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出门就被套麻袋(求推荐)

十分钟后

幽暗的胡同口一道白色的身影,无声地极速滑过,但很快又回来,像是刚刚速度太快跑过了一样

黑暗对他没影响,看见死尸一般的陆长达,那白色的身影反倒不着急了,缓慢无声地靠近着

在漆黑却没扎口的布制麻袋前顿足,淡红宝石般的双瞳发出淡淡红光盯着像看见里面的陆长达,深思片刻

一声鞭抽声

“啊嗷嗷!”叫声浩亮凄惨

疼的跳脚,陆长达什么也管不了了,立刻就要从麻袋里爬出来,同时怒目圆睁吼道:“是谁,谁抽的我”

之前那帮人每次都是拳脚把他打到不行就会离开,让他要摊上一段时间才能起身离开,像极了被壮汉玩弄后,直接抛弃在烈日下无人马路上的绝望少女

陆长达心里暴怒:之前那帮我从没打过就算了,这是又哪个小儿,敢趁机占他老子便宜已尓

迅速把麻袋从头上扒拉掉,抬头四顾。

没人?

和那帮家伙一样?消失了?

砰砰

地上传来什么拍击大理石地板的声音

陆长达低头,一条全身雪白、只有额头出多了点翠绿,白眼红瞳、不足半米短肥小白蛇正在用短小的尾巴敲击着地面

见他低头看来便停下尾巴,轻吐蛇杏子,同时眼中挂着略带不耐烦的神情继续盯着。

【种类:蛇虫】

【主人:陆长达】

【姓名:??】

【等级:十级】

【简介:可化蛹的蛇,但最终成蝶、成蛇无法提前得知】

没有理会蛇虫头顶跳出的没用介绍,看着这个和十年前几乎无变的身影,陆长达回想起被抽的那一尾,怒火中烧,感觉胸腔充满蒸汽,随时都要爆发出来,怒吼道:

“损贼,你还敢回来,看剑!”

说完,抬脚,起身,全力一击,踹上去。

完全不顾自己冒着被打的风险来找的是谁。

脑:“快住手!你体力被耗尽打不过它。”(挨打也耗体力)

身:“啥?”

啪,“啊!”啪唧,一时走神的陆长达感觉自己踹过去的脚被什么给抽开,力道不重,但却有种不容反抗之意,使半空施展全力的身形转变,直接横躺倒地。

“哎呀,痛……你,你别过来!”原本就被揍的全身无力,现在被刚刚又直接甩趴下,陆长达已经全然没了怒发冲冠的样子。

而且直接倒地没有及时做缓存,被摔的极疼,但陆长达不敢耽搁,连滚带爬的向更黑暗无光的里面滚去。

小白蛇看见这样的陆长达,也是低头用细小精致的尾巴捂眼,没眼看,真想杀了换个主人。

但元宠在人族领地杀掉主人后,会被人类的契约排斥,到时就有人再和其契约,现在要么等他离开城市后杀掉,要么他同意解除契约,不然小白蛇就换不主人。

等到陆长达爬了几米到达最里面后,回头看见小白蛇正缓慢的向已经快尿的他无声‘游’来。

“啊!蛇爷爷,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正拼命上扒企图上墙,但不可能爬上去的陆长达,看着刚刚被叫孙子的小白蛇爬过来,绝望的大叫后,直接求爷爷告奶奶般的求饶

“嘶!”警告似的提醒一声,蛇爷爷便开始往他腿上爬。

不敢再乱动的陆长达怯生生的闭嘴,顺便让另一个人格帮忙控制下体,好别乱动和别产出液体,让这位蛇爷爷不悦后咬上一口。

感受着白蛇爬过腰肢,游过胸膛,直达头顶盘好蛇身,有微微凉意传来

身:“脑,我该怎么办呀!”

脑:“回家呗,回收结束,接下来就是修炼”

身:“啊,这就完了?它不会咬我吧?”

脑:“不知道,但它发来解除契约的请求,被我直接拒绝了”

身:“我靠Ծ^Ծ这么重要的事,你竟不和我说……快,换一下,我怕蛇,要尿了!”

脑:“没事,我帮你控制着呢!尿不出来的,还有快点回去吧!一会别又被人套麻袋了,很疼的。”

一路微昂着微重的头颅,忍着别人异样目光,陆长达终于还是安全的回到了家,没再被套

反锁好大门,直接进入自己的房间,将白蛇轻轻托起放到书桌上

见它没有什么反抗,或抵触,陆长达感觉对方还是可以交谈的

“这次回来,你是为……回来就好。”突然想起什么的陆长达瞬间改口。

一个白眼瞟过去,小白蛇发出嘶嘶的警告声,同时缓慢舒展身体后陆长达移动着。

脑:“它又发出解除的要求了,怎么办,这次不答应会不会被灭口啊!”

身:“啊!那我们还去找它干嘛呀,啊啊,不要啊!”

脑:“开个玩笑而已,别慌。”

看着眼前这条白色小蛇靠近,陆长达一改之前的慌乱和害怕,不慌不忙的轻笑继续:“别闹了,你不过是条蛇虫蚕,还真以为自己能杀死一个成年男性不成”

这些年白蛇离开,陆长达可没少做功课,虽然不清楚头上的红色鳞片是怎么回事,但整体还是和图书馆查到的资料一样

蛇虫蚕,一种蛇和蚕的结合,体内可蕴含大量元力,可转化成优质蚕丝,无攻击性,主靠被投食生存

不过眼前俩次打人和吓唬自己的蛇虫蚕,可能是。。脑子有病,喵的,就没听过蛇虫蚕还会主动抽人的,这都可以送去切片了

白蛇果然在靠近到餐桌边缘的时候就停下了,没有发出攻击或者其它行为,抬起那娇俏的蛇头仰视着,并保持安静聆听状,好似想看看陆长达还要说些什么

“所以你这次回来倒地是为了什么,我是不会和你解除契约的,这点就放弃吧,别的不妨说说看,我们好合作。”

但白蛇没有反应,继续保持一个姿势不动盯着陆长达,就好像没有听懂,又像随时会扑上咬人

陆长达不着急,也不害怕,就这样和白蛇耗着,也盯着那拇指粗细的蛇头上又圆又亮,犀利有神的蛇眼中略微泛红的蛇瞳

不过一会,心里就大骂:喵的,它都不眨眼的,靠,这是作弊我要举报

心里大骂但身体却一动不动,这就是一场持久战,它刚回来,不把野性熬掉以后不好调教

……

三个半个小时后。

白蛇先动了,扭动蛇身,回头,爬到在之前的杯子旁停下,用那洁白细小的尾巴蘸了点水,便在桌子上笔划了起来

虽然不清楚这蛇的耐性为什么会比人低,但这次的熬鹰还是让陆长达以不断交换人格控制身体的作弊方式赢下了

体:“你说咱俩盯了这么久,它不会是才反应过来吧”

脑:“这个不重要,先看看他回来是干嘛,总不能为了给我们出气和加餐吧。”

白蛇分四次写完,但怎么看那都不是个字。

先是划了三个长短一样的丨,再在外面画了个大半圈包裹起来。

这根本不是字,反倒像一个图案。

盯着尾巴尖端划过遗留下来的未干水渍,陆长达有点不解猜测。

三杠一圈,指的是什么呢?圈?圈。

刹那间感觉这个圈肯定在哪里见,陆长达猛然转头绕过墙璧上的杂物看着挂在上面的城市地图

重点不是盆地里的城市,也不是四周广阔的山脉,而是最上角一端的标志

(丨)

一根杆外面加一个圆圈,不就和桌上的水渍极像吗。

那个丨代表的是什么每个人类应该知道,城市等级,依靠地域危险程度区分

脑:“它一条还没进化过的蛇虫去三级地区干嘛?”

体:“别管它先哄住骗到元气再说…”

“好,我同意了,但带你去三阶地区,要人类修为达到三十一级,我现在需要元气修炼。”

全然没管自己有没有可能达到三十一级,保存渣男准则准备吃到嘴再说

写完后便在一旁看着他的小蛇听言没有答复,也没有动作,还是望着陆长达不动,就像这是它的招牌思考动作一样。

陆长达看着对方像在思考自己的话,心想低等生物思考很果然慢。

也不着急,反而注意起时间好像不早了,找到自己代练赚钱用的手机,打开

手机屏幕显示时间五点半。

嗯?

走回书桌前,站定看着这个已经盘成一坨把头也埋了进去的白色不明物体,沉思:这是同意了?但还是很想领起它的尾巴摇摆蹦迪报当年之仇。

当初是在白蛇快孵化前契约成功的,但它出生后表现很奇怪,好像一时无法接受自己成为了一条蛇,在那时而打滚,时而扭头看看自己的身体和尾巴,像是不断确认什么…

而它旁边只有还小的陆长达,见它这样乱蹦哒,想用主人的身份去安抚它

立竿见影,小白蛇当即就不动了,僵硬着转过来身子看着陆长达

陆长达现在还记得自己那时从蛇眼里看到了屈辱,愤怒,不甘,委屈…

以及突然蹦出的界面

【觉醒条件满足】

【查看系统开启】

小时候的陆长达彻底呆愣住

而白蛇就趁他思考出神之际,弹跳飞空,空中抡圆,啪,跳窗逃走

由于蛇虫这种生物在外无法独立生活,加上舍不得钱还想找回来的陆长达,没能及时在有效范围内解除契约,照成了悲剧的开始

没有元宠提供元气,陆长达身体就不能吸收元力,导致了他在一级城市不被承认公民身份,被打都没警察管,连打游戏都是用的他妹的身份信息

后来陆家找那个奸商理论,却多次被赶了出来,最后一怒告上法院

也就是这时陆长达出门只要没人注意就会被套麻袋,第一次更是流血住院,昏迷两天一夜,奸商还多次找人前来捣乱威胁

报警但没有足够证据,无法定罪,想找人黑吃黑,却被奸商提前花钱打点过,陆家被迫取消诉讼

那之后,陆家父母开始早出晚归,拼命赚钱,想要离开这里,前往上层地区,哪里有更好环境和治安(每级分俩层)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求推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