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章 出去解决问题

“爸,这种事以后在说,我今天把混混头子差点打死,估计明天就会有人堵在楼下。”

把一个混混头子打的半死,还差点就打死了,明天就会有人堵门?

“你先说说情况。”果然面对更大的危急面前,陆父就没计较自己儿子还是不是自己儿子的小问题上了。

陆长达花半个小时生动且夸张的描述了当时的场景。

但还是把自己打算直接说了出来,怕之前吓到他们。

“放心我很快就能突破,然后我们就搬家,也不怕他们报复。”

“好,就按你说的办,明天我去托人买好点的灵药给你准备突破用,小月这几天尽量请假吧,不行就让女婿过来送你。”说着陆父一顿,看着陆长达提醒道:

“每一个帮派都至少有一个十级以上的,全家小鬼加的那个,我听说倒是只有一个十七级的,还带这种一只二十多级的成年花纹豹,别被打死了。”

“。。爸,你最后是开玩笑吗?”

“你要是怕了,就去山脉躲躲,别在家里连累你妹。”

“。。我现在也想问问,我真的是您亲生的吗?”合着以前我还觉得你重男轻女有点对不起小月呢,原来我是沾了不能修炼的福呀,你老是早就准备好的吧。

真的,陆长达感觉就算今天他不惹事,陆父也不会让他安稳,肯定有办法让他出去,到时候。。。

深夜房间又熬修炼的陆长达。

【增加百分子五吸收速度】

【增加。。。】

看着眼前不断跳出的系统界面,陆长达整个人都热血了起来。

“不行我要尽快修炼,早日成为绝世强者。”

就这样三天过去了。

在房间三天没再出门的陆长达终于到达了十级。

“喵的,最后一点尽然卡了一整天。”

一结束,就立刻出来洗漱的陆长达在厕所里抱怨道:

“最后一点,就是要花很久时间磨合,对了,老爸,让我告诉你,别急着突破在巩固一个月,让受伤的筋脉自己恢复,和把一些细枝末节的灵脉也打通,对你以后有好处。”门外坐在餐桌旁玩手机的陆小月传达着老爸的话。

今天陆长达说会到十级,陆父就让小月在家看着他,别再搞什么幺儿子。

“小月这几天没人找你麻烦把?”比起打人,还是更关心妹妹的安危。

餐桌旁小月听见陆长达的关心,低着头,动作没停的接着玩手机回道:“没,但听说全叔准备搬家了。”

那个全孟良家?他们要搬走?搬哪去,他爸突破了?

知道陆长达会奇怪,主动解释道:“全叔被要挟出一笔医药费,说是他儿子联合杀人,不给就要他儿子偿命。”

“他没报警?”还是奇怪,警察不管的吗?

“报了,但警察说他儿子现在好好在家坐,还说他报假警,罚了款。”

情况不妙了,事情比想想的还要严重。

全叔估计不会给钱,要离开这个城市,不然就该四处借钱而不会是卖房子。

那全孟良跑了,对方拿不到钱,会找谁的麻烦就很明显了。

捂住头思考后,抬头严肃看着小月道:

“小月要不你把工作辞了,我们在家躲几天,然后就搬走。”

“哥,你在想什么,我还有婚事呢!”

知道她哥在担心什么,也明白全家是怎么回事,但怎么躲?不吃不喝吗?

而且。。。

小月轻轻抚摸过肩上一起看手机的白蛇,想着还有小白呢。

陆长达顿住。

他没想到小月还会想着那个婚事,他们到了上层可以在找呀,那里还少男人了,什么样的不能再找,而且他们认识还没一年呢。

难道。。。

不不,不会的家里很传统的,父亲根本允许,小月不敢的,也不会,她不是那样的。

那。。。

“小月你不会是真心爱上他了,想和他在这过一辈子吧?。”睁大眼,站起来指着地板,皱眉不可思议的问到。

“这有什么不好吗?父亲也一直希望我能安稳的过完一生,把一切的期望都寄托在你身了,老哥你现在责任重大呀,要是不成才会被大义灭亲的。”

“呵呵,你也别幸灾乐祸,老爹让他接送你上下班难道就不是一种考验吗?要是他不能保护你,你俩根本成不了。”

一脸坏笑的小月僵住了,之前她还以为只是不想打扰她哥的修炼才叫她男朋友送的,原来还有这层意思吗?

知道哥哥说的没错,父亲不可能会让一个不能保护她女儿的人当他的女婿的,那这就真是一种考验了。

白蛇见小月停下手,就自己用尾巴划过页面接着看,至于陆家的破事,它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之前要不是那个小鬼用脏手动它,它也不会动手的。

“哼,都怪哥哥惹得麻烦。”小月洋装生气(╬◣ω◢)偏过脸。

“啊哈哈!”

第二天早上

穿戴整齐的陆长达要出门了。

“哥,你真要出去,外真的有人在蹲你,要不还是我去帮你卖吧,让小白跟着我他很厉害的。”

我知道它厉害,不然老爸也不在这个时候还让他跟你,只是老爸啊,你就没考虑过我出去被打死吗?

心里吐槽,但嘴上胡扯着。

“男人之间的战斗你不懂,我走了。”完了夺门而去,但走出去一半又回头。

“要是晚上我还没回来,就帮我报警吧。”

关门声

陆小月有些惆怅叹气,来回走了好几遍后,坐回餐桌旁看着还在玩手机的白蛇,询问到:“小白,你说我哥哥会没事吗?”

白蛇动作一顿,然后继续玩手机,没有回答小月。

不过它心里应该在祈祷陆长达被打死,这样就可以换一个帮自己了,之前那个魁梧大汉就不错。

看见白蛇没有给自己答案,小月也没有意外,毕竟是一条蛇,很多事都理解不了吧,不过还是想和它抱怨一下心里的想法。

“哎,也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想的,为什么都这个时候了,偏偏还允许哥哥出门了呢?之前不是都不让的吗?”

本来还在抱怨倾诉的小月,见这次白蛇又是一顿,却没再划手机,抬起尾巴指向自己。

“小白,你的意思是他是怕我受伤?可那怎么会呢,每天都有人接送我的,而且也没有。。。”

没说完小月就自己停下了,她想起来了,是有人跟踪过她,而且听楼层的大妈说还有人在打听她,夸她长得漂亮。

当时就知道是那帮人做的,只以为是在了解她哥的家庭情况,难道他们蹲不到她哥就打算蹲她了?

走到楼梯底层的陆长达张望着门外,迟迟不敢踏出。

脑:“直接离开就好,不会有人拦你的。”

心里鼓了口气便直接冲了出去,果然没有人拦截住他,就这样轻松地跑开了。

公园外树下,一个抽烟盯梢的瘦小男子,看到陆长达出来,在反复对照照片确认没错后,拿出手机,接通后:“喂,老大,那打伤花哥的陆家小鬼出来了,要跟上吗?”

电话那头迟疑了一下,像是没有想到这么快一样,随后略带着愤怒的声音说道:“跟上,把定位打开。”

挂掉电话,推门走进病房,对包成粽子头的花哥开口:“那小鬼出来了,放心这次会把他动手的手缷给你的。”

“唔唔”病床上的花哥也不知道听没听到,显得十分激动,却说不出一句话了。

看到他成这样元哥更是恼火,花哥是准备培养的左右手,这下差点被废。

但也是收买人心的好时机,那个陆家小鬼一定不能好过。。。。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