香,不亏是小月,手艺就是好啊,可惜要便宜别人了,不如捣乱,再找个上门的?

已经开始脑子不清晰的陆长达直接坐上餐桌,从打开的小锅里拿出馒头啃了俩口,感觉活过来后,直接扒拉着他爱吃的红烧肉。

桌旁的陆父没理会这个明显又没按时吃饭的废掉的儿子,见陆母出来,起身洗漱去了。

“儿子,你这是一天没吃吗?”

坐下来虽然也是疲惫不已,但还是有点担心的问。

但陆长达没有回应,专心低头扒饭,就像不曾发现身边之人。

陆母有点伤心,也没再开口了,吃了点便先回去睡了,毕竟明天还要早起。

陆父洗完看了眼还在狼吞虎咽的陆长达也是感觉不成器,也生气的回自己房间了,留下陆长达一个人在那往肚子塞剩饭。

客厅发生的一切其实还被家里已经睡觉的小月也知道了,之前陆父母开门的时候她就醒了,因为没什么事发生她就没起。

但陆长达这个时候出来,和父母碰面,结果把二老气回房间,自己独占饭菜,气的小月都想起来骂人,暗暗决定明天不给他留饭,让他自己做去。

一家四口都被陆长达气的睡觉去了。

没有管陆长达这个已经吃完所以但还是没吃饱的家伙,没吃饱,还想吃的他,两眼无神的扒开冰柜,盲目的把能吃的东西往自己嘴里塞。

嗯?这是什么怎么这么凉味道还这么怪?

慢慢恢复神智的陆长达,感受这嘴里的怪东西,回神低头看着手里的生白菜,有一半已经被什么东西啃完了。

“晤,呃”

强捂嘴直接冲进洗手间,呕吐。

五分钟后

快虚脱的陆长达瘫坐在马桶上喘着气

脑,体:“是不是你?”

脑:“喵的,饿就把小月叫起来,或者吃饼干啊,那是生的是不是傻?”

体:“不是你?我只记得闻到了小月做的饭香,后面就不记得了。”

脑:“我也是,看来是修炼消耗太大了,咱俩竟然同时失去了意识”

体:“那还继续不”

脑:“致死方休,干”

陆长达又一头热血的冲了回去。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

陆小月起床洗漱后,发现没有剩饭,奇怪道:“爸妈没做饭吗?看来昨天是真的被我哥气到了。”

顿感生气的小月准备几天都不给陆长达留饭,但打开冰箱后,,,

“啊!陆长达你是猪吗?”

这下好了,被气的半死的不只是早上看冰箱惨状的陆母,陆父当时就要冲进去把那个混蛋小子揪出来,可惜没进去,只能先放过他。

砰砰“陆长达,你给我出来解释一下,出来啊,混蛋”

在陆长达房间门口拍喊一阵无果后,小月也只能先收拾一下冰箱,在下楼重新卖菜。

房间内的陆长达则是全然没管外面的状况,还是死死盯着白蛇,上面的界面。

他算过了,不间断的吸收的话,一级到二级花了差不多五个小时,那二级到三级差不多就是六七个小时那样。

现在他快坚持不住了,但还是想一口气直接吸收到三级,一夜突破三级,吼吼,想想就兴奋。

【等级:二级】突然界面一花

【等级:三级】

陆长达倒地,彻底没劲的他现在就想昏迷过去,但他还有一件想了十年的事情要做。

稍作休息,趁着还在亢奋,和时间还早,陆长达缓慢的爬到了,门边,借助门把缓缓站起,然后开门。

门外已经做好正在吃早饭的陆小月还在为之前的事生闷气,这时听到动静,头都没来得及抬就率先开口:“陆长达你。。。”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虚。”

但看到像是被掏空的陆长达,急忙上前扶住他,改为关心,并打算请假带他去医院看看。

“昨,昨天吃坏肚子了,先别管那个,嗝,小月快再做点。”看到桌上的早饭直接抓过陆小月的碗筷就开始了吞咽。

陆小月也被他这个模样彻底吓到,这比饿死鬼还厉害,她才吃俩口的早饭眨眼间就空了,而且看他的眼睛还一直盯着冰箱。

想起早上的惨状,急忙安抚着,让他等一下,便不敢耽搁开始做快餐。

半个小时后

又吃光三锅饭的陆长达终于放下了碗筷,抬头大喊舒服。

“啊!活了过来,哎,小月你还在啊,怎么没去上班。”

看着这个吃完一抹嘴就不认账的家伙,陆小月都想打人

。。为啥我还在这你不知道吗?

“哥你是猪吗?”

“不是!”干净利索

“。。在家里别乱吃了,中午我请假回来,给你做饭。”最后一句话真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不过在心里又补上了一句:吃完送你去医院看看脑子。

“好”一听有吃的立刻乖巧答应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求推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