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武林有问题

第78章 078挺好(求收藏求推荐票)

翩然落下的是一个女子。

长身玉立,秀发漆黑,一张瓜子脸雪白如玉,与身上如雪白衣相得益彰。

她打扮得很素雅,脸上没有脂粉,周身没有装饰,俏生生地站在那里,没有说话,更没有搔首弄姿,但却自有一种动人的风韵,令人不饮自醉。

白信看到她的时候,第一时间被那双秋水如神的明眸捕捉,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眸向他瞟过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悄然萌生些许羞意,以及那溢于言表的浅浅笑意。

她明明没有笑,却偏偏给人一种正在浅笑的感觉,还笑的那么美。

那笑意没有人能够形容,就像是初春的阳光,明朗、温暖、柔和,令人完全无法阻挡,甚至迫不及待迎接她的到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青春懵懂的初恋,让人内心躁动,想看却又不敢看,不去看却又挪不开眼。

说是西夏魔女,她的打扮穿着却与赵人相差无几,且甚为美貌,肤色白嫩细腻,容貌姿色卓绝,更难得的是气质清新淡雅,宛如清水芙蓉,天生一股风流体态,令人难以侧目。

“别盯着她看,会出事的!”

这时,刘天正出声提醒,“此女乃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西夏第一天魔女’谢红绫,出身来历极为神秘,人们只知道她掌握了一门奇诡强大的武学,专破人心防,影响心智。她曾经现身江南,一人独战玄刀门上下,结果所有人自相残杀,掌门与门内高手甚至大肆杀戮同门后辈,经此一战,玄刀门根基被屠戮一空,根基丧尽,掌门清醒后自戕而亡,她从头到尾毫发无伤,威名一时无两。”

刘天正的表情十分严肃,声音略显干涩,“不仅如此,她本身也是武学奇才,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内外双修,跻身于一流之境,如今的境界想必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才三十出头,就已经能与龙榜之上的宗师并列,甚至可能更强。小兄弟,咱们两个碰上她,可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白信留意到,刘天正说话时眼神闪躲,肢体动作极其不自然,甚至不敢直视对方,显然是对谢红绫畏惧到了极点。

“刘天正,你是武林前辈,说话怎可如此失礼,女儿家的年龄也是能随便说的么?”

这位在刘天正口中凶名赫赫的女魔头,此刻却秀眉微皱,精致的面容上带着些许委屈,颇有种小媳妇受气的感觉。

白信还不觉得如何,刘天正却身躯猛地一晃,像是收到了某种冲击,顿时满头大汉,身躯连连摇晃,刀身在空中不住颤抖摇晃。

这副架势完全看不出是一个练刀数十年的高手,比一般人都不如。

这下白信看向谢红绫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能如此无声无息的影响一个一流高手的心智,哪怕这个一流高手状态不佳,这种层次的表现也表明此人的实力多半真的达到了宗师之境。

白信从齐云峰给的《齐氏金刀》的小册子里知道,三流、二流、一流三个档次的划分,主要是以内功修练境界为准绳,刨除了实战因素,只要内力层次到了,对应哪个境界的修练就是哪个层次的练武者。

当练武者贯通十二正经,打通奇经八脉,真正完成大周天修练之后,练武者就真正达到了一流之境,除了积攒内力和纯化内力,这种境界已经是金系武侠的极限。

再往上的宗师和大宗师境界,白信就所知不详,只隐约知道宗师境界与一流高手有质的区别,两只之间的差距极大。

没有认知,自然也就无法做出比较。

就好比现在,谢红绫无声无息就能给刘天正带来巨大的压迫力,始终站在刘天正身边的白信,却从头到尾都没受到波及。

这种对力量极其细微的把控力,以及悄无声息针对某人的奇诡能力,简直可以说是神乎其技,完全超出了白信的想象,令他这才真正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真理。

这是一位真正的强者!

比我一往遇到的任何人都要强大!

乃至……难以匹敌!

白信在心里做出了判断。

他看向谢红绫,“谢……姑娘,意欲为何?”

谢红绫称呼自己“姑娘”,心里便存了一分好感,微微一笑,说道:“你没杀我那群蠢笨的下属,我记得你的好,这次给你一个面子,就不杀人了。不过她们我要带走,我从西夏千里迢迢的赶过来就是为了她们,你也不希望我空手而回对不对?”

她话声轻柔婉转,神态清雅,加之明眸皓齿,肤色白腻,实是个极出色的美人儿,也不见她如何提足抬腿,人轻飘飘的往马车边移动。

白信正要阻止:“谢姑娘,能……”

“小弟弟,乖乖站着就好,姐姐自己来。”

不知何时,谢红绫经过白信身边,手掌心摸到了他的脸上,只觉她的手掌柔腻温软,给她这么一摸,脸上说不出的舒适受用。

白信在恍惚之间,看到前世在屏幕中见到过的,一名又一名德艺双馨的日籍老师向自己扑来,她们花枝招展,风采各异,或是身无片缕,妙处毕现,或是穿着各种制服,摆出各种撩人的动作。

男人的天堂瞬间降临!

瞬息间,女人柔软带着香气的肢体缠绕上来,柔腻富有弹性的触感,在浑身上下游动,撩拨,不知何时,身上的衣服已经没了,彼此近距离接触,刹时间身周满是白花花的身躯,入眼处百花争艳,耳中种种呢喃私语,相信任何男人到了这里,瞬间就会被突飙的荷尔蒙炸的失去理智,一头冲入这快乐的世界里,策马奔腾……

白信愣了仅仅一个刹那,立刻发现中了招,连忙澄清心志,抱元守一,全力运转白骨观,呼吸间,他已经灵台清明,天目观视周身,只见处处白骨莹莹,愈发变得洁净、纯白。

正在这时,丹田内的内力突然炸起,一股邪火自小腹直冲脑门,这股源自生命本身繁殖本能所引发的原始的生理冲动,强烈到宛如把一整瓶蓝色小药丸一次性磕下肚,火力之猛,只刹那之间,边让白信目眩神迷,心荡意摇,身形几乎站立不稳。

原本马上就将驱逐出去的春念,瞬间变得猛如潮水,一声声满含娇媚的私语在耳边响起,吐着清淡如兰芝般吐息的朱唇,不住的自耳边摩梭,湿润的舌尖滑过脸颊,痒在心里……

“原来这就叫耳鬓厮磨!”

就连白信都佩服自己,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思明悟这个。

此刻,辟邪内力在内田与十二正经之间飞速奔走,旺盛的心火令内力源源不绝般转化出新的内力,于是,内力越来越多,越滚越大,经脉渐渐生出撕裂痛楚,渐成洪流决堤之势。

“这下乐子大发了!”

白信暗暗叫苦。

原本他在白骨观上的修炼进度十分喜人,观法足可轻松压制辟邪剑法的反噬,但他消灭持枪将领后,内力进展太快,已经让观法压制心火的余裕稍显紧迫,有些捉襟见肘。

偏偏这个时候,他被谢红绫用了某种手段挑起心火,辟邪内力趁机发作,就像是天雷勾动地火,内外交煎,于是,他第一次真正尝到了不挥剑自宫练剑的后果。

白信此时苦苦承受住生理冲动对理性的干扰,知道必须尽快压制住辟邪内力的暴走,生死危机关头,他不再有所顾忌,全力催动辟邪内力,让它们在经脉中急速奔走,最终灌注于剑身。

嗤嗤!

长剑一挺,剑锋上突然生出寸许吞吐不定的青芒,宛如蛇信般吞吐不定。

“咦。”

眼见白信突然出手,谢红绫不由诧异的咦了一声,她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居然有如此定力与心性修为,能够破的开她这门秘法的侵扰。

要知道她这门秘法名为“弛纵心猿秘法”,能以声音、动作、图像、文字等等撩动人之心弦,使对方产生幻觉,从而控制其精神活动。

一旦落入她的掌控,便一发而不可收,心神不能自主,必使人意殚神疲,陷入重重幻境,甚至可以猝发癫狂而死。

她本没打算杀了这少年,只是要在他内心种上一粒种子,就好像是现代催眠某人埋下发作时的讯号一样,等他今后再面对她时,她便能随意掌握对方的心智。

就像是她早年对刘天正做的一样。

只是她低估了白信。

就在她惊讶之际,白信扬起天伐剑,拼尽全力,猛然爆发,一剑刺出!

流星赶月!

这一剑,白信灌注了最强的内力输出,辟邪剑法威力开到最大,全力施展,并且把天伐剑惊人的锋锐度尽力展现出来。

剑光如雷霆轰掣,寒冽之气森然,一往无前,赫然已经快到了一个程度。

这一剑可说是白信的最强一剑!

可是,面对这一剑,谢红绫素手微扬,两根纤纤如葱似玉的手指,夹住了剑身。

“好剑法!好宝剑!”

剑光乍然顿止,宛如一头被抽了龙筋的龙,寂然不动。

“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身手,还有如此神兵利器,小兄弟,我越发对你好奇了。”

谢红绫一双妙目打量着白信,不带一丝魅惑的声音传入耳中,却比任何女性的魅惑声音都要强烈,撩拨神经,刺激荷尔蒙飙升,白信心神摇动,辛苦维持的理智防线,更进一步走向崩溃。

“别伤害他们!”

就在此时,车厢里的李夫人开口,她看向谢红绫,断然要求道:“只要你答应放过他们,我就答应跟你走,不然,我宁愿自尽,让你们的一切盘算都落空。你们的目标是我吧!”

“要挟对我并无用处,不过,你愿意配合的话,倒是能省许多麻烦。也好,我就答应了,不过这个少年我要带走。放心,我不会杀他,这样的良材璞玉,暴殄天物是会被佛祖惩罚的。”

谢红绫笑颜如花。

两指松开,天伐剑随着手臂无力垂下,把地面轻滑的切出一道裂痕。

“走吧,时间不早了。”

说着,她转过身去,去牵马调转方向。

就是现在!

谢红绫转身过去的那一刹那,原本已经被幻境和心火折磨的呆愣在原地的白信,眼中突然绽放一丝清明,三无三不手趁势挥洒。

无所不至!

这“三无三不手”的第二招,点的是敌人周身诸处偏门穴道,白信此刻施展出来,目标便是谢红绫肩背处数处大穴,力求出其不意。

谢红绫为防止白信再次脱离秘法,特意加重了效力,没提防这少年竟然还能挣脱,听到风声后,立刻转身,出手制敌。

他们两个动作极快,立刻有了结果。

谢红绫被白信拿住库房、屋翳以及下方两处穴道,登时左胸前一麻,身子酥了半边。

这是她一生中从未有过的事情。

她自拜入师门,十余年间从未见过任何男子,出师后在江湖上行走,倒是结识过一些,可这些人不是贪图她的美色,就是觊觎她的武学,甚至在暗地里使用些下作手段,她见的多了,本就孤僻的个性便加上了偏激,只要是对她露出邪念的男子,往往就被她的秘法夺了心智,生死不能自主。

说起来,她“西夏第一天魔女”的称号倒有八成的原因是因为此。

是故,她至今仍是孑然一身。

也就是前世所谓的“母胎单身”!

她素来洁身自好,哪知今日竟给一个少年拿住羞人部位,虽然她轻易就可挣脱,但此时却是又惊又羞,心头小鹿般突突乱跳,一时间满脸红霞,竟是不知如何是好……

白信此时正被幻境和心火折磨的头脑发胀,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只是感觉满手柔软,弹力惊人,从未有过的滋味,使得他一时间压根忘了还有阳火焚身这回事儿,下意识捏了捏。

一抬头,他就看见大名鼎鼎的西夏魔女满脸红霞,秋水般的双目明媚宛如一汪春水,似嗔似怒地望着自己。

天知道哪根儿神经搭错了,他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手感不错,挺好!”

啪!

话刚说完,脸上立刻传来一股痛楚,火辣辣的,眼中直冒金星。

少年被羞怒交加的魔女一把掌抽翻在地。

我是唐僧我不骑白马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