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游戏生存指南

第122章 月影乱江湖(十一)

日出林霏开。

凤鸣山的山头已被东升旭日染成了一片赤橙。

温暖的色调驱散了山涧的清幽,升起一股股暖意。

自天边散落的金色光辉,透过稀疏的枝叶照耀在山间一人身上。

那人眉清目秀,身姿笔挺,身着灰褐色的粗布麻衣,虽是简陋,但却难掩其隽秀仪神。

此人姓段,名不一。有的时候,也被称作“段布衣”。而熟悉他的人则会戏称为“不医”二字。

段不一之所以会被人调侃为“不医”,和他所从事的职业有着紧密的关系。

因为他……是一名走南闯北的江湖郎中。

虽然听起来不靠谱,到像是个倒卖大力丸的,但实际上,段不一的医术相当高明。被他医治过的人,都会称赞其到达了“活死人、肉白骨”的境界。

不可否认的是,段不一有着高超的医术,但他却并没有一颗悬壶济世的心。

这么多年以来,他的行医准则只有三点——

非疑难杂症,不治!

非重金相求,不治!!

非称心如意,不治!!!

要想让段不一出手救人,这三样最少得占两个才行。

而他之所以今日会只身一人出现在这凤鸣山中,则是因为帝都某位大人物的邀请。

据说,邀请段不一的这位大人物身体出了问题,所以想请这位神医前来看一看,能否出手医治。

若是能够医治,那自然最好。但若是不能的话……那这位大人物就要想想其他办法了。

“呵……真没想到,这凤鸣山中居然会生出这副草药。”

前行之际,段不一余光一扫,便从路边的茂密杂草之中瞄到了一株草药。

他缓缓俯下身子,掌心一翻推开了遮挡视线的野草,顺势便将口中所说的草药连根拔起。起身的同时把草药送到了嘴边,轻轻吹下了上方沾染的泥土。

而就在段不一准备掏出贴身的药匣盛放草药之时,却忽闻附近响起了窸窣的脚步声。

脚步声由远及近,显然是朝着自己而来,但段不一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并未理会,专心做着手上的动作。

不消片刻,几条手持利器的身影,前前后后的从树林中窜出,落定以后,有条不紊的将段不一围在了当中……

“此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经久不衰的口条过后,一名肩抗大刀,右眼带着眼罩的糙汉子从人群后方走上前来。

一边走着,他还一边扣着鼻屎。举止之中的粗鄙,似乎就差将“我是山贼”四个字刻在脸上了。

“各位好汉,在下不过是个江湖郎中,所带钱财不多净是路上盘缠,还望您大人有大量,放我一条生路……”段不一收好草药,笑脸相迎。

不曾想,大汉的大刀却在同时,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没钱?”大汉挑眉说道。

说话间,大汉手中大刀在段不一的肩头来回擦拭,力道与尺度把控的游刃有余,多一分则会伤到段不一的脖颈,少一分便可看到明显的缝隙!

感受着肩头的摩擦感,段不一的脸上一抹异色一闪即逝。

他嘴角翘起,开口道:“不是没钱,而是……不想给!”

此话一出,周围的山贼全都愣住了。

当面打脸也就不过如此了吧!

“你……你说什么?”大汉脸庞抽搐一下,几乎是难以置信搬的又问了一遍。

“我说,不想给——”

这一回,段不一的声音比上次更大,字与字的间隔也更长,在他脸上的笑意也越发的浓郁起来,就像是……故意挑衅一般。

“哼……好!好!好!”大汉这回听得真切。气的咬牙切齿,连说三个好字。

只不过,他这面目狰狞之下,落在段不一肩头的大刀却是平稳如常,从始至终,都未曾向前半分!

“呼——”大汉嘴角一抽,吹了下胡子说道:“还他吗挺硬气,给老子捆上!”

“得嘞!”

伴随着回应,几名喽啰一拥而上,手上动作毫不客气。

……

凤鸣山是通往凤鸣城的必经之路,究竟是山因城而得名,还是城因山而获称,如今已经不得而知。

玩家们只是知道,能够通往凤鸣城的山路,只有脚下一条而已。

从深更半夜到旭日初升,一行六人走了数个时辰也未曾停歇。

事到如今,玩家们依旧是精力充沛倒还可以理解。毕竟饥饿感这种东西,一时半会儿并不会出现,而且行进路上所消耗的【活力值】也可以缓慢恢复。

但……柳舞卿这一路,同样不谈休息二字,这就显得有些不太正常了。

按道理,数日以来疲于奔命,昨晚又没有时间休息的柳舞卿,早就应该无力前进才对。没可能随着玩家的脚步一连走了几个小时,还能体力不减,有说有笑。

哪怕是这个武侠世界的内力有着休养生息的功效,精神方面的疲惫总不可能顺带修复的吧!

只不过,这个问题相比柳舞卿传达给玩家们的信息来说,就显得无足轻重。孟宇也就没有多问。

根据柳舞卿的介绍,苍国大小城镇之中虽然安乐太平,但在城外深山老林之中,总会出现势力大小不一的强盗匪患,剿了一批就会另一批占山为王。

这些山匪要么是和官家有所勾结,要么就是城中富商养出来的,专门打击竞争对手的工具。

由于属性太过繁杂,时间一长周边官府也只能听之任之,象征性的剿匪也不过是换取功绩。实际上的战绩,还不如正道门派出来“刷存在感”的弟子显赫!

孟宇盯着走在前方的柳舞卿有些出神,并没有发现含玉冰此时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

“看人家NPC长得漂亮,就知道目不转睛的盯着?有这功夫,不如学学你那个队友!”含玉冰说着,下颚一挑对向了澹台弈的方向。

此时的后者,正和柳舞卿嘻嘻哈哈的聊着天,看样子是相当的熟络。

“没有了……”孟宇矢口否认,“我只是觉得,这柳舞卿有些奇怪罢了!”他淡淡说道。

“嗯!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含玉冰倒也微微点头,皱眉说道:“出发前我无意间瞄到柳舞卿左边小臂有一处擦伤,不曾想几个时辰过去那里居然没有了一丝的痕迹。”她顿了顿,“按理说副本不会在这方面做修正才对。”

听到这话,孟宇心有所感。

正欲开口,却听见周围树林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喂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