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世界斩妖除魔

诡异世界斩妖除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出殡

“咯咯咯...”

诡异的笑声从那模糊影子中发出,这种笑声中带着一抹诡异,似笑非笑,听起来倒是更像哭泣声。

整个房间漆黑一片,浓浓的黑暗似乎吞没了所有的光亮,整个客栈这一刻忽然没了任何动静,天地间一点声音都没有传来,就好像是整个小镇上只剩下了宁权一个人一般。

宁权灵气再度调度,双眸闪过一抹金光,紧接着便看到了这道模糊影子的真面目。

是个老头,穿着一身黑墨色的长衫,倒是有几分儒生的味道,浑身干瘦,皮肤呈现褐色,斑斑点点颇为显眼,双目空洞,没有一丝一毫的神采,反而带着一种令人莫名心慌的死寂。

脸庞已经高度腐烂,宁权甚至可以看到脸庞上裸露的白骨与蠕动着的蛆虫。

宁权的后脑已经有些冷汗渗出了,他可以百分百确定,眼前这个鬼物绝对是个难缠的角色。

比起之前遇到的东西都要难缠数倍,除了那国师以及追杀自己的妖物外,宁权就没见过如此强盛的鬼物。

宁权嘴唇上下一动,调动全身的灵气,一股缥缈之音从四面八方涌来:“救一切罪,度一切厄,渺渺超仙源,荡荡自然清,皆承大道力,以伏诸魔精...”

清净之感开始驱逐森森阴气,伴随着这道法念起,宁权的朴刀随后而至,带着呼啸的风声朝着那老者袭去!

席卷而来的风扑面而来,炽热之意蕴藏其中。

“喀嚓!”

刀光闪过,削中那老者头颅,直接将那老者头颅笔直的斩断,从鼻窦处直接被分离开来,鼻窦之上包括双眼在内的半个脑袋直接化为黑气消散。

不过那诡异的老者好像没有痛觉一般,并没有对于自己丢了半个脑袋感到有什么不妥,喉咙里继续散发出‘咯咯咯’的诡异笑声。

“看你能笑到什么时候!”

宁权手中的朴刀并没有停歇,而是继续挥舞着,一道道刀光闪过,刀锋之中更有各种虎魄显现于刀其中!

这便是,五虎断魂刀!

虽然只是看了一路没有实践过,但这门刀法玄妙万分,不愧为大魏镇魔司的刀法。

这门刀法运转灵气斩出更是有虎啸之声隐隐响起,霸道的阳刚之气冲刷着那诡异老者,老者几欲魂散。

刀光结束,虎啸归鞘,老者四分五裂,阴魂溃散,登时化为黑烟,朝着宁权眉心一点涌去。

‘就这啊?就这啊?我还以为有多狠呢。’

宁权在心里吐槽一声,那诡异老者的声势之浩大让他都有头皮发麻,只感觉遇到了个百年老鬼,根本就不是之前那些魑魅魍魉可以匹敌的。

谁能想到,自己这么一用力,他就直接倒下了,这就让宁权有些惊愕的感觉了。

“两夜一天,三个福袋,好耶。”

不过无论如何,福袋是货真价实的,最近这短时间的福袋获取速度不知道为什么直线上升,似乎就是从遇到那个书生开始的。

「鬼怪宝箱」

「效果:打开有几率获得法术、武技、法宝、符箓等稀有道具。」

「备注:加强版福袋,有保底。」

“芜湖,原来除了福袋还有宝箱的?”

宁权惊讶万分,他穿越了这么久,杀的怪全都是大鱼小虾两三只,能爆出‘福袋’都已经算是运气不错了。

大体可以概括为面对大妖时我唯唯诺诺,面对小鬼时我重拳出击。

也不能说是宁权欺软怕硬,毕竟当时谁也打不过啊,不欺负小鬼只能去送了。

现在不一样了,摧枯拉朽的斩了这个诡异老者之后,宁权觉得自己又行了。

没有什么犹豫,宁权毫不客气的选择了开启,想要看看这个‘宝箱’里到底有什么好东西。

「你消耗了‘鬼怪宝箱’」

「你获得了‘煞气’、‘鬼气’、‘神通:土遁(残)’。」

对于煞气和鬼气,宁权倒是没太大的想法,还是给朴刀淬炼呗,宁权又没有其他的利用手段。

而最让宁权感到舒服的是土遁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土遁术后面带了个‘残’字,不过有就已经很好了,宁权到现在为止也就只有一个‘神行’。

等等,为什么神通都是和逃跑有关系的?

“这鬼老头竟然能够爆出来一个土遁术...难道这个鬼老头是什么土遁大家,生前也是个落魄修士?”

宁权不太明白,不过还是老样子,宁权才不在意这东西是怎么来的,只要对自己有用就可以了。

望着窗外还是漆黑一片,宁权现在也无心睡觉了,旋即便将‘土遁(残)’的玉签给握在手中,开始参悟这门神通。

神通可不是凡俗武学,宁权看一眼就会了,神通毕竟也是修行者的手段,宁权还是要给神通一点面子,好好练一练,免得以后关键时刻掉链子。

不过对此,宁权也想到了一件事儿,不由叹了口气。

凭什么小说里的穿越者都有系统,都是上线签到打卡,得到的东西不用学就能施展啊?

而自己这个东西,说是系统又不给我‘叮’,说不是却又爆福袋。

上辈子的宁权觉得带系统的主角都是废物,要是自己穿越不需要任何系统就能从南杀到北。

现在穿越之后,宁权只想说:

求求了,我是废物,系统越多越好,越简单越好。

多想无益,宁权直接开始了自己研究,也不知道宁权钻研了神通多久,当他退出了这种状态之后,窗外东方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大地也渐渐地光亮了起来。

“该吃饭了。”

干饭人宁权收了玉签,从床榻上站起身来,打了个哈欠,朝着楼下走去。

如果是在一楼,宁权倒是想试试自己这个‘土遁’的神通,只可惜客栈建筑主要材料是树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土遁的基础就是要有土。

“昨晚怎么回事儿啊,是野猫被杀了?那声音...”

一下楼,宁权便看到了为数不多的几个住房客人互相抱怨着昨晚听到的声音,让他们一晚上都没睡好。

对此,宁权只能笑了笑,幸好那诡异老者先找自己吸阳气,不然的话这几人能有几个活着在这里说话就不知道了。

宁权随便点了几个早点,坐在客栈一楼中等待吃饭,却不料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阵嘈杂的声音。

正好,店小二端着宁权的米粥而来,宁权便拉住店小二,询问道:“敢问店小二,外面怎么回事儿?是贵镇哪一位大人物逝去了?”

店小二看都不看外面,热情洋溢的张口道:“客官,今儿是我们镇上教书的崔夫子出殡的日子,崔夫子啊...”

店小二开始喋喋不休的说起崔夫子的好话来。

宁权沉默不语,听着店小二言语间的内容,内心有一种疑惑感。

外面那个出殡的棺材里,躺着的崔夫子面貌和昨晚袭击自己的老鬼一模一样!

时十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