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4章 谁也审不出啊

这个枪由元力转化的子弹随心追踪,能量消耗完前,百分百命中,躲的越快子弹就越快,刚刚也的确是命中了,应该触发了被动才对。

应该是那个小鬼的问题,之前在银行可是试过的,是真品没错,和传言一样。

想着,黑猫举起手枪瞄准,古文静,这个女人,选中的目标也就是她,他没刘老那么无聊,现在也不想多事了,赶紧拿钱走人。

元气输送,白纹呈现,黑猫安心,看来真的只是一个意外,一会杀了那小鬼出出气。

白光越来越胜,茶桌旁的刘老微楞,需要这么多元气吗?

像是承受了不该承受的,手枪直接选择消失,一声爆炸彻底化为灰烬。

“啊啊啊,我的手!”黑猫的一只手也被炸掉。

身后的古文静脸色瞬变,直接上期一步。

古文静直接原地消失,出现在黑猫身前一把抓起他本能要收回去的断臂。

“黑猫”“你是谁”“这是怎么了”

好不容易到手的宝物被毁,奇怪人质突然深不可测,老大黑猫直接断手。

这一系列的变化都让黑猫的劫匪们方寸大乱,想冲上去看个明白,但也有人看出古文静刚刚一手,实力必定不凡,准备开溜。

刘老见是这种情况,放到是最轻松的一个,竟坐会茶桌又喝其茶来,啧,细品味,就像是在品味人生一样。

砰砰

黑衣壮汉在黑猫的队员动手的那刻也开起了枪,对着古文静,还有俩个是对着陆长达这俩个人质的,准备先把垃圾情理掉,这样就算死了,也拉了一个垫背的。

在之前陆长达被打中,使后背一阵疼痛,让他的危急感也拔高到了顶点,一直在注意着四周观察,可能存在的危险,准备一会如果乱起来,或者有机会就跑。

此时黑衣大汉动手,被他提前察觉,观察每个人的面向,判断出瞄准自己的只有一人,在靠手指的动作,和枪口的位置判断出对方射击的地点和时间。

全身运转元气,提高少量反应,上前一步,翻滚躲开致命一击后,连忙扑到一个柱子后。

体:“吓死我了!”

脑:“刚刚为什么不回头夺下枪支反杀一波。”

体:“你打游戏打疯了吧!我赤手空拳,三个大汉在我身后开枪,你还让我上。”

脑:“三个六级的老人只能依靠枪械的纸老虎怕什么。”

体:“咱也是菜鸡,狗住就好,还是说你真的想试试能不能复活?”

脑:“那东西你就别想了,一级的查看是什么样子还记得吧,绝对是坑。”

体:“你还想着这么冒险。”

脑:“可能真的打游戏打多了吧,刚刚分析出一丝可能,竟然真的想上了。”

黑衣壮汉一击不成,也没时间多管陆长达,一起瞄准古文静射击,边射击边靠近着。

古文静到黑猫身前看清现状后,牙根紧咬,面部紧绷,手掌用力。

咔嚓

没理会黑猫被捏断骨头的叫唤,抬脚,直接揣在其肚上,同时松手,将其直接踹飞。

开始了,屠杀。

“啊啊”“救命”“你这个死娘们,啊啊”“去死吧”

柱子后的陆长达没注意到有人过来还想松口气呢,可瞬即出现的惨叫让他想拔腿就跑。

不过跑也要看清情况,然后找一个好的方向跑。

于是他就把头神了出去,想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还用不用跑了。

他知道这是哪个公交妹子出手了,但是为什么是这个时间,之前一直猜测的她会要了自己的命是不是真的。

“我靠。”

陆长达看见了一个照面,之前的俩个十五级的冷兵器乱杀大佬,被直接打飞,这还是在大量的枪械掩护下。

而且妹子下手极其狠,一击对方骨头直接变形,像面一样整个身体都呈现不自然,就着妹子也没打算方过他们,一个健步就追了上去还要打。

这明显在泄愤啊,分明有实力一击直接瞄准要害击杀,偏偏要折磨对方,这。。。

体:“现在还能跑不。”

脑:“你可以试试,结果差的应该不多。”要你死你跑也是死,不要你死你不跑也没事。

陆长达还是跑了,全力向着外面跑去,可即将跑离这里的时候,身后传来机具压制的声音,好像在全力压抑着什么。

“你是想我现在就去找你吗?”

没有说是和谁说的,但陆长达就是不敢再迈出一步了。

脑:“回去和老头喝茶看戏去。”

无奈转身,绕过一面倒的战场,一屁股坐到茶桌上,不顾刘老反应,直接拿起茶壶牛饮。

“啊,老头你茶太老了。”

“是你不会喝。”

“屁老子阅茶无数,怎么会喝不出。”

刘老懒的和他斗嘴,继续品着手中茶。

“老头,你说美女出完气后,能放过咱俩不。”

刘老连白眼都懒得给。

“我知道你是死到临头了,也活过了,可我还年轻啊,我还不想死啊!”

“呵呵,说我死到临头?咱俩谁先死还不一定呢?我还有用,你呢?”老人最讨厌别人说死,刘老也忍不住。

陆长达沉默对方说的不假,他一定是还知道什么,不然公交妹子,这一趟图的是什么?

那自己就真的可能活不过这个老头了。

体:“喵的,你来,我要他哭。”

“老头,你这茶有点老啊!”陆长达把玩着茶壶,笑看着刘老,又聊回了茶上。

刘老皱眉,怎么感觉他变了,但还是一样的话题就没有再说一遍的必要。

“你说你还有价值,是指你身后的人吧,但你一副马前卒的样子,一会肯定什么都不会说的吧。”放下茶壶,拉扯出阳光男孩的灿烂微笑。

“你想干嘛?提前动手?就不怕我直接撞死在这?”刘老冷笑,丝毫不为所动。

“咬人的狗不叫,你要是敢就请。”做出手势示意他可以开始了,但另一只却拿起了茶壶,准备给对方最后一句的机会。

“砰,那你就敢?”一把把手中的杯子砸下,刘老依旧不屑冷笑。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