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逢繁春

第33章 雾锁万峰

第三十三章 雾锁万峰

从宽大的床上醒来,心里却是痒痒“要是有个男人抱着就好了,最好是还有腹肌的那种……”

当然,暂时是没有腹肌美男来给她抱的。

悻悻起身,找了一圈,大殿里没有其他活物,于是只好出门。

估摸着是下了一夜大雪,映入眼帘的堪称冰天雪地。

突然,她心情与这天气相反起来,何止是相反,那叫直线上升!

看着大殿前排列整整齐齐如同正在军训的雪人,阎蓓尔转头问向身旁的帝还休:

“这是……你堆的?”

低沉的嗓音、凉凉的语气如同这天气般,道:“不是,是风吧。”

阎蓓尔侧头看着他无可挑剔的面部轮廓:“那这风还挺有情趣的哈。”

见师父不再搭理自己,她扶着栏杆走下台阶,来到最中间的雪人前。打量起来——

可以说是整个景室山的雪都被有情趣的风吹到了这里。这风呢,当真是有趣。每个雪人都与自己的身高相差无几,统一是一个大圆骆一个小圆。

这眼睛呢——

阎蓓尔抬手就把面前雪人的眼睛给扣了出来。

桂圆核?

“这也是有情趣的风干的?”举着可怜的‘眼睛’阎蓓尔回头望向台阶上的帝还休。

“是。”帝还休想也不想就点头应是。

“哦~有趣,有趣。我喜欢。”说着,又把手里的‘倒霉眼睛’给塞了回去。

一听她口中的‘喜欢’二字,帝还休薄唇微勾,唇边滑过一丝邪魅的笑意,慵懒中带着几分冷魅。

躲在一旁千里眼和顺风耳眼下明显有一片乌青,看着眼前这一幕直气的跳脚。“是个屁!”

天知道他们昨天晚上吃了多少个桂圆,直到现在,鼻血止都止不住……

听说是下了一夜大雪,直到清晨才堪堪停下。远远遥望此处如同仙境一般,白雪皑皑与景室山交相辉映。尤其是山上的道馆,红色的砖瓦上披着白色的外套。好不惹人驻足惊叹:此景只应天上有,落入人间为仙境。

往下观望,只有一眼望不到边的云海。山都藏在云海里,只露个山尖尖出来。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云雾飘渺间。

好一个:云遮千里,雾锁万峰!

“汪!汪!”

急促的叫声中,不禁显示着今朝的喜悦与激动。

“干嘛呀?”帝朝返揉揉眼睛,大早上被吵醒是一件让他很不开心的事情。尽管这些规矩他跟今朝讲了无数遍……

阎枫一只手伸过来,连同它的上下嘴一起握住。道:“闭嘴!你们家主人也不容易,让他多睡一会儿。”

今朝晃荡着脑袋拼命摆脱,想要逃出阎枫的魔爪。湿漉漉的鼻子把他的手弄得黏糊糊的。

终于它把自己的嘴从恶魔的手里拽了出来!

今朝不叫了,它急切的想告诉主人一个好消息,但是……

这两个死猪脑袋为什么就不懂自己的意思啊?

他急得团团转,转啊转,转的阎枫心烦。恶魔的爪子再次向自己的头袭来,稍一用力今朝便被阎枫四仰八叉的按在地上,委屈的哼哼唧唧。

终于,又过了半个时辰……

帝朝返幽幽坐起身,穿好衣服。看看被下了禁言令的灵宠和忙忙碌碌的徒儿。想了想道:“今天的早膳是什么?”

听到师父已经起床,阎枫端着盘盘碟碟过来。

今朝欲哭无泪……

虽说阎枫才入门几天,但依靠着他高超的做饭技术硬是把帝朝返养的白白嫩嫩。连剩饭也顺带着把那个灵宠养的活蹦乱跳不掉毛儿。

当帝朝返问起‘他为什么这么会做。’阎枫只是淡淡回道:“练的多了,唯手熟尔。”

终于他们两个可算你侬我侬的出了大殿。反正在金朝眼里是这个理。

“下雪了!”帝朝返声音里带着几分兴奋,俯身摸摸今朝的头不好意思道:“原来你是想给我看这个呀。”

“汪!”今朝邀功,螺旋桨般的尾巴再次转动了起来。

顺着主人的角度往后看看,赫然是一个‘凶神恶煞’瞪着自己的阎枫。瞬间,尾巴又耷拉下来,夹起……

看着放在今朝头上的手放下,阎枫才道:“难道师父不常见雪景?”

帝朝返解释道:“天界几年才下一次雪,每次的厚度还不如半指深。地界呢?”

阎枫风轻云淡:“还好,一年能下一、两次。”物以稀为贵,他可不在乎什么下雪不下雪的,他只知道一个自古不变的真理:“一下雪,我就得帮两个妹妹扫殿门。”

“还真想一睹地界雪景呢。”说着,帝朝返蹲下身,双手滚出个挺大的雪球。

“汪!”今朝满眼期待的看着主人手里的雪球。或许是狗狗的体温较高,它这一吼,嘴边浮现出一大片白气。

“你要吗?”帝朝返单手拿着雪球在它眼前晃晃,见它的目光的确是盯着手中之物,便道:“接好啦!”随即将雪球扔出。

今朝转身跑两步,回头盯着雪球,判断着它将要降落的方位。然后用力跳起,一口咬中雪球。

瞬间,雪球四分五裂。

雪球:我裂开了……

许是一直在想师父刚才说的那句话,阎枫有些愣神。

突然,一个不大的雪球朝他的肩膀砸来。分明没有用多少力,只是轻微的触感。

抬头望向雪球来源,帝朝返冲自己招着手。一身白衣似与这周围的白雪融为一体,嘴角带着浅浅的笑。

他楠楠着师父曾经说过的话:“呵……平平无奇。”

那只傻狗呢?谁知道它在哪,现在阎枫的眼睛里没有那只傻狗。

抓一把手边的碎雪,单手一捏,往师父身侧的方向扔了过去。

“扔偏了吧!”

帝朝返洋洋自得,本就是他挑起来的欢乐,自然也会奉陪到底。

“再试一次!”

瞬间,场面混乱了起来。数不清的雪球自两个方向横冲直撞。

今朝怕主人敌不过,一个劲儿的捡从对面丢过来的雪球,然后递给主人。

就那样犬叫声伴随着温文尔雅的笑声和桀骜不驯的笑声完成了两界太子最有意义的对抗。

阎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