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你还想反杀,当老大我不存在吗

没有阳光,只有天花板上灯光照亮这一切,使四周充满光明。

陆长达走在有封顶的小巷里,也就可以称通道,不同都的是你偶尔可以停下在俩侧的店铺里休息。

为了更好的利用空间,使可居住人口增加,大多建筑是连在一起的这也就是使一部分的小巷有了顶,陆长达迷了路。

“哎,这倒霉,,,谁?救命啊!”

正在抱怨的陆长达被套上了麻袋,但和之前不同,这次他感觉到了些许光芒透射进来,被套出经验的他立刻明白可以针扎,当即大叫。

“那边在干嘛”“又是混混门收钱打人吗”“快报警”...

果然大叫后,外面就传出骚乱声,好像还有人大喊要报警。

陆长达大喜挣扎的更加激烈了,还感觉到刚刚好像不小心踹到抬自己脚的人了,还是头部,这不是感觉出来的,陆长达听见被踹那人的低骂了。

“喵的,就前面我要打死这孙子。”、

是权孟良,

昨天才被说过要弄死自己的家伙的声音,陆长达怎么也能记得。

不过这是真的招人来杀自己了吗?还是三个人一起真看得起他。

体:“睡醒没,快点起来了,我们要被人打死了怎么办?”

脑:“别慌,保持兴奋,等一有机会,就抓住一个人往死打,记住了要打死那个人,别怂,别手软...”

还在思考的陆长达被直接摔落在地。

他也不清楚这是被带到那了,但是他不妨碍他要挣扎出麻袋。

但是俩个人被死死按住,还有一个则是用力踢打着。

“他喵的,你不是狂吗?”“你不是很厉害吗?”“狂啊,厉害啊”“还敢拦我追小月。”“看我不打死你。”

?就着?没吃饭?那你们打吧,我能累死你们。

原本还很慌张的陆长达听着全孟良的低声咒骂,还有威胁,知道是谁后,就像立刻冲出来打死这个混蛋。

但当拳头落在他的身上时,陆长达就又放松下来,还停止了剧烈挣扎。

真的不是他陆长达吹,轮挨打要都是这种程度,他能唉上一天,都不带喊一声的。

这和之前比就是毛毛雨,他连元力都不需要用要就可以抗的住。

全孟良没想过真的杀人,或者废了陆长达,毕竟都是一个公寓的,不可能真这样干的,而且警察只是不问小打小闹,可不是说真的一点都不管,要是陆长达真被打死了,他们一个都跑不掉,都要受到制裁。

这也就是之前花哥为什么一定表示自己不会出声的原因,怕全孟良真把人打废了,连累自己。

不过眼下看见陆长达跟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不在挣扎,花哥就把按住的手收了回来,也加入揍人环节。

身旁的小弟看着眼热,满脸疯狂之色,坚持压抑一会后,竟再也按捺不住加入了打人行列。

原本三人还有些担心陆长达会假死,伺机逃脱,但很快发现想多,地上这个人就是一个怂包,连反抗都不敢了。

便更加放心了起来,全力群打着。

“花哥,这就是打人吗?不过他这么不喊,打的一点感觉都没有,还累。”最先败下阵的来的是哪个小弟,此刻大喘着气询问花哥,把之前花哥的话全当成耳趟风。

也敢觉累的不行的花哥用狠狠的踹上一脚后,停下忍不住大骂:“喵的,老子打了这么多人就没见过这么怂,别说跑了,连叫都不敢叫一声。”

骂完示意小弟递烟,在一旁休息。

原本也累的半死的全孟良看见他们俩个都歇了,知道今天也只能到这了,但还是心里,把花哥骂个半死,那个小鬼就算了,花哥绝对还有力气,只是感觉打不吭声的沙包没意思才接着小弟的话停下。

又踹上俩脚,也停从小弟那接过烟,在一旁抽了起来。

倒不是还要做什么,只是累了,要休息一会,顺便聊聊一会喝酒的事。

地上的陆长达自然是注意到的,慢慢爬开一点,从麻袋里爬出来。

“喵的,你可算是知道动了。”

在一旁抽烟的全孟良最先注意到路长达的动静,这次他是最憋屈的,花钱打个死人,一点劲都没有。

骂骂咧咧的想上前再踹上几脚出气,真的是打人打出一身气,晦气。

花哥没动,这种人打的没劲,现在任务完成他也就不想受累,给旁边还跃跃欲试的小弟一个眼神,示意他去帮忙,也算意思意思。

兴奋的小弟也要上前。

但此刻一直准备着的陆长达动作可谓快,迅速就站起来把麻袋扒拉下,一是熟能生巧,二是怕晚了这几个混蛋就要跑,那不就白挨了。

重见光芒的陆长达迅速搞清楚对手的位置就直接领起拳头挥上全孟良,和昨天的可谓一模一样,但是昨天全孟良是被偷袭,现在可不是了,而且旁边还有一个小弟,要是一击不得很快就又会被围殴。

全孟良六级自然也不都是灌水,在眼皮子底下肯定是反应过来的,想躲,然后叫上花哥,三人在打一顿。

但奈何体力被消耗一空,身体跟不上反应做出躲闪的动作了。

“别。。”

喵的,知道不来了

全孟良体味到相同的拳头相同的味道,后悔了。

刚产出这个念头就撞墙晕了过去。

小弟吓傻不敢动,花哥脸色铁青,

“小子,都挨完打了,还站起来干嘛,是刚刚没爽够吗?”

花哥是真不想动手了,但是这种情况要是还不动手钱就别想拿了。

而且没想到一个新人真敢忍到他们没劲的时候在出手。

不说那副忍耐力,就是、、

“还是说谁给你的胆子,让你以为这样就能打得过我们了。”花哥咬牙怒视也在喘气的陆长达,同时运转元力,准备把这个混蛋打到医院躺几天。

但他的话好像是导火索一样,陆长达像是也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把冲到全孟良身边抡起拳头挥下。

以为他是抱着最后也要打回全孟良的花哥大急,不是在意全孟良的死活,只是不能让他在自己面前被接二连三的打,这要是传出去,别人只会以为是他能力不行。

男人不能被说不行。

着急的花哥直接用上武技,七疾步,七步以内速度提升一倍,但他没炼到家只能在三步以内有效,每十分钟可用一次,连续强行用俩次腿会短时间废掉,无法站立。

战斗中只能用一俩次还都特别短,所以被很多不知内情的人诟病,是没用的武技。

但是不然这武技和闪现有的一拼,想想你俩对打,你瞬间到他脸前,一拳击趴对方,这就是大优势,接下来不可以肆意的殴打了吗。

也就是靠这个,他才在只加入不到半年就有看不起全孟良的资本。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