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美如蛇蝎的姐姐还是干姐姐

没理会这个被坑后,愤愤不平的家伙。

他好好分析现有的情报,想想接下来要怎么说。

“…莫非你是嫌辈分太老了?不对,你难道是m…女的?”

想着它才十岁,可能觉得自己还年轻,所以不喜欢大爷这个称呼。

但立刻感觉到哪里不对,反应极快的他一个思路瞬间就明白过来了。

猜出什么后,激动的差点脱口而出。

还是轻拍桌面,还是没有动手。

陆长达甚至都能对方那小小的眼里看出笑意,颇有种孺子可教也的味道。

“……”陆长达

第一次被蛇夸,怎么就高兴不起来呢?

体:“我靠,怎么牛皮的吗?快快说说你是怎么猜出来的,还是又发现什么了!”

脑:“公的就没有会嫌弃称呼老的,只会嫌弃小了,别人叫你爷爷,你也肯定是乐呵的。”

体:“厉害,那刚刚为啥突然改口,蛇不都是用公母区分的吗?”

脑:“你就不觉得你大爷情感多的像人了吗?还有刚刚刹那间,那几乎实质话的杀意,你是真的一点没注意到啊!”

说实话陆长达感觉刚刚要是把那个‘母的’说完绝对还是跑不掉要被抽,还好打游戏最考验的就是反应,这恰恰正是他的领域。

危急解决

陆长达先离开,想去陆小月房间看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刚刚客厅动静也不小,怎么小月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跟你说啊,小美,刚刚我哥帅呆了……”

推开门,看见小月正在躺在床上和人开语音讲述刚刚的事情,估计是吓到了,需要个人述说一下,不然憋着难受。

“小月先别聊了,出来一下,有件急事需要你帮忙。”不过还是正事要紧。

“那把你哥介绍给我呗!我刚好分手了。”

两边几乎是同时传到陆小月耳朵里。

一愣,她闺蜜想当她嫂子?

“我突然有急事,那小美一会在聊啊!”

直接挂掉,根本不给对方再开口的机会,笑话她就是个海王,他哥这个处男要是介绍过去,肯定会被吃的死死的。

怎么可能会让她有机会当我嫂子。

也的确如小月所想,手机另一端传来的话陆长达也听见了,直接关门,回去坐好当刚刚什么都没反应过。

体:“……”

脑:“别乱想了,人家只是开玩笑”

体:“万一要是认真的呢?”

脑:“不是玩笑就是海王,备胎多如牛毛!”

体:“……”

脑:“不信拉倒,我去睡觉了,你也快点休息,这个身体刚刚好像真的被打过,需要休息了。”

陆长达已经沉迷于刚刚那一瞬的心动中了,又没注意到他妹妹的靠近。

从房间出来的陆长达望着陆长达背影靠近问道:“哥,你刚刚找我有什么?”

被之前全孟良一闹,忘了他哥叫她请假回来是有急事的。

“哦,带你蛇姐姐去,商场逛一圈……主要去肉食区,看看它又没什么想要的,记得别省。”

被之前那句话,撩拨的还有一些兴奋的陆长达保持身体没弄,让那个要睡觉的人格帮忙回答的。

重点提醒别让它不快了,虽然清楚对方要依靠人,那就不能在城市杀人,但还是要小心点好那可是她亲妹妹。

“姐姐?”莫名奇怪自己多了一个姐姐,陆小月对别的都理解,但是蛇姐姐,她一时就接受不了了。

昨天陆父就有交代过这只蛇虫以后尽量不要招惹。

知道父亲见多识广肯定是看出什么来了,陆小月经过昨天的事,加上父亲的警告,也猜出这只不是一般的蛇虫。

但是怎么就是姐姐了?

它从出生的时候,自己都已经开始收到情书了。

就算要叫也该是妹妹呀!

“我已经认蛇姐为干姐,以后它就是你新姐姐了!”大气凛然的说完跑了。

之前兴奋过头了,再不走一会肯定会被看出来囧态。

一击没中

陆长达也就是跑的及时,少挨了一顿打

陆小月看见,匆忙逃脱的陆长达之前坐的位置上,刚好有一道白色的光晕滑过,但被刚好离开的陆长达躲了过去。

心里对那幕充满了诡异,让陆小月也开始害怕了起来,有点不敢靠近小白蛇了。

但哥哥说的急事和它有关,不过去怕是也不行。

陆小月小心翼翼的靠近餐桌,满眼充满了害怕紧张不安…

一击没中的小白蛇有点气恼。

但注意陆小月身体僵硬的彷徨着,这个家就对这个女娃还有好感,它便主动游到桌子边上等着小月,还企图出声的鼓励她。

但可惜它不是人,声音在小月听来都一样,丝丝的更有点害怕了,走的更慢。

但慢也没啥用,本来就这么点打的地方,一步当三步走也没啥用,还是很快就到了餐桌旁。

看着对方也知道吓到自己了,就没有发出声音,小月也就没那么害怕抗拒了,慢慢的伸手让它爬上来。

一般带宠物上街,没要求必须用道具控制住。

自然这是指小型攻击不强的,别的就不允许随意上街,只能带去特定街区逛街,就像步行街和商业街的区别。

而陆家之前就小月还养过一只二十公分的螃蟹,种类叫土石蟹,一年前死掉,尸体卖给药材埔了。

所以没有装元宠上街的东西,现在只好带在身上,还好小白蛇不长方便带,长得也十分精致好看,尤其是它的小脑袋,令人喜爱。

这样的小家伙,在近距离观看更是让人心动,小月也就少了分害怕,多了分期待。

感觉到对方身体在缓慢放松,不在是那么僵硬,小白蛇竟主动亲密的蹭了蹭对方的脸颊,以示亲密。

“晤,好凉,小白,你真的好乖呀!”

对方一直非常乖巧的趴在自己身上,加上此刻感受着对方传来的好感,路小月也彻底放下心来,轻轻的抚摸着对方蛇身。

昨夜陆小月补过功课,知道蛇只有尾巴是大忌,其他部位都一样,要看个体和情况。

放松了不少,小白蛇也一直在自己面前表现的很温顺,但直接摸脑袋还是不敢,刚开始还是保险一点好。

抚摸身体以示回应对方刚刚的亲密。

没有反抗,也没有抵触,就这样让陆小月慢慢接纳它的存在。

把整个身子都搭在陆小月的肩上,尾巴垂在胸口,头则是先前抬起,一副准备好要出门的架势。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