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为何我总会被套麻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开局送妹子加高阶代练

咚咚

指关节和普通实木门敲击声

“哥,出来吃饭了。”从门外传来的十八岁少女清脆悦耳的声音

“好,等一下,我马上就来。”陆长达略带疲惫的声音传出

门口少女微楞,像是意外得到了答复,不过应了一声后,便又离开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门里是一片昏暗,没有开灯,常年不开的窗帘落满灰尘

外界光芒无法穿过的窗口旁,陆长达躺在半米宽的矮木床上,面容憔悴,双眼充满血丝,依旧盯着游戏开始的画面

“喂,你干嘛答应她?这局刚开始,离开老板是要扣钱的。”通宵使陆长达的声音充满疲惫

狭小黑暗的房间里只有一人,就是床上被子盖住半边身子的陆长达。

“昨天说过,要去接长期离家分子回家的,起来准备一下……还有他走时抽的是你,你不报仇了?”脑海响起另一个意识的声音

“喵的,一切都是那家伙害的!见面后我一定要报仇…”

瞬间被仇恨充满的陆长达.直接放弃了他的金主爸爸.和进入代练界以来不败的战绩,起床开门

门外,三室一厅的老旧木具装修风格,三间卧室把占满了整家,留下一角

餐桌上在吃饭的陆小月听见开门声,停下动作扭头望向刚刚自己敲的门口,有点奇怪,平时很少按时吃早饭的‘陆家大少爷’真的起来了

走出门迎面就是餐桌,陆长达没抬头关注餐桌旁清纯可爱的妹妹,看向准备好的早餐,皱眉低声抱怨:“啧,怎么又是……算了,你来吧。”

说完,眼睛一闭,身体跟着就是一个踉跄,但很快站稳

“哥,你没事吧?是饭菜不合胃口吗?先吃点吧,吃完后,晚上我就买些肉回来,给你做你爱吃的红烧肉。”

听到了他的抱怨,陆小月轻邹修眉,眼中略带不悦,不过抬头后看见他身体踉跄,还是改口关心,少顷用略带哄小孩子的语气安抚道:

他一步走上前,拉过准备好的木椅坐下后,伸出没洗的双手拿起碗筷,既而淡笑道:“没事,饿不着他,不用管,但红烧肉还是要做的。”

“那你不能一直不出来啊,马上和一起去逛逛街,我们再看个电影怎么样,哥哥”

对他妹妹撒娇头疼的陆长达赶紧敷衍道:“小月,我一天一夜没睡,马上也赶紧休息就不打扰你约会了,我们赶紧吃吧”

两个安静坐在一起享受不多的安闲时间,以前陆长达没有饭点,以后小月就要嫁人,两人一起吃饭的日子真是过一天少一天

陆小月提前吃完,望着还在忙碌的陆长达,发现他刚刚没有洗漱就过来了,皱眉,知道他的人格都不喜欢听自己唠叨,不想破坏在一起的安闲时光,便没选择开口

安静在一旁等他吃完后,收拾碗筷和收起桌椅

而陆长达则是回屋,躺床,睡觉,就像他之前说的一样他很困急需要休息

客厅里,收拾好一切,并打扮好准备出门的陆小月转头看向陆长达的房间,想趁对方睡觉给他收拾一下,只是…从几年前起,她哥就不许她进去了

只能摇头算了的陆小月锁门,离开

下午一点

满头乱发,睡眼迷离,踩着褪色拖鞋,有一步没一步的踏着,一脸没睡醒的陆长达走进卫生间,在彻底洗漱后,光着身子出来,就在衣箩里挑选出门的衣服。

陆长达:“大脑,该穿那件出门。”

大脑:“选下面那套低调点的。”

陆长达:“为啥?我感觉这件更帅呀!”

大脑:“你现在出门就会被套麻袋,再帅又有什么用。”

陆长达:“……”

嘴上不停咒骂着那帮整天乱晃的混混,陆长达换好衣服,在镜前做最后的整理,同时,对着满眼黑眼圈的自己感慨道‘自己又他喵的变帅了’。

弄好一切准备出门时,陆长达在老旧但防弹的合金门前站足不动,他又发现了一个问题。

门上锁了,他没钥匙。

体:“这该怎么办,我没有钥匙。”

脑:“看见那个转钮没,对,扭一扭,门就会开了。”

体:“靠,老子是问没有钥匙,出去后怎么锁门,小月回来后发现我出门了,她会报警的啊!”

脑:“多余的担心,你以为的约会就是见一面,然后各回各家吗?小月天黑前能回来,我们都要感谢对方还不算是牲口。”

体:“……”无言以对

没有锁门的陆长达就这样离开了

离开拥挤的公寓,遇见不少人却都不认识,仔细观察后,确定没人注意自己后,迅速拔快速度向着一个方向跑去

昏暗的街道,依靠只有的路灯勉强照路,陆长达跑到一个交叉路口站足,望里面有迷宫趋势的小巷,从手机地图来看也就是迷宫,他感受到了绝望

体:“你确定是这片地区,能感受到具体位置吗?不然待要跑断腿的吧。”

脑:“不能,对方好像可以隐藏自己…不过昨天感觉到对方就在这里,应该是想回来却在这片小巷子里迷了路。”

体:“就那个蠢货还知道回来?怎么不死在外面…”

就在他出神的那刻,街道上最后一辆车飞快驶过,而这时刚刚没人路过

还在恶狠狠想着报复的陆长达突然眼前一黑,好像被什么东西套住,不一会就彻底失去了光明,死一般的漆黑令人恐惧

熟悉的黑暗,使陆长达顿感不妙,疯狂挥舞四肢挣扎,并开口混忙大叫,但没用这里已经没有路人了

感觉被扛起的陆长达还在疯狂扒扯着,企图找到出口,离开黑暗狭小柔软的空间里,可惜口子像是被手死死捏住一样,怎么也不能挣脱

啪嚓一声,陆长达被直接摔倒在一个死胡同里,这里不再有路灯,也就失去了唯一的光源,显得十分漆黑昏暗

被抬到了这种地方,对方要干嘛就不言而喻了

啪,啪,砰,啪……

被摔的那都痛的陆长达还没有来的急叫出来,就感觉有好几个魁梧大汉对着自己拳打脚踢,疯狂输出着

“啊,大哥别打,别打。”

“啊,大哥别用脚。”

“别踹头,别踹头。”

“……”

全身上下那都没放过的被照护了一番,陆长达感觉自己像被装进麻袋里当沙包给人揍,时而还会有失重感,像被人抡起后砸下。

慢慢艰难滚动到墙角的陆长达尽量用手部护住头部,怕头被打到。

要是和第一次相反,不小心把一个思维打没了,代练水平下降,他就要彻底失业了。

只是护住头并不能降低挨打的疼痛感。

“啊,疼疼,别打了,大哥,再打就要死了!”

“啊,啊啊,大哥们这次就放过我吧!”

“呜呜,啊,大哥饶命啊!”

“……”

陆长达之所以不叫救命是因为没用,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试过……

黑暗的小巷口外偶尔会有人经过,像是没听到里面的惨叫,就算真听到了,也会因不愿惹上麻烦,而迅速离去。

就这样没有人会来援救的陆长达痛哭嚎叫了半个小时后,那暴风雨般的欧打终于停下。

知道已经结束的陆长达就这样保持抱头状没动,像是给对方离去的时间,防止自己看到什么又被打一顿。

(卑微)

浑身疼痛的路长达在麻袋里装死不敢出声,也不敢爬出来,同时心里不断诅骂着之前的混蛋,还有那个就算会挨打也要找回的家伙。

随之我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