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7章 人要是的还

但陆长达可没空管他,“姐姐,你看我说他没死吧,剩下的需要小弟效劳吗?”

他是指审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身体恢复了,但人还没醒,不过现在可管不了这么多了。

他自己的小命还没解决呢。

至于暴露了,复活术会不会被切片,会不会死。

这个可以陆长达可以肯定,一定不会死了,至于会不会被切片,就看这个公交妹子是想独吞,还是上交了。

古文静彻底震惊了,半天没反应过来,靠在桌上一动没动,也没开口回答陆长达的话。

刚刚陆长达回头直接矿跑的时候,她就觉的这个小鬼不对,好像真的可以一样。

但刘老头真的恢复身体后,整个人都蒙了,复活她也是见过的,不过是把没离开的灵魂强行拉回,被复原的身体中,会消耗巨大的生命力,不只是复活者,还有施法者的。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那个老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察觉到生命力孱弱,根本不足以支撑复活之术,不然她不至于头疼怎么很,让官方花钱请人不就好了,消耗的生命又不是补不回来。

老头的老大排着个人来就是做好了一切的打算,神器不到手是不可能现身的,根本可能会留下马脚让人查出来。

古文静轻捂额头,甩了甩思绪,强压不解,决定先办正事。

微微叹气,然后提神上前,把陆长达拉到一边,扭动的手腕,道“让开吧,没你事了,他现在很弱,而且好像还没意识到自己活了,也禁不起你折腾,别又打死了,今天给看看什么叫做专业。”

说完,古文静又踢了刘老头一脚,“别装死了,起来,我们亲热亲热,作为回报就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吧。”

“啊!”被直接精准踢断小脚趾的刘老大叫清醒,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喃喃:“我没死?我怎么会没死?不!我肯定是死了,这里是地狱对不对,对不对。”

陆长达和古文静都没理会已经彻底疯狂的刘老头,现在这个人在他们眼里,还如一个死人呢?

陆长达看着已经要准备动手开始审问的古文静,又看向已经怀疑世界的刘老头,眼球一转,“那个姐姐,你看他已经醒了,那之前的。”

古文静点头,语气都带着满意道:“全归你了,接下来不要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了。”

像极了父母着急,然后赶孩子出门玩的画面。

陆长达也不耽搁直接跑远,去收获他的战力品。

“啊啊”“不要”“啊啊”“放过、啊啊”“我真的、啊啊”

至于那边一男一女传出的“啊啊”大叫,他这个单身狗还是当做没听到的好。

跑到之前斧头男面前站足,低头为他默哀三秒,然后缓缓拔出他额头上的剑。

看着手中剑,眼前半死无声的人。

一分钟后

忙碌的陆师傅最终还是没收获到冥币,好像那个斧头男只是因为单纯的肉厚,加上那个姑奶奶气消了,才侥幸留下了半条命。

“真是过分,你全吸一点好处都没给我,连一次俩也没用。”

对着系统界面陆长达就是对资本主义的痛斥。

刚刚到最后他还特意试了,一次杀俩个看看可不可以算一次的,能加上一个,但没用,还是分开算的。

脑:“我记得龙的寿命很长吧。”

体:“现在杀不了,等杀的了了,我还要这玩意干嘛,虚假的复活。”

脑:“别这么说,假只是对自己而言,对外人那就是真的,还有这次也不是全无收获,地上不是还有兵器嘛?就那几把手枪加冲锋枪都够卖不少了。”

体:“好主意,那个公交妹子一定看不上这些,我们就受累帮她收了吧。”

“嘿嘿、”一脸淫笑的开始捡拾地上的武器,主要是枪械,但值钱的是那三把冷兵器。

至于那边已经死掉的人,陆长达也想给他们一个埋葬或者火化,尘归尘土归土,只是他们是劫匪,一会肯定会有人专门莱收尸的,现在给烧了一会不是找事吗?

至于伤口会不会暴露什么,哪位姑奶奶都达成什么样了,都怀疑专业人士还能不能辨别出最后一击在哪了。

附近溜了一圈,捡拾到十三把手枪,七把冲锋枪,一把狙击,三把不知道什么的抢,匕首十五把,武者用的兵器三把。

这些那个姑奶奶都没碰过,但是也没说过不要了,现在就拿走会不会被打,那把大头给她吧,我吃小的也可以饱。

陆长达怕一会古文静发现他全拿跑了,会打人,便分出三把武器。

这三把才是大头,不知道品质,但武者的兵器都是十万为单位的。

现在除了那三把,剩下的也不值钱,也不好卖,头疼、、、

这边亲密接触半个小时的古文静,终于把那老头的嘴撬开了。

武者又很多手段可以让一个普通人开张开嘴,之前没动,是知道他们做事风格,不会留下马脚,给机会的。

那个老头生命力不强,又没有保护,就是一个送死的货,而且肯定还给了他不怕审问的东西。

但是现在他死过一次后,就不一样了,没了无感丧失,他就失去保守秘密的资格了。

只是可惜、、、

停手的古文静看着地上的肉泥摇头,然后扔下他们向外面冲去,很快消失身影。

刘老头知道不少东西,原本也是一个核心人物,可惜快死了就被送来发挥余热了。

靠他的消息这次不止可以和那个老大见上一面,甚至可以根除他们早这片地区的势力,代价就是损失了一件神器的高仿,怪可惜的。

在角落藏东西的陆长达注意到喊叫停了,便看过来,结果没找到古文静,顿感不秒,大叫几遍无果,大骂后。

体:“现在怎么办,怎么回去,手机之前被找出来礽银行门口哪了。”

脑:“要不要开车回去,还是当人质等警察到,但是后者就没有战力品了,这次我们是意外卷入,除了那个古文静应该没人知道我们来过。”

体:“那没办法了是吗?枪你知道怎么卖嘛?走私枪械犯法吧。”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