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章 断奶的陆长达

可全孟良身前挥拳的陆长达可是一直把他的身影放在余光里,别人不注意可能真的感受不到,其实还有一个人格在死死盯着花哥。

脑:“来了,左边,我控制准头,你发死力。”

之前一直做样子的拳头猛然加速,让花哥还有以为对方要拼死打全孟良,没注意到那个加速的拳头在转弯。

等到花哥三步结束,打算背后偷袭的时候,发现原本瞄准的后脑此刻已经已经变成了侧脸。

大急,暗道:不好。

但已经晚了,都已经到了脸前不可能再给他多余的反应机会了。

就在他愣神感觉上当了的时候,都没注意到左侧脑袋旁飞来的拳头。

花哥直接被打飞。

在他临空时,懵逼不敢置信的不知他一个

还有小弟,他看傻了。

刚刚看见花哥鬼魅般的速度,惊叹老大就是老大的时候,陆长达就已经开始转身了,但是小弟还没反应过来是为啥,

不打良哥了吗?

当他产生这样的疑问,把注意力多放在了陆长达身上时,陆长达提前一拳轰出,小弟错愕这是打哪?空气吗?

因为按照陆长达的速度,挥完这一拳时不可能打到谁,没有人送上去给他打,只会挥空。

不过花哥就好像不想让这一击挥空一样,竟有种主动送上去到他的拳头的感觉。

让小弟错愕,难道真的会有人开着武技送上去给人打?

花哥是自己人吧?是自己老大吧?怎么感觉像对面小弟打假拳,哄老大开心一样?

就在小弟怀疑人生的时候,

脑:“快,打死那个家伙,不要留手。”

一拳全力挥,加上之前被打体力也是被消耗大半的陆长达不敢耽搁,当即听从指挥冲了上去。

花哥被打中后,因被重击到太阳穴竟产生了俩秒的晕眩,(脑震荡)不能思考,就算他本能的知道要赶紧起来,但身体根本不给反应。

抱着头站都站不稳。

陆长达一秒上前,知道对被打晕眩了,是个大好机会不可能放过,当即全力挥动带着白尾的拳头。

砰,砰。。

每一拳都没留手,全部是全力咂下。

不一会拳头上就沾满了鲜血。

小弟看尿了。

这,这是要把人活活打死吗?

望着死狗一样想挣扎但是一直被重击脑部,根本连求饶都发不出的花哥,他的老大就这样要被人当成死狗一样的打死。

他怕了,他后悔了,他不想学人打架了,

他想跑,怕下一个就是他,但根本抬不起来腿。

脑:“好了,再打就真死了,,,快停手,死了,陆家也要完蛋!”

被惊醒的陆长达停下一直挥个不停的拳头,看着手里已经彻底不成人样的鬼东西。

松手,弯腰大口喘着粗气,想拼了把新鲜空气吸到肺里。

体:“我刚刚是这么了,我怎么想要真的打死他了。”

脑:“。。可能是这些年被压抑的太狠了,以后找机会出去放松放松吧!”

体:“好,不过后面你怎么把元力撤了,痛死我了。”

脑:“哥,咱才五级,早就消尽了。。回去吧那个新系统加成的效果真不错,我们继续抓紧修炼,不要浪费了。”

体:“才提升百分之五的吸收速度而已,太慢了吧,哪里不错了。”

脑:“哼,你知足吧,别忘了还减少了一半的身体负担,不然昨天你歹扛不住,真当每次都像第一天那样一股气就能练一夜的,负荷短时间是会累加的,不然十级就满地飞了。”

。。

喘了十几口气感觉脑袋都有点晕的陆长达起身离开了。

没有再管那个没动过的小弟,倒不是不是心软,或者打够了。

他现在还能走都是极限了,真不定能打的过那个小鬼了,说不定人家都不需要动就可以拿下他这个双杀的人头。

至于全孟良,陆长达也没招。

这个人他是真想打死了,但现在还不能,那个半死的家伙醒来需要一个发泄口。

需要全孟良帮忙争取一点时间,让陆长达赶紧修炼,有了系统不用担心身体负荷,那真的可以肆无忌惮的疯狂提升自己。

而这一切都不能让全孟良有明显的外伤,只要没有伤口,一个半死一个装晕,不被怀疑那是不可能的,到时候他也一定不会好受。

至于那个小鬼,在场三个人都没把他当成人,可以说他就是这一切见证者。

陆长达走后过来好久,全孟良才缓缓醒来。

又被打蒙的他还想愤怒就注意到身旁死狗般的花哥,这个时候的花哥几乎就快死了,要不是还有一点点的抽动,全孟良都以为那是个死人。

这可就吓坏他,立刻叫急救,抢救,没注意到花哥的小弟早就跑了。

。。。

“好好,小美呀,回来我一定好好的说我哥,太过分了他,,”

由于陆长达迷路加被套麻袋,完美的错过了约会,估计这回都应该忘记还有约会这回事了吧。

枝丫

开门声响起,

之前被闺蜜打电话抱怨的陆小月现在可是有一肚子火呢,这个罪魁祸首片片这个时候回来了。

“哥,你干嘛。。啊。你这是怎么了,又被打了?”不看也知道这个时候回来的是谁,陆小月责问的话还没说完,全身是伤一身灰土,手上还有血的陆长达从门外进来了。

陆小月尖叫起身,上前扶住陆长达坐下,问道:“哥,你没事吧!是不是那帮人。。”

“没,是我打别人,你看别人的血,小月帮我拿件衣服,我要洗个澡,休息一下。”怕她担心陆长达把手上的血纪往身上擦了擦,露出完整无伤的皮肤。

再三确认她哥没事后,应了声好,就进陆长达房间拿衣服去了。

洗完澡的陆长达并没有真的休息,而是抱走白蛇继续修炼。

打架的事情还没结束,那人一定会来报复的,一定要抢先变强,不然会伤到小月的。

俩人都没有提起这次约会的事,这件事也就这样翻过。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