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章 夜不归宿

司机死亡,面包车失去了控制,车子直接撞到树上,树下的上班族死亡,树上的警卫直接掉落,翻身离去,子弹也都是有意的在避开他。

在呕吐的陆长达真的傻了,他都不敢相信就在他刚刚怕的地上还有一个人,就在他们头顶,刚刚开火的时候,枪声太乱所以陆长达也没注意到原本枪声竟然就是从头顶传来,

这就是趴尸危险,万一警匪没跑掉,还碰巧在你身边那就倒霉了,这种情况少,但今天不知道是不是警匪没准备好的原因,竟然被打停了,

面包车内,

古文静也是无语之前还让我动静小点,好,我安安静静的当人质,结果你把人家司机打死了,现在是让他们走还是不走。

“黑猫,现在怎么办。”开口的是拿枪指着人质的唯一女子,这里她的实力最弱,级别最低,所以有些慌张了,

来之前是十个人一起,攻入银行死掉俩个,被隐藏在人群的武者偷袭又死掉一个,出来的时候被爆头一个,刚刚和司机一起送命了一个,这一趟的死亡率现在已经高过了。

以前正常是现在这种抢银行的小案子,死伤一俩个就差不多了,这次还没结束先死了一半,情况很不秒,感觉这次行动没准备好一样。

这里其它也有类似的想法,但现在都在一个车上不可能说还有什么退陆,只能干到底了。

所有人都看着西洋剑男子黑猫,这次的临时指挥。

“灭掉外面的人然后离开。”黑猫也无奈,这次行动就是没准备好,甚至都没什么计划,也不知上面是怎么想的,但东西已经拿到现在只要离开就好。

“好!”四人齐声答应:

陆长达把不习惯使用的查看打开了,这个东西不能一直开,开上一次一会就关掉了,一次还只能看一个目标还必须在自己视野内,而且只有五百米范围,没升级是一百。

真的太废了,所以陆长达没有打开查看的习惯,都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用的上再看看,不然也不至于被人近了身也不知道啊。

但是没用,他现在眼前没有一个活人。

面包车撞到墙后三秒,车门打开丢出烟雾弹,暴风雨的枪声没有停止,子弹依旧在撞击着铁板,以后被裆下。

一分钟后,烟雾环绕整个街道,白雾缠绕着每一个人的眼球,让人不法辩驳目标,火舌减少,不知道是不是怕打到自己人,所以停火了。

十分钟后,枪声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几声,就像激情四射后终于哑火了。

陆长达装死被踢了一脚,然后头上被硬邦邦的棍子抵制

体:“这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吧!”

脑:“估计是。”

体:“我都装死了,为什么还能发现。”

脑:“你腿要是不抖的话,说不定人家真的不想理你”

“起来。”男子冰冷无情的声音。

已经是刚刚被打伤的那个拿枪男子,但陆长达不敢反抗,只能老老实实起来。

“绕。。。”“啊”

饶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直接踹倒。

“最后的机会,起来。”语气中比起刚刚多了一份杀意,

不敢多嘴的陆长达被人抵制脑袋压上了车,这时已经听不见什么枪声了,但烟雾还没散去。

“黑猫,附近的解决了,回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人质,有用吗?”问有用吗的时候陆长达感觉对方已经快压制要开火了,

“留着吧,之前死了一个。”

“算你小子走运,呆好,乱动就是死。”

“是是,我一定不乱,啊!”

还没说完的陆长达被身后拿枪的男子直接踹到人质那边去了,

“啊啊”俩女子立刻惊慌大叫,

“闭嘴。”男子直接拿枪堵在了,古文静嘴里,然后嘶吼道:

仿佛下一刻真的会开枪一样,

三人安静,陆长达就这样保持趴着俩人腿上的姿势一动不敢动。

体:“她的腿就是滑啊!”

脑:“你是真不怕死,不过那个家伙应该是故意的。”

体:“为啥?这么好心吗?还让我吃豆腐。”

脑:“吃饱好上路嘛,他没打算留你,就让你死前享受一下,算是莫名的仁慈了。”

体:“。。。”

古文静现在可以不管陆长达在想什么,她都快被气得忍不住了。

老娘是拿了钱的,拿了钱的,,,,

心里不断默念,强行压下要杀了这俩个狼狈为奸家伙的冲动。

但是还是想骂人,老娘刚刚就是跟旁边的保持一致而已,为啥就赛我一个,靠,你那脏东西。

还有身上的死鬼,俩次了,你给我等着,等我结束任务,一定不能留你。

出去的四人纷纷回来,刚刚把陆长达拉上来了男子到驾驶座了,

之所以没有悬念,是因为有俩个大佬下场,下面一帮依靠枪械才有一点战力的普通军人,根本抵挡不住,一旦被顺着枪声摸近就是死。

面包车重新启动,

“把脚收起来,跟他们俩个一样蹲好。”斧头男看他们三个保持这个姿势很不顺眼,但老大没说可以杀也不好动手。

“好好。”嘴上说好,动作极快爬到古文静身旁蹲好,同时心里感谢这位开口的大哥,

喵的,滑的,我口水都出来了,好丢人啊。

“大家这次辛苦了,我已经和卖家联系过了,之前的酬劳翻倍。”

面包车一直在找无人的小道快速行驶,黑猫叫大家情绪都不是很好,便开口调节气愤。

但是效果不是很好。

死了五个人,少一半人分酬劳,本来就是应该翻倍的,现在拿出来当奖励,有点寒霜人了。

这是众人的想法,黑猫对此也是无奈,这次的任务真的是莫名其妙,要不是开始酬劳就高估计都没人会接,大家现在这个反应。

深夜十点不知道跑了多远,也没有人追来过。

陆长达都感觉有点奇怪,是不是官方故意放他们走的了?但他不敢问,怕被爆头。

“那个能借个手机我给家里报个平安不,我从来没夜不归宿过,今天家里一定会担心的。”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