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简单的出门

“那小白我们走吧。”原本就是打扮好的样子,所以也不需要在打扮一次,简单整理一下就可以出门。

注意到手里的小白蛇的,有想出门的架势,便如愿它的意。

不过对于称呼,还是叫不出姐姐,觉的比她小应该当妹妹才是。

走到大门前,深呼吸,呼,长舒出一口气,暗自给自己加油。

开门

开了一条缝

陆小月透过缝隙观察。

没人?

太好了!看来和哥哥说的一样,那个家伙是离开了。

还是害怕的陆小月,抓紧带上小白蛇离开公园,打车去食材贸易市场,简称菜市场。

没有去大型商店,一是东西不多,种类少,二是贵。

至于算上打车那边贵就不好说了。

...

被打晕的全孟良醒来的确没有报警,他知道自己理亏,那里也没有监控,陆家死不认,谁也没办法。

加上他也觉得被一个整天窝在家里废物打飞太丢人,不想宣扬。

不过事情不可能就这样算了,他也不是挨打就认了的主,都是年轻人,不可能忍下这口气的。

回家拿冰敷了一个多小时,他的脸才恢复。

这期间对陆长达的恨意积累到了顶点,恨不得真找人杀了他。

愤怒之下,他联系了自己老大,想让他帮忙出手教训一下,或者叫俩个兄弟帮自己。

“喂,那个?”

“云哥,是我小良呀!”

“哦,怎么,有什么事吗?我这边很忙没事就挂了。”

“别,别,云哥我是真有点事想求你帮忙,之前我不是追了一个女孩吗?那女孩对我也是有...”

“别他喵啰啰嗦嗦的,说事。”

“我想求您借俩个弟兄,帮我把她哥打一顿,规矩我懂,钱我会马上筹集打到你卡上的。”

“嗯,行了,就这样吧...啊”

听见最后的叫声,看着手里对边没说完就直接被挂掉的电话,回味着刚刚出来的淫荡叫声。

心里羡慕,想着以后自己发达了,也要边玩边和小弟打电话。

太他喵的打击人了,我这边追了十几个,现在还是单身,人家老大招招手就会自己动,喵的...

被刺激到的全孟良一头扎进冲进房间修炼,不问世事。

下层地下组织是由大小的混混帮派组成,成立方法也简单,只要能拉到一帮人,加上自身实力够,打的凶一点都可以抢到一个地盘。

在自己地盘上收保护费,主要是一些倒霉的路人和做生意的老板。

老板不给一般就是捣乱砸东西,路人就狠了,不给见血都是常有的事,之所以这样凶残就是打给那些有钱没实力的老板看的,让他们老实交钱。

而收到的保护费就权权由自己分,小弟拿多少全看自己意思,不过要是太苛刻的话小弟也容易流失。

全孟良能加入的这个帮派就是,小弟分成太低,人员流失特别快,只能降低标准招人了,让他这个菜鸟混了进去。

现在也是个三年的老人了,一直幻想着要不了几年,自己也能成老大,却没加强过修炼,一直狐假虎威的混日子。

这次被打后,刺激上头,开始拼命修炼。

但也没坚持到下午,就沉浸于陆长达被踩在脚下的幻想中,又将修炼抛于脑后了。

……

”哥,我回来了。”回到家的陆小月出乎寻常的叫了一声,但不出意外的没有回应。

知道自己哥哥还没醒的陆小月也放下心来,带着小白蛇一起去洗手间洗澡。

洗完还顺便把衣服洗了,才打开浴室门出头四处张望了一下。

没有人

开门迅速跑出来,带着小白蛇溜进自己屋里。

刚刚回来就着急忙慌去洗澡了,没拿衣服,不敢叫小白蛇去帮忙把衣服拿过来,也不可能去把他哥叫起来帮忙,观察他哥还没起就急忙跑回房间,换衣服了。

之前没买到东西,毕竟发生了那种事,小月也不可能继续逛街了。

买了水和纸巾简单清理掉污渍后,就急忙往家赶。

想洗个澡,躲在被窝里,寻求一下安慰。

也怕之前的事,被警察找上门来,把自己抓走。

就这样小月在自己房间里和小白蛇度过了一个下午。

...

睡醒的陆长达起来上厕所,看见小月洗好晾晒的衣服,有些奇怪。

小月不都是晚上洗完澡,顺便洗衣服的吗?这天还没黑怎么就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给洗了?

难道。。。

感觉想到什么的陆长达跑出洗手间,来到厨房倒了杯水压压惊。

不然呢,这种事情直接问吗?而且都定亲了也很正常了吧,做哥哥的早晚要经历的。

哎,悲伤的故事。

放下手中空掉的杯子,陆长达也找了身衣服去洗澡,洗完准备再弄点吃的。

哗啦

在房间的陆小月还在从第一次见血的害怕中慢慢恢复,听见开门声和沐浴声,知道时间不早,便要去买菜做饭。

这次也是带上了小白蛇,感觉已经是她的元宠一样,开始身影不离,到哪都要带着。

陆小月刚出门买菜,陆长达就洗好走了出来。

“晤,家里没菜了吗?那我就吃点零食垫垫吧。”打开冰箱发现空无一物,陆长达又去找饼干之类的小零食。

这种家里是常备的,因为他经常不在饭点出来吃饭,有时候就看像现在这样想吃东西,但找不到东西吃,所以家里都会备着一些零嘴给他。

但...

“啊,怎么没了,昨天我还有吃的呀!”被可爱妹妹饲养的废物老哥,彻底绝望了。

...

等小月开门回来就看见,他哥正在脸贴着餐桌,嘴里还发出不明的声音:小月呀,你怎么不更新我的小粮仓呢,你最亲爱的帅气哥哥就快,快要饿死了!

类似这种...

“哥,你趴在哪了,是饿了吗?我给你做饭吧,你等下哈。”说着就绕过陆长达开始分类食材。

“小月,家里的饼干没了,你买没,我先垫垫,快饿死了。”虽然是这样说着但是整个人还是没动,陆长达全身都充满到颓废的快死气息。

“哥哥,不是可以修炼了吗?以后的饼干就断掉吧,毕竟你也是要出门的。”为了自家哥哥考虑,昨天就打算断掉他的储备粮的陆小月头也没回的敷衍。

...这还是我那可爱迷人的妹妹吗?还有怎么感觉她好像凶了一点点,以前不都是连哄带骗的吗?这次怎么这么直白?

陆小月半天没听到他哥的声音还以为他是生气了,准备转身看看情况,顺便开口安慰几句。

陆长达感觉的没错,见了血的女人就是会变。变的更有魅力。

“嗯?哥?我的天,那个没洗快松开,你这个开笨蛋,松口。”回头没看到陆长达在餐桌还有点奇怪,想着他哥去哪了?还试着叫了一声。

结果在冰柜那就看见一只大耗子正在啃吃的。

真的这一刻小月是真的想打死这个混蛋老哥,这是彻底疯了吗?以前在饿都不会这样的呀?

兄妹二人都觉得对方变了,变得有点陌生,还有一个在考虑要不要打晕,送精神科去。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